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三十二章 非杀不可

  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又裂开一条缝,浅冈一雄张嘴惨笑着说道:“是老子看走眼了,那又怎样,小子,你以为你爹我会怕死?”
  温谦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转头向弗拉基米尔说道:“弗拉基米尔,这垃圾让给我怎样?我要让他知道死字怎么写。”
  弗拉基米尔之前切磋时受了点内伤,还未痊愈,刚才又几番在生死之间徘徊,虽然没受重伤,但也累得够呛,一边喘气,一边笑道:“请便。”
  温谦舞着刀花慢慢向浅冈一雄走去,让那畜牲感受到死亡的恐惧,让他体会一下死在他手下的那些无辜之人的恐惧。
  虽然温谦不了解浅冈一雄,但结合他刚才的种种表现,可以肯定这种佣兵绝对是罪不可赦,死有余辜。
  浅冈一雄嘴上说不怕死,内心却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恐惧,他那种人哪里可能真的不怕死。
  真要这么死了吗?不甘心啊,钱我还没花够,女人也还没睡够,这么死不值啊!
  可惜大哥不听我的,否则18号基地……嘿嘿,还有别人说话的份吗?我也不至于有今天这种下场。
  不过看来今天是非死不可了,大哥,兄弟要先走一步了。
  “砰!”
  作战室紧闭的合金门忽然无风自开,门外空无一人,一道声音却远远传了进来:“小子,你要是敢杀他我跟你没完!
  不不,我说错了,温团长,你饶了他,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我是黑手佣兵团团长浅冈早见,要地盘要钱都好说,只要你饶了一雄!”
  门外不远处的走廊中,一位满脸横肉的光头男正悬立在离地半米的半空中,满脸焦急地吼叫着。
  齐宏丰和袁日胜也悬浮在他对面,正冷冷的看着他。
  光头男正是刚才坐在黑手大厦赌桌上的那位,正赌博的时候,逃走的那位佣兵一个电话过去,他就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在躲在帝豪门口暗处等待的那位佣兵的带领下,他很快赶到了2号格斗室门口附近,却被刚刚赶到的齐宏丰和袁日胜拦了下来。
  他自知不是对手,不敢妄动,只好远远震开格斗室的门,对温谦进行威逼利诱。
  该死的怎么那么巧就撞上了!
  浅冈一雄是他的亲弟弟。
  他知道浅冈一雄晚上过来帝豪找乐子,没想到那么巧就和温谦等人撞上了,要命的是对方其中一人还是浅冈一雄的仇人。
  他也是刚知道韩为宁等人的身份,还想等那些二世祖们走了再想办法对付温谦。
  却没想到那小子也是个狠角色,竟然一口气杀了他好几个手下,现在还要杀他的弟弟。
  听到大哥的声音,自认必死的浅冈一雄剩下的独眼中不禁燃起一丝希望的光芒,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温谦却无情地打碎了他的幻想,刀芒一起,惊天一刀出手。
  第一刀被浅冈一雄架住,双头链锤被震得脱手,再接着一刀,先砍断浅冈一雄下意识抬起护头的右臂,又斜斜将浅冈一雄的脑袋和脖子劈成了两半。
  浅冈一雄独眼中惊愕的眼神立时黯淡无光,可怖的头颅向两边缓缓分开,鲜血和脑浆哗啦啦流了一地。
  “不!弟弟……”
  浅冈早见不顾一切想要往格斗室里冲,齐宏丰和袁日胜一人出了一拳。
  “砰!”
  浅冈早见喷着鲜血倒飞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小子,你死定了!你死定了!等着!等着……”
  声音倏忽远去,只余尾音在空气中飘荡。
  齐宏丰和袁日胜相继飘进了格斗室,看到满地的断手残肢、尸体和血泊,忍不住有些后怕起来。
  齐宏丰怒哼一声,双脚连踢,躺在门口附近地上的佣兵武者不管死没死,头顶上都挨了他一脚,即使刚才没死,现在也死透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中人欲呕的血腥味。
  温谦看着满地尸体,想了想,走到门口给赵庆余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人过来捡尸,赵庆余满口答应。
  已经凌晨快两点,赵庆余等人居然都没睡,说是刚到家不久,之前还在第三区为明天的仪式做准备。
  温谦听了心里咯噔一跳,幸好他们都离开了第三区,否则浅冈早见刚才这一去要是遇到了就完了。
  虽然事发仓促,但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如果不是碰巧有事找赵庆余,都没想到要提醒一下。
  是不是最近太过顺利,让自己都有些忘乎所以了?
