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四十六章 半梦半醒

  莎宾娜看了齐宏丰一眼,齐宏丰微微摇了摇头。
  议长的身份更加敏感,议员只要民间选举,议长还要经过议会选举,而且觊觎议长位置的人很多,更不能随便出手,否则一定会成为政敌的把柄。
  上次是浅冈一雄主动对莎宾娜意图不轨,那样杀了没人能说什么,如果介入佣兵团地盘之争,那就完全说不清了。
  不过莎宾娜也听到了韩为宁的话,心里很放心,袁老是第六境界高手,他肯保证温谦的生命安全,那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况且自己几人就站在这里,对方多少也会有所顾忌吧,真敢杀人的话,一定要灭了他们!
  莎宾娜的眼里也闪过一道杀气。
  齐宏丰和袁日胜离地半尺在前面开路,他们身体外似乎包裹着一圈无形的力量,很轻松地挤开那些普通人,让韩为宁等人走进人圈,站在人群前方看戏。
  云雨寒一直在低头按手机打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任兆雄的名字,可是一直都是提示对方已关机,气得云雨寒鼓起了腮帮。
  叫其他人来远水救不了近火,云雨寒还指望任兆雄留连在附近,那她就敢让任兆雄直接杀了那三个讨厌的家伙。
  温谦低头不语,一直在跟一阵又一阵涌入脑中的各种欲望和念头作斗争,眼前的画面似乎一直在彩色和黑白之间转换。
  刚才温书仲不听他的话,不知道怎么的他心头涌起一股暴虐,张口对平常尊敬无比的父亲呵斥。
  甚至有动手的冲动,丝毫没有顾及亲情,吓得他急忙咬牙克制住。
  但念头太过纷杂,一阵又一阵的杂念和欲望涌入脑海,让他一阵阵眩晕,只能勉强守住脑海中最后一丝清明。
  不行了,快忍不住了,得做点什么事转移一下注意力才行。
  苏德林见温谦久久低头不语,以为对方在暗暗害怕,于是控制身子慢慢往上飘,手上的合金棍舞出了炫酷的棍花,嘴里嗤笑道:
  “小子,怕的话就认输,我们还是按照刚才说的方案,只卖粉,并且会给你们分一点利润,否则的话就没机会了!”
  温谦终于抬头。
  我这是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对了,这些家伙想要抢武心佣兵团的地盘,该杀,杀了他们!
  温谦再也控制不住杀戮的欲望,右脚在地上一顿,整个人像弹簧一样弹了出去,闪电般撞向空中的苏德林,右臂抡着双刃斧一挥,一轮斧芒向苏德林腰间砍去。
  苏德林吓了一大跳,他见温谦正发呆,还想着怎么好好戏耍一下对方,让对方在手下面前颜面丟尽,没想到对方一跳这么高,出招如此迅捷。
  他刚才已经飘到七八米的高度,虽然以第三境界武者的弹跳力跳这么高一般没问题,可也不应该这么轻松。
  不过他虽然惊讶,但反应也是很快,合金长棍一抡,发出了呜呜的风声,对上了那道斧芒,嘴里嘿一声,满拟这一下就要让对方兵器脱手。
  武者突破到第四境界之后,全身骨骼已经完全玉质化,骨密度极高,体重急剧增加,比正常人要重好几倍。
  身体力量、内息含量、精纯度、感知力等方面全面提升。
  同时因为身体质量巨幅提升,武者能体会到“势”的存在,通过领悟,就能通过运用“势”,将重力转化为力量,从而御空飞行。
  领悟再深一层,举手投足间也带上了“势”力,可以使攻击或防御的力量倍增。
  打个比方,假如说第三境界巅峰突破到第四境界初段后,力量是原来的三倍的话,那么加上“势”力后起码是原来的六倍。
  “势”,简单说就是对重力的掌握和利用。
  “叮!”
