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十七章 回家

  苗婷珠猝不及防,急忙小心翼翼地上前把女儿拉了回来,抱在了怀里,道:“晗晗乖,叔叔他们不是坏人,只是……只是……呜呜……”
  雷玉晗挣扎了一阵,终于精疲力竭,在母亲怀里沉沉睡去,脸上犹挂着泪痕,嘴里还在喃喃念道:“不是的,不是的,他们是坏人,他们是坏……”
  温谦面无表情地道:“接着说。”
  苗婷珠抱着女儿缓缓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稍稍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道:
  “然后我当然不同意,骂他没有人性,孩子那么爱他,竟然让我杀孩子,又劝他离开那个组织,然后跟我和孩子一起去找个地方隐居。
  结果他毫不留情地把我赶了出来,说看在我是变异人的份上不杀我,让我有多远滚多远……呜呜……”
  “你骂得对,他确实没有人性,变异人都没有人性!”赵庆余恨恨地骂道,“除了……除了……”
  “除了个别。”季明钊替他说完,又问,“你们原先是住在第三区对吧?你不知道带着孩子在这外面危险吗?为什么不把她留在基地?”
  “是第三区,可家里已经都没人了,把她留在那里她不饿死也会死于非命的呀。呜呜……”
  季明钊说道:“你丈夫所在的是什么组织,他们住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组织,我问过他,他不肯说,他们住在……”
  苗婷珠正说着,突然脑袋一歪,左边太阳穴位置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鲜血喷了出来,喷得母女俩浑身都是。
  “砰!”
  一声沉闷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温谦目眦欲裂,大喊道:“不好,有狙击手,快找障碍物!”
  说着迅速掰开倒在地上的苗婷珠还紧紧抱着女儿的手,抱起还在熟睡的雷玉晗,躲在她们刚才隐藏的大石后面,其他人也纷纷寻找障碍物躲避。
  温谦从苗婷珠倒下的方向迅速判断狙击手所在的位置,吼道:“狙击手在东南方向,大家小心!”
  过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枪声,但是温谦他们仍然不敢冒头。
  温谦猛然拍了一下脑袋,自己真是糊涂!
  轻轻把手上的雷玉晗交给和他一起的赵庆余,然后在战斗服袖口的控制面板上操作了一下,战斗服的领口开始延伸,过了一会在头顶处合拢。
  赵庆余看傻了眼,虽然听温谦说过有这个功能,但一直还没试过,现在一看,真不是一般的酷。
  温谦整个人都包裹在白色战斗服之内,严丝合缝,只有眼睛和鼻孔露在外面。
  温谦又帮赵庆余操作了一下,说道:“你会合他们把车翻过来看看还能不能开,我去那边看看。”
  说完蹭一下窜了出去,毫不停留地往东南方向跑去,还不敢一直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蹦蹦跳跳,忽左忽右,一边跑一边观察前方。
  果然千米外有个小山包,长满了杂草,温谦综合那附近的环境,判断狙击手十有八九躲在那里。
  千米距离对武者来说转眼即至,一分多钟后,温谦站在小山包上四处观望,没有看到人影,但是在一处被压平的杂草堆上,找到一颗不小的弹壳。
  果然是在这里!
  该死的跑得真快!
  温谦又迅速四处搜索了一下,没有发现,担心赵庆余他们那边出事,又急忙往回跑去。
  还好,到了车旁,赵庆余几人已经把越野车翻了过来,蹲在车后。
  彭立铭裹在战斗服内的白色脑袋从驾驶座上方探了一下头,看到他跑过来,喊道:“团长,能开!”