  温谦暗暗告诫自己做事一定要考虑周全。
  温谦又问赵庆余其他人的动向,了解到都已经回家这才放心。
  幸好没出事,否则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所以,浅冈早见必须死!
  越快越好!
  ……
  温谦去门外打电话的时候,齐宏丰落下地,上前向莎宾娜拱手道:“小姐,请恕属下无能,没能保护小姐周全。”
  莎宾娜倒是通情达理,笑道:“不关齐先生的事,是这些亡命之徒太过可恶。”
  袁日胜也是脸含愧疚之色,走到韩为宁、韩倩瑶兄妹面前,说道:“少爷、小姐,老朽救援来迟,还请恕罪!”
  他和齐宏丰知道少爷、小姐们是在楼下会所中喝酒,从没想过在酒店之中还会遇险,因此都比较放心,也没时刻放出感知力感应。
  韩为宁摇摇头,笑道:“无妨,不关袁老的事。”
  韩倩瑶担心地看了温谦一眼,问袁日胜道:“袁老,那个浅冈早见是什么修为?”
  “第四境界中段。”
  “那你们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
  韩倩瑶听浅冈早见走的时候威胁温谦,心里很是恼火,暗怪比浅冈强的袁日胜和齐宏丰放走了他。
  韩为宁说道:“妹妹,你傻了么,袁老怎么能在基地内杀人?那不是给爸找麻烦吗?”
  韩倩瑶顿时醒悟,她也是关心则乱,这道理怎么可能不懂。
  如果属下在基地随意杀人,会对父亲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说不定会影响将来竞选连任。
  “那就这么算了吗?他……他刚才威胁阿谦!对了,哥,你也听到了,他弟弟浅冈一雄刚才侮辱我们三个。”韩倩瑶愤愤不平道。
  莎宾娜也道:“对,他说要在这里把我们三个一起办了。”
  “什么?!”袁日胜和齐宏丰大怒。
  云雨寒和韩倩瑶脸一红,白了莎宾娜一眼。
  大姐,用得着说这么白吗?
  袁日胜看了韩为宁一眼,想知道他的意思。
  韩为宁道:“杀肯定要杀的,如果让他就这么过关,不但我们三家丢不起这个脸,而且不杀鸡儆猴的话,以后人人都敢对我们动手。”
  云雨寒也冷然道:“非杀不可!”
  她也见不得有人威胁温谦,刚才就准备打电话给母亲让她派人过来,现在只是想先听听其他人怎么说。
  齐宏丰和袁日胜对视一眼。
  既然小祖宗们都下了决心,那就没什么好说了,想办法杀了就是。
  况且他们心里也很是恼火。
  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意图杀死他们小主人的朋友,并对小主人图谋不轨,险些出了大事。
  虽然已经没事,但这让他们的面子往哪里放,不挽回颜面的话,怕会影响他们在议长(议员)眼里的份量。
  韩为宁道:“现在就看要怎么杀,我们直接去杀肯定不行,得有官方的缉杀令或通缉令才行。
  这样吧,莎宾娜,雨寒,我们都跟长辈汇报下,让他们对武者事务部施加压力,让武者事务部颁发缉杀令。”
  又皱眉道:“我就怕到时候他早跑了,而且政府的人办事拖拖拉拉,手续繁多,很容易走漏风声,办事能力又差,即使浅冈没跑都未必能杀得了。”
  袁日胜道:“那到时候我和齐先生一起跟过去,问题应该不大。”
  早已回到格斗室的温谦插嘴道:“跑是不会跑。
  黑手佣兵团在第三区产业众多,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肯定舍不得跑,浅冈早见肯定会抱有侥幸心理。
  不过等缉杀令或通缉令颁发下来的时候,浅冈肯定第一时间就会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