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四十四章 悬崖勒马

  温谦点头,问赵庆余道:“赵叔,你那里还有三级能晶吗,都先给我。”
  “有!”赵庆余急忙从口袋掏了十来颗能晶放在桌上,说道:“这是今天从变异人身上挖出来的。”
  温谦数了数,一共是十一颗能晶,二级的五颗,三级的六颗。
  “好,这些我有用,先记在账上,回头……”
  “哪能啊,团长,这都是你的,我们一个都没杀,正想给你呢,差点忘了。”赵庆余急忙说道,然后拉了温书仲要走。
  “等等,赵叔,这个盒子你带下去,过一会儿还是昨晚那个人会过来拿,你给他就行了。”
  温谦递过装着两根空针剂的盒子,赵庆余接了,和温书仲高高兴兴地下楼去了。
  温谦忽然感觉有些恶心,忙了一夜也没吃东西,胃里应该空空如也,却感觉里面好像在翻江倒海,有想吐的感觉,头也很晕,偶尔眼前还会出现重影。
  玛德,真的要来了吗?
  不!
  我不想成为那种畜牲!
  绝不!
  温谦狠狠扇了自己右脸一巴掌,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嘴角慢慢溢出了鲜血,但还是忍不住走到洗手间干呕了一阵,却只吐了一些黄水出来。
  洗手的时候温谦抬头看向镜子,立时愣住了。
  里面那个人是我吗?
  苍白、浮肿的脸,隐隐发红的眼睛,阴沉的表情,这特么不就是一个变异人吗?
  温谦狠狠一拳打在镜子中的那个自己的脸上,把自己打得粉碎,连镜子后面的隔墙都被他打穿了。
  砖块“咚”一声掉到另一边的地上,镜面成了一张蛛网,中间露出一个大洞。
  一点都不疼。
  特么的一点都不疼!
  温谦将拳头举到眼前,发现上面沾着一些玻璃屑,可是皮肤却一点都没破。
  这不可能!
  “啊!”
  温谦发出一声野狼般的嚎叫,从洗手盆捡起一块锐利的玻璃,往左手手背上狠狠割了一下,又一下,两缕殷红的鲜血缓缓冒了出来。
  “哈哈,有血!流血了!”
  破碎的镜子中,那张破碎扭曲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对,伤这么浅,皮肤还是比以前硬了很多。
  还是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八成是变异了,但还没变异完成。
  尼玛的,浅冈早见,我草拟祖宗!
  温谦头凑在水龙头下用冷水冲了一阵,踉跄着走到沙发边,无力地倒了上去,脑中一阵眩晕,终于昏睡了过去。
  ……
  ……
  离以前的黑手大厦、现在的武心大厦约四十公里外的一座野狼大厦中,顶楼二十五层。
  一间装修高档、宽敞的办公室中,黄脸男在沙发组居中而坐,黄牙猥琐男子坐在他的右侧,直打呵欠,白脸棕发男子坐在他左侧,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黄脸男正是野狼佣兵团团长罗绍富,黄牙猥琐男是黑鸦佣兵团团长苏德林,白脸棕发男子是飓风佣兵团团长曼努埃尔。
  他们连失踪的浅冈早见,都是这一带地盘互相接壤的佣兵团的团长,他们结成利益联盟,平时各干各的,遇到外敌时联手对抗。
  四位团长臭味相投,经常在一起鬼混,前天晚上他们在黑手大厦打牌时,发生了格斗场的事,浅冈一雄被温谦杀了,然后浅冈早见也失踪了。
  “我说黄脸猫,也才七点钟,你特么更年期了吗?这么早把我叫过来,你知不知道我昨晚玩到几点啊?”黄牙猥琐男苏德林打着呵欠满脸不耐烦地道。
  罗绍富嗤鼻道:“黄牙苏,我说你少玩点女人会死?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死在女人身上!
  浅冈一雄死了,浅冈早见失踪,黑手大厦也被武心佣兵团占了,你特么就知道玩女人,就没想过捞点好处?”
  苏德林一听来了精神,人也清醒了一些,忙道:“黄脸猫,你不是说等那几个二世祖走了再想办法对付那小子吗?
  二世祖们还在二区的帝豪酒店住着,现在怎么动手?”