  一声尖锐的金铁交鸣声悠然不绝,震得围观众人耳朵嗡嗡直响,现场响起一片惊叫声。
  两道人影分向两方飞了出去,苏德林飞了一小段就运势停住了身体,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渗出鲜血的虎口。
  温谦则像一颗炮弹一样横飞了三十多米,直到力尽才掉下地,全身夷然无损。
  只是落地处的两个人被他撞飞,当场昏迷了过去。
  温书仲等人急忙去救治伤者,并疏散人群,幸好伤者伤不重,只是暂时休克过去。
  其他的佣兵见波及范围这么大,也急忙再往后梳理人群,很快清出直径近百米范围的空地。
  温谦已经顾不上其他,眼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半空中的苏德林。
  落地后,右脚一蹬,整个人又窜高了五十多米,划出一道抛物线,居高临下地往苏德林冲去。
  惹武心佣兵团?威胁我父亲?
  该杀!
  曼努埃尔在后方一阵嗤笑:“黄牙苏,早叫你少玩点女人不听,你看你都虚成什么样了,连第三境界都搞不定,我看你还是回家抱孩子去吧!”
  罗绍富也皱眉道:“黄牙苏,你特么别大意,这小子有古怪,万一失手的话我看你有什么脸见人!”
  他们都认为苏德林是大意或是实力退步才和温谦拼了个势均力敌,甚至还略处下风,双手虎口被震出了血。
  谁知当局者苏德林是有苦说不出,特么的和那小子单纯比力道自己竟然还输了一小筹。
  如果不是运用了“势”,岂不是一招就败?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看错了,对方不是第三境界?
  但被曼努埃尔和罗绍富这么讽刺,他面子上确实挂不住。
  看着半空中如疯虎下扑的温谦,以及那一道刚亮起的斧芒,他牙一咬,暴喝一声,合金长棍从下往上抡去。
  “叮!”
  声音比刚才更尖锐,幸好这时人群已经被清理得更远,否则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直接被震得耳膜出血。
  新型合金的坚韧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巨力的对抗下,温谦的双刃斧和苏德林的长棍只是出现小缺口,只是温谦的双刃斧刃较薄,缺口要稍大一些。
  苏德林又是双手巨震,险些握不住兵器,温谦则是退得更远,只是这次没有撞到人,落地后又是不知疲倦地跳到半空,往苏德林扑去。
  韩为宁及三名女武者见温谦如此威猛,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自问换了自己绝对是没法和第四境界武者相斗的,可能连一招都撑不住。
  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
  这都几招了?昨天杀变异人的时候跳了几次就力竭了,今天这样打好像一点都没有疲累的感觉。
  吃了符了?
  场中齐宏丰和袁日胜修为境界较高,他们的感觉却与别人不同。
  双方互视了一眼。
  袁日胜道:“力道有些古怪,好像和平常的内息不同,莫非吃了什么天材地宝?”
  齐宏丰点头表示赞同,他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说:“战技威力好像也比以前大了不少,这小子当真邪门!”
  云雨寒看得双眼发亮,双手拢在嘴边,喊道:“阿谦,用双手!”
  她看出温谦一直在用单手持斧,不知道为什么不用双手,她知道温谦双手持斧威力能大上不少,难道是忘了?
  云雨寒无意中猜中真相,温谦这时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些,或者根本没有能力去想。
  他几乎是凭借本能在和苏德林厮杀,脑中里面纷乱的念头全都变成了一个字:“杀”!
  这样倒是让他已相当疲惫的神经得到了适当休息,但他心底深处知道,自己如果不尽快杀了这个人,杀气得不到宣泄,最后越积越多,非崩溃不可。
  云雨寒的声音适时在纷乱中传到了他的耳中。
  这声音好熟悉,好亲切。
  温谦只有这个感觉,居然连是谁在说话都分辨不出来,但他听明白了云雨寒的话。
  对啊!
  为什么不用双手?
  他正好落地,左手一按机括,斧柄顿时弹出一截,右脚一蹬,人又向半空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