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十六章 人间惨剧

  因为少了战技的威胁,对方的攻击愈发猛烈起来,不断冲击着六人防御圈。
  温谦眉头一皱,发现了一个疑点。
  对方的攻击不像是没有组织,每次自己变换策略,对方好像也在相应变换策略,做出有效应对。
  可为什么没有听到有人指挥?
  温谦借着曙光,开始认真观察剩下的变异人。
  终于,温谦看到一位强壮的三级巅峰青年变异人在攻击的过程,偶尔会打出隐蔽的手势,而其他变异人眼睛的余光始终在关注着他。
  王八蛋,就是你了!
  温谦心里怒吼一声,慢慢移动脚步向青年变异人靠了过去。
  但那位青年变异人十分警觉,在温谦发现他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温谦的关注,开始慢慢后退,喝道:“拦住他们。”
  他早就知道温谦是这六人的首领,而且战技惊人,三刀杀了七个人,实力十分恐怖。
  王八蛋,终于不装了吗?
  这次出来,温谦早已做好了面对变异人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快要回城的时候才遇到,而且一遇到就是几十个。
  变异人的强悍狡猾和难对付也让他大开眼界,也更加激起了他的仇忾之心。
  父亲在野外遭遇人形生物攻击而残废,据赵庆余他们说,虽然感觉对方有些怪异,但八成就是变异人。
  有朝一日,定当杀光变异人。
  温谦心里暗暗发誓。
  现在,想跑?没门!
  “四点钟方向那个黑衣强壮变异人是他们的首领,配合我杀了他。”
  温谦说完狂吼了一声,猛地高高跃起,双脚在两个变异人头上一踩,再度拔高,凌空向青年变异人扑了过去。
  青年变异人毫不慌乱,一边大步后退,一边喝道:“过来三个,其他人继续围攻!”
  眼睛牢牢盯着温谦,突然俯身急滚,避开温谦的快刀。
  赵庆余一声喊,五人变换成一个箭头阵型,也向温谦那里冲了过去。
  温谦丝毫不管身后追来的变异人,盯准青年变异人,温氏快刀狂风骤雨般向对方攻了过去。
  青年变异人边退边挥舞长刀,沉着冷静地护住了全身要害,招架着温谦的狂攻,并时刻注意温谦的动作,防备温谦使出绝招。
  这时后面的变异人已经赶上,一斧一刀一剑迅速砍来,温谦只好略略闪避,侧身挡了两招。
  青年变异人看到空挡,眼睛一亮,两道刀芒一闪,爆发出战技从侧面向温谦脖颈砍去。
  温谦冷哼一声,等的就是你!
  猛然一跃,丝毫不顾后面即将及身的兵刃,身体拔高,用肩膀挡住了青年变异人爆发出的两招威猛犀利的战技。
  璀璨的刀芒亮起,惊天一刀!
  “撤!”
  青年变异人在刀芒亮起的刹那,自知完了,在最后一刻却是发出了最后的命令,让其他变异人撤离。
  “刷!”
  温谦的合金刀从青年变异人的左肩砍入,直至右腰,斜斜将对方劈成了两半。
  青年变异人哼都没哼一声,瞬间毙命,死不瞑目。
  剩下的变异人立即四散奔逃,赵庆余等人拦住了其中两个,很快杀了他们。
  温谦杀了青年变异人,并没有放松下来,转身望着东边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冷冷道:“出来吧!”
  可过了片刻,他却愣在了当场。
  大石后走出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的是一位二级女性变异人,小的是一位六七岁的小女孩。
  让温谦愣住的原因是,女性变异人人眼中噙满泪水,痴痴地望着温谦脚边青年变异人的尸体,而那位小女孩的出现本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位小女孩牵着女性变异人的左手,轻轻偎在她旁边,有些疑惑地望着女性变异人泪流满面的脸庞。
  下一刻,她顺着女性变异人的目光看到了尸体,大叫一声“爸爸”,甩开女性变异人的手,扑到青年变异人的尸体上大哭起来。
  爸爸?女儿?妈妈?
  变异人会哭?
  温谦脑中一阵迷糊,怔怔地低头望着那位小女孩,他知道,那是一位正常人类女孩。
  他刚才只是感应到大石后面有一个变异人蹲在那里,小女孩身上没有能量波动,被他忽略了。
  他以为那个变异人躲在那里,是想要伏击自己几人,还暗暗觉得好笑,却没想到会出现这个局面。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温谦有些不知所措,幸好赵庆余等人及时赶了过来。
  李航德从车上拿了一件衣服,拉开那位小女孩,将衣服盖在了青年变异人的身上,挡住了那道巨大恐怖的切口,以及流得到处都是的内脏。
  小女孩在李航德手上狠狠咬了一口,挣脱他的手,往女性变异人那边跑去。
  “妈妈!那些坏人杀了爸爸,你快杀了他们,替爸爸报仇呀!”小女孩拉住女性变异人的手,拼命哭泣。
  女性变异人慢慢蹲下身子,抱住小女孩,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落。
  “为什么她会哭?变异人不是都丧失了人性,没有人类情感吗?”温谦喃喃道。
  季明钊叹道:“唉,绝大多数变异人确实没有人性,但也有极少数例外,这些年来我遇到过两个,她是第三个。”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温谦心中早已将变异人和变异兽一起归类,顶多就是把他们看做比较厉害的变异兽,可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实在难以接受。
  “阿谦,变异人都该死,即使现在没有丧失人性,以后也会的!”赵庆余又恢复了往日称呼,愤愤说道。
  几位老战友中,他与温谦父亲温书仲的关系最好,当日温书仲也主要是为了救他才受伤残疾,所以他恨变异人,不愿意相信变异人中也有好人。
  季明钊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应该和体质有关,脑部没有变异,以后通常都不会再变异,就像麻疹水痘一样,得过一次就不会再得。”
  赵庆余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温谦问道:“那为什么他们有孩子,变异人还能有后代?”
  “不能!”三四个人异口同声回答。
  季明钊说道:“应该是变异前生出的孩子。”
  他走前了几步,问女性变异人道:“你们叫什么名字?你变异了多久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时天已大亮,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还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闷热的天气变得稍微凉爽了一些。
  女性变异人约三十岁,面目姣好,从气质上看倒像个文化人,她抬头看了季明钊一眼,哽咽道:“我叫苗婷珠,这是我女儿雷玉晗。
  五年前我丈夫被查出胃癌晚期,只能接受医生的建议,用基因疗法治疗,结果没多久他就开始变异,人也消失不见了,我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
  谁知道又过了三年左右,我也被查出癌症,过程和他一样,变异了之后,我就带着女儿出来找他。
  我们整整找了半年才找到他,他见我也已经变异,让我留在他的身边,让我把孩子……把孩子……杀了或者丢到野外……呜呜……”
  温谦等人也走了过去,在稍远处围着不停哭泣的女性变异人苗婷珠,心里沉甸甸的。
  “妈妈,你不是说爸爸爱我吗?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不会的,你骗我的对吧,爸爸那么疼我,才不会这样!”小女孩雷玉晗从妈妈的肩膀上把头抬了起来,边哭边叫道。
  “嗯嗯,妈妈是骗你的,爸爸很疼你,妈妈跟叔叔们开玩笑呢。”苗婷珠的声音显得有些怪异,充满了金属的味道。
  “不,他们不是叔叔,他们是坏人,他们杀了爸爸,妈妈你快替爸爸报仇呀!”
  雷玉晗哭叫着,突然挣脱妈妈的怀抱,冲到温谦面前拳打脚踢起来。
  温谦一动不动,任由雷玉晗踢打,脸色煞白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