  曼努埃尔也疑惑道:“黄脸猫,浅冈俩兄弟刚刚被他们联手做掉了,你还敢打他们主意,你想找死吗?”
  罗绍富嘿嘿一笑,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浅冈一雄找死,冒犯那几个二世祖,连累到早见头上,他们死了也是活该。
  但我们只要别去冒犯他们,难道他们还会介入佣兵界的争斗不成?即使他们想,他们的爹也不会同意,那会影响他们的政途。
  而且我的内线昨晚向我汇报了一个消息,那个温小子连夜整了一个规划出来,打算放弃毒品这一块。
  这对我们来说是绝好的机会,其他的我们暂时不去动他,做他不要的生意他还能怎样?
  我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才通知你们俩,让你们也分一杯羹,否则的话,那些家得到消息就轮不到你们了!”
  “放弃毒品生意?哈哈,那小子脑子进水了?那可是利润最高的一块!莫非他想做好人?”苏德林惊讶道。
  “哈哈,好玩吧?武心佣兵团的几个骨干商量的时候被我的内线听到了,好像还打算降低保护费,禁止色情交易。”
  苏德林和曼努埃尔听得目瞪口呆,好久才回过神来。
  曼努埃尔道:“还有这事?还真特么遇上二百五了,难怪你会动心,那我们不做不也成了二百五了。黄脸猫,你说吧,该怎么做?”
  苏德林也道:“对,黄脸猫你说,这次我们听你的!”
  ……
  ……
  温谦躺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小红和小娟上了班,整理洗手间碎玻璃的时候,才被响声惊醒。
  温谦浑浑噩噩地坐起身,脸色发青,额头青筋暴涨,仿佛变了一个人。
  小红和小娟吃了一惊。
  小红道:“团……团长,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么了?”
  温谦踉跄着走到卫生间,从另一面镜子中看到了自己,两只眼睛已经完全通红,就像两颗红枣塞在眼眶中。
  “帮……帮我去拿一个墨镜来,我……我眼睛不舒服。”温谦嘶哑着嗓子道。
  小红应声去了。
  小娟强忍着不安,走到温谦身边,扶住他,轻声细语地问:“团长,你怎么了,我扶你去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闻到小娟身上传来的幽香,温谦脑袋里面一阵眩晕,左手一把抓住小娟的肩膀,呼呼喘着粗气。
  小娟吓了一跳,但在温谦通红的眼睛里,她又看到了那种强烈的熟悉的光芒,反而放下了心,腻声道:“团长,我们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儿好吗?”
  说着走近一步,温软的身体在温谦身上轻蹭。
  “轰!”
  被小娟这么一蹭,温谦感觉一团火焰直从小腹下冒起,下意识地左手一紧,右手一横,一把将小娟横抱了起来,往休息室大步走去。
  小娟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吃吃笑着,小红刚好拿着墨镜赶到,看到这一幕,羞涩而又欣慰地一笑,也跟了上去。
  走到休息室门口,温谦突然大叫一声,又放下了小娟,双手抱头缓缓蹲下,脑袋剧烈疼痛,里面仿佛有两个声音在剧烈争吵。
  一个声音道:“不,你不能去!这一开始放纵,就是跳入无底深渊,你将永远沉沦,永无翻身之日!”
  另一个声音道:“去吧,去吧,好好享受人生,遵从本心,别让那些该死的规矩缚住你的手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不能去!难道你想成为只有原始欲望、六亲不认的变异人?只要你控制住自己,守住心底防线,这一关你能挺过去,一定能!”
  “只有自身的需求才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什么狗屁亲情、爱情、感情、底线,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你将变得无比强大,根本不用管那些……”
  “不行!没有了人类情感,你就是行尸走肉,就是畜牲!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去!”
  ……
  “别吵啦!”
  温谦大喊一声,站了起来,从小红手中抢过墨镜,戴到了脸上,喝道,“你们先回去,在家休息几天,工资照领,我……我要闭关修炼!”
  小红和小娟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温谦咬牙大吼道:“马上回去!不然……不然我杀了你们!”
  温谦脑海里已经杂乱无比,各种带着强烈欲望的纷乱念头不住闪现,只剩下脑海深处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
  刚才已经差点把持不住了,再来一次的话,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住。
  所以,必须远离诱惑,寻找最后一丝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