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五十五章 因祸得福

  黑衣人的修为应该是第六境界,以温谦目前的实力对付他是勉强可以的,加上惊天一刀,还是有机会杀了对方。
  但黑衣人手上的大刀实在太过锋利,如果被他砍实,温谦非受重伤不可。
  为了不和对方的武器硬拼,温谦不敢使用一往无前的惊天一刀,只能用温氏快刀和对方周旋。
  可是这样时间一长,温谦不可避免地渐渐落在了下风,承受的压力渐渐越来越大。
  但越是压力大的局面越能激发人的潜力,特别是对潜力无穷的温谦这种人来说。
  温谦渐渐打出了真火,嘶吼连连,飞行速度越来越快,角度也越来越刁钻。
  生死之间的战斗使他本能地对“势”的感悟越来越深,越来越精细。
  黑衣人也越打越是惊讶,对方竟然可以在一场战斗中进步得这么明显,难道是什么妖孽不成?
  黑衣人早已看出温谦只是个第四境界武者,当然不怕他,也尽量加快速度跟上温谦。
  但是,人体有极限,到了极限后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快。
  黑衣人速度到了极限,温谦提升速度却像是没有止境。
  最后满场都是他的身影,倏忽在东,倏忽在西,犹如鬼魅。
  在这样小范围内腾挪,能把速度加快到这样,非是对“势”的感悟不深能做到的。
  这不是直线运动可以一直加速度,而是对“势”的掌握,和身体境界无关,却能极大地提升武者的实力。
  其实温谦这时候在战斗中领悟“势”,也算是他因祸得福,所得到的机缘。
  他这时候的状态,实际上已经接近传说中佛家悟道时候的那种无我无相的状态,所以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疯狂攀升对“势”的领悟。
  就比如我们平常做一些事的时候,越是想做好的时候越是做不好,不经意间反而能做到最好。
  这都是和人的杂念太多有关,杂念太多势必影响人的发挥。
  但想完全抛弃杂念谈何容易,武者修炼时候所谓的物我两忘,也只是一个相对的说法而已,可以摒除杂念,但也不可能真的可以做到两忘。
  温谦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却是做到了。
  他的绝大部分意识都在抵抗不断冲击脑部的戾气,只是凭借身体本能在战斗。
  巨大的压力之下,无意识地凭借身体感应本能加深了对“势”的体悟,做出了完美的动作,又给他带来更深的体悟。
  这些感悟出自本能,又存在于他的本能,永远不可能忘记。
  这些感悟,是清醒时很难体悟到的,将来恐怕也很难有这种机会,只因为这种状态可遇不可求。
  在越打越被动的情况下,黑衣人忍不住慌乱起来,左支右拙,首尾不能相顾。
  于是动了退却之心,但越是想逃,就越打得不成章法。
  温谦的速度已经提到这种程度,那里还可能让他逃掉。
  如果他凝心静气,严防死守,未必没有一击定乾坤的机会,但现在这样一来,结局已经注定!
  温谦接连两个急转,空中幻现出好几个残影,黑衣人惊疑不定、慌忙攻击面前两个幻影的时候,温谦悄悄在他身后现身,一斧削下了他的脑袋。
  还没等黑衣人的尸体坠落,温谦就扔掉单刃斧,一把抄过黑衣人手中乌沉沉的大刀,顿时感觉手上顿时一沉。
  好家伙,起码五十斤!
  温谦为什么会知道大刀的重量?
  无他,这一刻,他的眼中黑白分明,不复血红,已经完全恢复了神志。
  刹那间,从失去神智后发生的事如电光火石般闪过他的脑海,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虽然没有意识,但无数画面片段都储存在了他的脑海中,一拼凑,以温谦的聪明,当然立即明白了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莎宾娜,雨寒……”此刻他的口中喃喃念出的却是这两个名字。
  声音中百味杂陈,心中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随即苦笑了一声,道:“又来了!”
  悬立在空中的他双眼逐渐又红了起来,意识又受到不断的冲击,渐渐有些模糊起来。
  在完全失去意识前,他做了两件事。
  先打开通讯耳机打了一个电话给章素容,请她照顾武心佣兵团,等自己回去,然后没等对方回答就又关闭了耳机。
  打电话的同时他的感知力覆盖了方圆五百米的范围,关掉耳机的那一霎那间,他的身子化作了一道残影,冲进了下面最大的那座木屋里。
  出来后,他身上似乎臃肿了一些,不知道放了些什么东西在口袋中。
  他的眼睛又变得完全通红,动作也有些僵硬,略显机械地从满地的尸体内掏摸能晶,边掏边吸收。
  原来,刚才温谦斩杀了他心目中最痛恨的黑衣人之后,不停冲击他脑海的戾气也同时消耗一空,使他完全恢复了神智。
  但脊椎骨、特别是颈骨中又源源不断产生出无边的戾气,瞬间又冲入他的脑海,冲击着他的心防,让他又陷入了那种似醒非醒的无意识状态中。
  温谦提着乌沉沉的大刀,搜集并吸取了变异人村子中所有的能晶之后,再次踏上了属于他的征程。
  而他的修炼境界也由此踏入了第四境界巅峰,变异程度达到了三级高等。
  拿着乌沉沉、无坚不摧的不知名大刀、深层领悟了“势”、几乎完全失去意识的温谦,彻底成了这片荒野里变异兽的噩梦。
  六级以下,无一招之敌。
  六级的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要稍费点手脚,但C级区域六级变异兽极少,一般遇不到。
  七级变异兽所在的B级区他暂时不会去碰。
  于是他就像齐宏丰幻想的那样,成了这一片土地之尊,生杀予夺,随心所欲。
  ……
  ……
  面容憔悴的章素容怔怔地放下了电话,内心欢喜得像是要爆炸出来,让她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好久没有这种开心的感觉了,甚至让她有了自己回到少女时期、接到了念兹在兹的恋人电话时刻的错觉。
  从黑手大厦拿来的白色黏膜当天就化验完成了,确实是它隔绝了感知力,也是这些年始终不能清除干净基地内部“毒瘤”的罪魁祸首。
  据说那是一种生物的分泌物,但根本查不到来源。
  她很开心,插在这么多人心头多年的刺,终于有了拔除的可能,她怎能不开心。
  她除了加紧为温谦请功,甚至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的计划。
  她想借助温谦这位福将的“福气”,查出这种白色黏膜的来源,并进一步清理基地内部的毒瘤。
  虽然已经知道是这种白色黏膜隔离了感知力,但如果没有后续的有效行动,还是没有用的。
  军队只能清扫公共场所,像黑手大厦那种私人领地他们没有权力去搜索,除非有搜查令。
  护道队可以签发搜查令,但她早已对那些已经腐烂的家伙死心,指望他们还不如靠自己。
  除非掌握一些证据,才可以逼迫他们发出搜查令,或者让部长直接下命令。
  所以这些都需要温谦这样能干的手下、福将帮自己去实现。
  或许因为这名手下,自己还有机会更上一步,如果有机会当到武者事务部副部长、甚至部长,那么自己的话语权就大了许多,再也不是可以忽视的力量了。
  那样自己就可以多做点事,尽量多帮那位草根总统一些忙,帮助总统完成废除基因疗法、甚至改变这个世界的理想。
  但谁能想到,就在温谦查出白色黏膜的当天,在自己踌躇满志的时候,被自己寄予厚望的福将就出事了。
  他突然冲出了基地,不知所踪,自己打电话给他也没接,后来干脆关掉了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