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四十七章 神奇的家伙

  苏德林这战打得郁闷无比!
  力量不如对方,但他又不能躲。
  中级境界武者,打一个第三境界武者,躲了真没脸见人。
  他也不肯相信一个第三境界武者会比他强,至少耐力不该比他强。
  真以为老子身体虚?老子是玩女人,但这些年花了无数的钱去买补元气的天材地宝,而且修炼也是从不间断,只是比以前少了很多……一些而已。
  磨也磨死你!他暗暗发狠。
  见温谦又是一斧下劈,苏德林照旧一招棍法战技迎了上去,根本没注意到对方到底是单手持斧还是双手持斧。
  打到现在,该有的能力应该都使出来了,难道还会留有余力不成?
  双刃斧发出一轮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巨大的斧光,恰巧又砍中长棍上之前被砍出来的缺口上。
  “啪!”
  撞击处发出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刚性极强的新型合金似乎韧性稍有不足,长棍竟然就此断成了两截。
  斧芒未消,切豆腐一样切开了满脸不可置信的苏德林猥琐的脑袋,直砍到他的肩膀上,在新型战斗服上留下一道浅痕才止。
  苏德林的半片脑袋和身体无力地从半空掉落在地。
  “啪!”
  鲜血和脑浆四处飞溅。
  围观人群齐齐发出一阵惊呼,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中等境界武者被低等境界武者杀了?这是任谁都不敢相信的事。
  不但在场的人震惊,不断爆发的能量震荡也引起了一些基地高手的注意,各处咦声不断,只是声音没有传到当场。
  合金城墙六号门附近一处军营上方,悬立着一位鬓发微白的军人,仿佛一根标枪般悬立在半空。
  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雄浑的声音,但并没有让他惊讶分毫。
  “怎么回事?难道又有武者变异了?”
  军人哼了一声,道:“看来是,是那种波动,又有不怕死的人在尝试,不过以前一年都见不到一个,这两天居然出现了两个!”
  “干脆直接杀了?不可能成功的。”
  “好像还没完全稳定,还是看看吧,万一成功了呢,你没见他没有滥杀无辜吗?”
  “那只是一方面,并不代表他没有沉沦。”
  “我还是报万一的希望,真要是成功了,那是人类之幸,如果不成功,顶多难杀一些,值得赌一赌。”
  “好吧,那就听你的吧,希望这小子能撑过去。对了,昨天那个也是你故意放走的?”
  “没有,他杀普通人了,必败无疑,该杀!”
  “那……”
  “任兆雄跟着他。”
  “哦。他故意放走的?”
  “应该是。”
  “呵呵……也是正常,思源会更不会在意一些小得失。”
  “嗯。”
  ……
  ……
  温谦感觉苏德林倒下后,自己沉闷的胸口似乎轻松了一些,脑子里面多了一丝丝清醒,但更多更纷乱的念头又纷至沓来,惹得他杀意又起。
  血红双眼透出的杀气,墨镜根本遮挡不住,目瞪口呆的罗绍富和曼努埃尔感觉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一般。
  浑身发冷,急忙互相靠近了一些,防止温谦暴起杀人。
  “再打武心佣兵团的主意,他就是你们的下场!如果让我再发现一次,我灭了你们整团!”
  一道嘶哑狠戾的声音从温谦的嘴里发出。
  人圈中的温谦再没有理任何人,突然一脚蹬出。
  “砰!”