  温谦让彭立铭把车调转了一个方向,指挥众人在车后面的地上迅速挖了个大坑。
  赵庆余等人把除苗婷珠之外的尸体全部拖了过来,挖出体内的能晶,然后把尸体扔进坑里,掩埋起来。
  又在苗婷珠母女俩出现的大石后面挖了个小坑,把苗婷珠安葬在那里。
  处理完这些,几人抱着雷玉晗钻进越野车,俯下身子,彭立铭用左手挡在眼睛前面,一脚油门下去,越野车快速动了起来,往基地方向驶去。
  开出了几公里之后,车里的人才嘘了一口气,把头罩收了回去。
  雷玉晗还在梦中,紧锁着眉头,眼睛旁边挂着两行带血的泪珠。
  那是她妈妈的血。
  经过了这件事,几人心里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兴奋,车里气氛很是沉闷,没有人说话。
  彭立铭闷头开车,过了半个多小时,基地庞大的轮廓逐渐进入众人视野。
  ……
  到了基地12号门门口,已是早晨七点钟。
  守门士兵查验了身份之后,放几人驱车进入基地。
  车子外观凹凸不平、伤痕累累,有些惨不忍睹,吸引了不少惊奇的目光,卓厚安看到他们,大声打招呼,几人回以微笑。
  卓厚安见他们情绪不高,以为是因为任务失败的原因,车子也破损得厉害,估计此行很不顺利,因此,虽然看到他们换上了战斗服,但也没有上来多问。
  “能活着回来就好了。”他喃喃念道。
  温谦本来打算回来之后给卓厚安一点好处,以答谢他给自己惊天一刀的功法,现在也没有了心情,只能留待下次再说。
  从基地大门回家的路上,几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该怎么处置雷玉晗,最后决定先由李航德带回家。
  毕竟他家有一位13岁的闺女李璇,两女孩可以暂时做个伴,有李璇在,雷玉晗醒来也更容易接受母亲不在身边的现实。
  跟温谦回家肯定不合适,因为雷玉晗现在估计就认准温谦是她的杀父仇人,当然实际情况也是如此。
  虽然温谦的充足的理由杀她父亲,但她还太小,没法理解这么复杂的事,一时半会肯定跟她说不清楚,还是先避开的好,以后再慢慢解决。
  温谦交代赵庆余今天之内把能晶、兽皮、还有从变异人那里缴获的兵刃等战利品,除了各人需要留下自用的,能处理都处理了。
  留下自用的部分到时候折价从个人应分的部分中扣除就行了。
  温谦让赵庆余把自己应分的能晶全部留下,几颗三级能晶其他人不要的话,也都给自己留下。
  自己家的能晶存货已经全部耗光,父亲断椎接续后也要修炼,一家三位武者,仅修炼的花费就不是一般的大。
  然后约好第二天到温谦家商量战利品分配的事,然后就各回各家。
  温谦家离12号门最近,先下了车,和赵庆余等人挥手告别,慢慢走回家。
  他先去地下停车场的储藏间卸下了身上的装备,略微整理了一下背包,然后才慢慢上楼。
  他身上东西不多,战利品基本都在赵庆余那里和车里。
  打开家门,一进门就看到父母两人一站一坐面向门口,眼含热泪望着自己。
  温谦一愣,不知所以地站在门口。
  “你们出发后,你赵叔一直都有跟我用聊天软件联络,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了。
  好,好!你不愧是我温书仲的儿子,不,你比我强多了!爸很欣慰!”
  温书仲老泪纵横,越说越大声,郑婉玉也在旁边泣不成声。
  温谦又是感动又是有些心酸。
  原来赵庆余一路上都在向父亲汇报情况,难怪时常见他一有空闲就在玩手机,原本以为他是在和家人聊天,原来也有和父亲联络。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多费口舌,不过有件事连赵叔也不知道,你们就等着惊喜吧!
  温谦不习惯这种氛围,于是笑道:“爸,妈,你们怎么了,你们的儿子当然是最棒的,千万不要怀疑这一点,所以你们应该高兴才是。
  对了,爸,妈,我还有一个惊喜给你们,等我先洗个澡,回头慢慢跟你们说,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千万不要太兴奋哦。”
  听温谦这么一说,温书仲呵呵笑了起来,郑婉玉也忙擦干眼泪,忙活着让温谦洗澡和准备早饭。
  温谦洗完澡,浑身清爽地走了出来,一家人一起美美吃了一顿母亲精心准备的丰盛早餐。
  刚才因变异人带来的低落情绪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一家人边吃边聊,其乐融融。
  还是家里好啊!温谦感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