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三十三章 达成共识

  齐宏丰问道:“你怎么知道?”
  温谦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佣兵团都是像我的武心佣兵团这样一点根基都没有吗?”
  随后在心里补了一句,我也不是丝毫没有根基的,我身后可是联邦政府,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众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韩为宁和莎宾娜心里暗暗纳罕,这小子脑子可真好使,怎么啥都懂。
  这里面就数他们俩涉入家族事务较多,当然懂这里面的猫腻。
  别小看黑手佣兵团,能在第三区这么繁华的地段独占一大块地盘的佣兵团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没有后台撑腰,很难站得住脚。
  例如韩为宁,他和佣兵界交往不浅,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交朋友吗?
  一般人想杀浅冈早见或搞倒黑手佣兵团还真不是太容易的事。
  可温谦不就是一个新任的毫无根基的佣兵团团长吗?不就是低境界自由武者的后代吗?他为什么会懂?
  云雨寒突然道:“我可以让我母亲直接派人来杀了他,我母亲是特别议员,没有这些顾虑的。”
  在场众人眼睛一亮。
  是啊,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韩倩瑶抱住云雨寒的肘弯,笑道:“对哦,雨寒,阿姨是特别议员,身份特殊,而且是终身制议员,不用通过竞选,想杀浅冈早见,直接杀了就是。”
  温谦一愣,这一点他倒真的不知道,没想到思源会会长有这么大的特权,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当真神奇。
  联邦有数百位议员,可特别议员只有这么一位。
  这也是温谦最近通过章素容了解到的,毕竟要替政府做事,不了解这些怎么行。
  联邦所有议员的资料他都向章素容要了一份,其中关于高玲伊议员的资料只有寥寥数句,注明是思源会会长和特别议员,其他一概不知。
  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高玲伊议员的资料上居然连张相片都没有。
  每位议员的资料上都有照片,唯独高玲伊议员没有。
  温谦问过章素容,章素容也说不清楚原因,因为她也没有见过高议员,而且据她所知,见过高议员真容的人极少。
  想到这里,温谦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云雨寒一番,看得小姑娘小脸通红,不敢和他目光对接,心里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隐隐有些高兴。
  这么漂亮,母亲应该也很漂亮才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癖,连脸都不肯露?
  幸好云雨寒不知道他此刻心中所想,否则的话,恐怕会立时翻脸,挥动粉拳暴揍他一顿。
  居然敢在心里编排她的母亲!
  韩为宁踌躇道:“这样行是行,但是既然要杀,一定要斩草除根,否则杀一个浅冈没有多大意义。”
  温谦眼睛一亮,在韩为宁肩膀上拍了拍,道:“好!宁哥,有气魄,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齐宏丰等人一阵恶寒,你到底在夸谁?夸韩为宁还是夸你自己?
  温谦又道:“另外,我知道你和莎宾娜还有一个顾虑。
  那就是思源会直接派人杀了浅冈的话,肯定会让人怀疑德雷克议长和韩铭振议员的能力和影响力。
  这件事既然已经闹出来了,你们必须参与进去才行。
  一起行动,一起露脸,一起受益。
  都是自己人,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省得浪费时间。
  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其实还有一句话他还没说出口,那就是关于黑手佣兵团产业的问题。
  一个经营多年的佣兵团的产业,即使是韩为宁和莎宾娜的家族也不会忽视。
  不是在乎那一点点财产,而是那些产业肯定涉及贫民窟的资源,与他们家族的既得利益有交叉,得到就可以如虎添翼,怎么可能不重视?
  所以,杀了浅冈早见,顺手灭了黑手佣兵团后,参与者才能名正言顺地接收那些财产。
  不付出行动怎么理直气壮去收获?
  韩为宁和莎宾娜用看妖孽的眼神看着温谦。
  奶奶的,老子(姑奶奶)心里怎么想的你都知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他们作为家族重要成员,必须为家族利益考虑,这也是人之常情,但这话他们可不好直接开口,由温谦来说其实是最合适的。
  韩为宁干脆来个默认,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莎宾娜也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温谦,看他能说出什么道理来。
  温谦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齐先生和袁老现在马上去第三区盯着,别让浅冈早见跑了。
  盯人总不犯法吧,况且还是在第三区那种地方。
  雨寒也请高议员派人过来,也去第三区盯着浅冈,那么即使他能飞,或者手下还有高手,但三大高手在那,也能万无一失。
  然后莎宾娜和宁哥请议长和韩议员向武道事务部施加压力,逼他们颁发缉杀令。
  等缉杀令到了,三家……不,连我武心佣兵团共四家一起配合护道队杀上门去。
  事先联系媒体报道一下,就说是各位议员发现黑手佣兵团作奸犯科,情况危急之下,为维护联邦安定,无私帮助政府执法。
  然后就……”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温谦右掌向下做了个劈杀的姿势。
  护道队是武者事务部的下属部门之一,专门处理武者犯罪案件。
  在场的人脸色齐齐变化,像看妖怪一样地看着温谦。
  这小子真行啊!脑子够灵活,心也够狠!
  看似简单地把刚才几人说过的办法安排一下前后顺序,串联起来,稍加发挥,就成了一个滴水不漏、照顾到所有参与者利益的绝户计划。
  可怕!后生可畏!
  齐宏丰和袁日胜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离温谦更远了一些。
  这可是场内实力最高的两位武者,怎么可能会怕温谦?
  但这种人还是离远点好,离得太近心里总有些发毛。
  韩为宁强忍着移动脚步的冲动,决定还是给朋友留下一点面子。
  莎宾娜看着温谦的美眸亮得可怕。
  其他的云雨寒、韩倩瑶、弗拉基米尔倒是没什么感觉,主要也是对这些利益纠葛的事情不太懂,或者说不愿意去多想。
  温谦却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咳嗽一声道:“其他的你们三家自己商量吧,我只要黑手佣兵团的驻地和地盘。
  当然只是佣兵的业务范围,其他方面的我一概不插手。
  各位有没有意见?”
  韩为宁苦笑点头,说道:“我没问题。”
  莎宾娜微微一笑,表示同意。
  等大家把询问的目光对准云雨寒的时侯,云雨寒只是默默向温谦靠近了一小步,虽然只是很小的一步,但大家已经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小子说了算行了吧!
  不过这小子其实还是很有分寸的,只争取自己能要的东西,没有逾越丝毫,否则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一栋楼才值多少钱,那只是一次性的财产,相对“资源掠夺权”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温谦是参与者,肯定得分他好处,既然他要那栋楼那就给他。
  况且资源得到了以后,想利用起来也需要当地势力去维护。
  这小子搞这一套看来是能手,虽然略有些贪婪,但懂进退,会照顾别家的利益,跟他合作似乎也不错。
  至于佣兵团的地盘,那更是虚的东西,只对佣兵团有用,说白了就是在那个范围内佣兵业务的垄断权,不允许其他佣兵团随意插手。
  他们又不想在那里成立佣兵团,拿来何用?还不如送个顺水人情。
  韩为宁又和莎宾娜简单交流了一下,他们两家的业务并不重叠,没有利益冲突,几句话就说清楚了。
  云雨寒则是没有需求,她这么做纯粹是为温谦扫除威胁罢了。
  最后众人达成共识,齐宏丰和袁日胜立即动身赶往第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