  水泥碎块飞溅间,他整个人斜斜窜高了不知道多少米,半空中的人影变得很小的时候才开始下落。
  落地后又是一窜而起,两个起落之后就不见了人影。
  韩为宁第一时间大叫了一声“追”,几个人匆忙向停在广场外的悍马商务车跑去。
  袁日胜身形一闪,往温谦消失的方向飞去,留下一句话:“我先跟着他。”
  齐宏丰身形微微一顿,也追了上去。
  此时温谦的脑子几乎已经完全糊涂了,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在干什么,只是下意识地一跳一跳又一跳。
  不知道多少跳之后,终于高高越过如青龙一般的合金围墙,消失在荒野之中。
  半空中,白鬓军人满眼希翼地目送着他远去,一动不动。
  基地内不知道从何处传出了悠悠的叹息声,仿佛在为温谦送行一般。
  ……
  ……
  温谦不知道已经跳了多少次,至少他自己不知道。
  如果他还清醒的话,一定会为自己感到震惊的。
  昨天他跳了六七次再加上双手施展惊天一刀后,几乎脱力,险些死在变异人的围攻之下。
  今天跳得更高更快更多得多,至今却仍然没有力竭。
  他脸上的墨镜早已不知去向,远远望去,他的眼睛就像两盏车灯,射出诡异的红光。
  他需要杀戮,否则邪气无法宣泄。
  但绝不能乱杀,他知道,只要越过雷池一步,心底最后那道心防立即就会不攻自破,全线崩溃,再难回头。
  虽然他已经不能思考太多太复杂的事,但仍然依靠脑海中最后一丝清明,做出了本能的判断。
  他已经想不起要放出感知力,即使放出了,凭他的状态也感应不到什么,只是凭感觉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不,跳下去。
  右前方那只野牛?
  变异兽,该杀!
  温谦脚下一用力,调整了一下方向,在野牛惊疑不定时,轰然落在它的面前,斧芒一闪,野牛的脑袋分成了两半,轰然倒地。
  痛快!
  温谦俯下身子,在那还在不断蠕动着的脑腔里深吸了一口,红白交杂的食物入腹,饥饿感顿时消失。
  继续。
  那只野狗?
  该杀!
  ……
  那只狮子?
  杀!
  咦,它体内有自己需要的东西。
  温谦左手从狮子的创口中伸了进去,一阵掏摸,一颗血淋淋的橙色晶体被他掏了出来。
  能量一到手中,温谦很自然地就地坐下,几分钟之后,左手一用劲,一缕粉末从他拳头下方流了出来。
  继续。
  ……
  ……
  韩为宁及三位女武者指挥司机把悍马商务车开出基地,进入野外,车速马上被迫降了下来。
  刚开始还能远远看到远处的几个黑点,但没多久就不见影踪了。
  韩为宁和莎宾娜同时拨出了电话,过了一会儿。
  “袁老,还跟着吗?”
  “齐先生,那小子在哪里?”
  “好,你隔一段时间就给我发个定位,我们也出基地了。”
  “好,那就继续跟着,我们也开车过来了。”
  云雨寒也不停按着手机,但传来的回音一直都是不在服务区,只好给任兆雄留言,让他看到后马上赶过来。
  翻了翻通讯录,又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云雨寒:“国忠师兄,我母亲和兆雄师兄去哪了,你知道吗?”
  “你也不知道,那你在忙什么?”
  “哦哦,没事没事,那你先忙。”
  云雨寒挂了电话,眼睛微红地望着车子前方。
  韩倩瑶搂住她臂弯,轻声道:“雨寒,别担心,没事的,阿谦可能只是一时情绪失控。”
  嘴上这样说,她自己的眼神中也透出一股深深的迷茫和担忧。
  温谦今天的表现实在太过诡异,他们都不知道原因,连袁日胜和齐宏丰都看不出问题,更不用说他们了,只能先跟着看看情况再说。
  “砰!”
  车子突然剧烈颠簸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
  “小姐,车轮卡住了,我下去看看。”那位年轻人急忙说道,然后下车去检查。
  众人也跟着下车,只见商务车的左前轮陷在一个深坑之中,车子被卡住,无法动弹。
  韩为宁和年轻人抬起车,把车轮移出深坑,又看了看,那似乎是个脚印。
  “嘿,这是那小子蹬出来的吧?还真能害人。”韩为宁苦笑道。
  “嗯,应该是。害人精,咯咯。”莎宾娜也走过来看了看,笑道,“那我们继续上车?”
  “不,再开也开不了多远,让司机回基地,我们跑吧!”韩为宁指着车子下方道。
  众人一看,果然商务车的底盘太低,几乎已经快触到地面了。
  这种商务车是被设计用来在基地内等路况好的地方行驶的,因此底盘很低,根本不适合在野外行驶。
  “好!”
  莎宾娜打发年轻人回去,一男三女四名武者根据手机导航提示奔跑了起来。
  “那小子跳那么高是怎么办到的?”
  “不知道,真是个神奇的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