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二十二章 武心佣兵团成立

  虽然这样的调查可以暗中进行,但谁能保证不会被发现?
  一旦被发现,说不定连逃都逃不掉。
  即使没被发现,谁敢保证以后不会走漏风声,成为变异人的追杀目标?
  到时候谁还管自己,过河拆桥的事联邦政府可不少干。
  自己可是有上亿身家的人,即便还没有变现,怎么可能做这种巨亏的生意。
  温谦脑中念如电转,短短时间内就分析出其中的利弊,也不说话,静静看着章素容。
  章素容察言观色,知道这位恐怕懂得不少,可不容易忽悠,这点条件根本不能让他动心。
  不过这种天才人物怎么可能是二百五呢,要是他就这么答应了,她绝对不会再跟对方废一句话,也不会对对方抱有任何期望。
  她说道:“放心,政府不会让你们白白冒险的。
  除了降低保证金,你们所有的活动经费、甚至购置房产作为驻地的启动资金都由政府来承担。
  此外,每找出一名或击杀一名隐藏在第三区的变异人,根据级别还有丰厚的奖励。
  最后找到变异人逃避武者感知力探查的原因之后,还会有大笔的奖励。”
  见温谦还是不为所动的样子,章素容拿出了杀手锏:“而且,政府可以给你一个官方身份,签了协议以后你就可以终身享受相应的待遇和福利。
  如果不是政府对贫民窟的局面实在头疼,绝对不可能抛出这么高的条件的,这其实也是一个机会。
  当然,前提是你和你的佣兵团不能做出损害联邦利益的事,否则所有协议条款同时作废。”
  温谦不禁动容。
  别再诱惑我啦!他在心中大叫。
  官方的身份对一名草根武者来说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如果成真,不但日后行事多了很多方便,还可以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购买官方的资源,连战利品也会以相对高一些的价格被收购。
  当然,在数量上会有限制。
  而且只是挂个虚职,一边做自己的事一边拿着政府的薪水,这是任何人都不会拒绝的事。
  政府的薪水可不低,就看他们基本没人住在第三区就知道了,虽然对武者来说并不算多,但也不能算少。
  另外还多了一道保障,万一执行任务过程中出了事,只要不死,以后政府都会养活自己。
  即使死了,家人也能得到一笔可观的抚恤金。
  要不要放出这么要命的条件?温谦内心疯狂挣扎。
  章素容观察着他的神情,正色道:“最重要的一点,武者就应该在生死中穿梭,在危险中徘徊,才会迅速变得强大。
  风险有多大,收获就有多大,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轰!”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被章素容轻飘飘又狠狠地砸在温谦头上!
  以温谦的性格,也许不会被待遇和金钱收买,但他天生对机会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敏感和渴望。
  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都会想好好把握住,即使冒上一定的风险。
  不得不说,章素容看人真的有一套,句句说到温谦的要害上,所谓唇枪舌剑也不过如此。
  温谦已经无路可逃,但他还想再垂死挣扎一番,牙一咬,说道:“给我免除保证金,我就干了!”
  “好!”仿佛就在等着温谦这句话一般,章素容几乎秒答了一声。
  温谦彻底跪了,欲哭无泪地望着笑得像只母狐狸的章素容。
  大姐,你牛!
  你这水平应该去当总统,而不是当一位副会长,如果你当了总统,说不定禁止基因疗法的法案早就出台了。
  可是,现在还有啥可说的,认命吧!
  章素容手脚麻利地拿出打印好的协议给温谦看了之后,又代表政府和温谦签署了协议。
  “恭喜你,温团长,你的武心佣兵团正式被官方认可,而你也同时拥有了一个官方身份——联邦军队少校,当然目前只是一个虚职。
  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你的官方身份只有我以及我的上级、基地首长等少数人知道,军部的授衔令也暂时由我帮你保管。”
  章素容笑嘻嘻地递了两本刚刚叫工作人员送进来的烫金证件和一个小合金盒子给温谦,说道,“这是武心佣兵团的证件和仅供要员使用的新型隐形加密通讯耳机。
  以后你就用它来和我联络,我就是你的直接上级。”
  说完把右手伸向温谦,温谦却感觉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傻子一般。
  怎么感觉一切都是预谋好,专门等着自己上钩呢?
  温谦木然地和她握了手,拿着协议木然地下了楼,走出了武道协会大门。
  我靠!
  我都干了些什么?
  苍天啊,你饶了我吧!
  3020年6月30日,武心佣兵团正式成立。
  ……
  ……
  坐在回家的计程车上面,温谦左手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
  把佣兵团总部设立在贫民窟、暗中调查变异人的事听起来很危险,但实际上对武者来说也就那样。
  本来就是天天在刀尖上跳舞,贫民窟又算得了什么。
  当然,前提是不要让人发现自己是联邦政府的人和自己的目的,以及不要被利益集团的人惦记。
  否则的话说不定真的会粉身碎骨!二十年前的那位总统的下场就是明证。
  温谦无比清楚明白这一点。
  在那看似混乱的贫民窟背后,一定存在着数不清的利益纠葛关系和残忍无比的掠夺。
  不是说那里有矿,当然也和矿差不多,人口本来就代表着一种资源,一种取之不尽、挖之不竭的资源。
  那么多人口基数,无数利益集团都从那里不断攫取源源不断的利益。
  而住在那里的人通常都是社会最底层人士,只要有权有钱,基本可以随意揉捏,没有人会为他们出头。
  有的只会是横插一杆,在别人的蛋糕上面狠狠咬上一口,谋取属于自己的利益。
  当然,你得有那个本事,否则死的只能是你自己。
  而苦的只会是住在那里的那些羔羊,那些麋鹿,那些被利益集团圈养在贫民窟的人类,没有别人。
  匹夫无罪,怀璧自罪。
  所谓的璧,只是原本属于那些人的最基本的权利,衣食住行以及生存的权利。
  像雷玉晗一家那样的悲剧,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只是没让你知道而已。
  可是联邦政府为什么会选择自己?
  那么多佣兵团可以选择,为什么选择还没成立、连保证金都交不起的武心佣兵团,选择自己这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
  武心佣兵团和自己难道有什么独一无二的优势?不就是一个一清二白、啥都没有的空架子吗?
  温谦想,联邦政府选择武心佣兵团和自己的真正原因恐怕就是因为那四个字——一清二白。
  从昨天章素容让工作人员告诉赵庆余,想免除保证金的话,需要团长亲自去一趟,就说明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的。
  说不定……不,是肯定在自己来之前,他们连自己的祖宗八辈都查了个底朝天,刚开始的态度只是故作姿态罢了。
  而物色任务人选的过程,恐怕已经进行了很久。
  难怪自己总有种落入彀中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