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三十七章 黑手大厦

  嘴边残留着淡淡馨香,温谦感觉一股暖流顺喉而下,原本火辣辣疼痛的脸颊上一阵清凉又一阵麻痒。
  本就不深的伤口似乎瞬间就愈合了,而发闷的胸口也顷刻间通畅起来,顺带着内息的也恢复了不少。
  温谦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果然平滑如镜,毫无痛感。
  “雨寒,谢谢!”温谦大喜,急忙道了一声谢。
  这可是大事,一位翩翩美少年要是破了相,那可是暴殄天物!
  云雨寒没有回头,微微一笑。
  周围的民众见形势稳定下来,居然也不跑了,很多人就站在街上远远地观看,也有一些人从楼上打开窗,居高临下地看热闹。
  这一队变异人还剩下五人,变异等级从二级巅峰到三级巅峰都有,其中包括被温谦砍下手臂的那位,个个都悍不畏死。
  弗拉基米尔独战一位三级巅峰变异人,韩为宁和云雨寒都是以一敌二,单挑两位变异人,一时打得难解难分。
  温谦伤势好转,但仍然有些脱力,急忙又掏出一枚丹药吞下,暗暗运转内息疗伤,见战局没有危险,没有立时上前帮忙。
  对第三区居民的麻木温谦也是叹为观止,他们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边打得这么激烈,满地都是伤者和尸体,看热闹的人群竟然越围越近,不知道碰一下就会死人的吗?
  “站远点!”温谦向着外围的人群喊了一声,一振双刃斧,重新加入战斗。
  但他已经不敢再使用战技,只是使用普通攻击牵制变异人。
  四对五,四人已经略占上风。
  虽说变异生物都比同阶人类强大,但这四人都是同境界武者中的精英,变异人也只有一位三级巅峰,其他的等级不如他们,因此略处下风。
  战斗中,那位三级巅峰的变异人发出命令让同伴分头逃走,但都被死死缠住,已经跑不了了。
  温谦重新加入战局后,韩倩瑶和莎宾娜也终于杀光变异兽赶了过来,连彭立铭和李航德跟着赶来了。
  八对五,已经没有悬念,变异人陆续无声无息地倒下。
  “留活口!”温谦提醒道。
  韩为宁顿时醒悟,双鞭圈住一位三级初等的变异人,并没有攻击其要害。
  又过了一会儿,其他的变异人都已死光,被韩为宁缠住的变异人一看同伴都已经倒下,竟一言不发地猛地一拳捶在自己胸口。
  “砰”一声轻响,他体内的能量核心顿时四分五裂,变异人面无表情地直挺挺倒下。
  “该死!”
  不但没有活口,连能晶都碎了一颗。
  心疼!
  温谦叹了一口气,又喘息了一会儿,吩咐彭立铭和李航德尽快打扫战场回到黑手大厦,然后撒腿就往黑手大厦跑去。
  他担心黑手大厦那边,那里现在可是他的财产,里面的东西不管是被黑手的佣兵带走,或是被外人闯进去拿走,可都是他的损失。
  况且变异人和变异兽从中出现说明里面大有文章,被人捷足先登或是破坏了就惨了。
  此时空中的战斗也已经结束,已经感应不到能量波动,只是暂时还不知道战果如何。
  警笛声远远传来,护道队的人终于要到了,他们就像电视里演的赶来扫尾的警察一样。
  如果不是温谦等人早有准备,并提早过来守候,等他们到达,人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难怪这么多年来,变异人这么大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联邦政府内部肯定存在很大的问题。
  不然的话,强者云集的联邦怎么可能连基地内部的毒瘤都挖不掉。
  也难怪章素容和她背后的人想借助民间佣兵团的力量去解决问题了。
  ……
  黑手大厦后面的合金卷帘门已经放下,温谦敲了敲旁边的小门,过了一会儿,张善能从里面把门打开。
  温谦吩咐他等韩为宁等人进来再关门,然后走入黑手大厦一楼,和赵庆余交流了一下。
  赵庆余说大楼内应该已经没人,半天没见人下来,也没有人上去,俘虏们都关在旁边的值班室内。
  温谦透过值班室的玻璃窗户看进去,俘虏们被合金钢丝绑着手,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一小屋子挤得满满当当的。
  一共有二十三人,基本都是第一第二境界的武者,其中只有一位是第三境界初段的武者。
  温谦看了看,让赵庆余打开门,问那位第三境界的佣兵:“你叫什么名字,在黑手里面是什么身份?”
  那名第三境界佣兵长着一张白净脸,约三四十岁年纪,抬头有些畏缩地回答道:“大……大人,我叫吴金立,是……是团里的中队长。”
  温谦点点头,上前右手按住他的丹田,内息探入轻轻一震,暂时封闭住他的丹田,然后让赵庆余解开绑住他手的合金钢丝,放了出来。
  然后对佣兵们说道:“我是武心佣兵团的团长温谦,现在黑手佣兵团已经完了,浅冈一雄已经死了,浅冈早见不是被杀就是被抓。
  你们先乖乖待在这里,等我了解清楚情况,再决定你们的去留,如果敢有小动作,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你们放心,除非你们做下了太过伤天害理之事,否则既往不咎,甚至可能让你们加入武心佣兵团,待遇绝对不会比你们以前差。”
  听了这话,惴惴不安的佣兵们脸色才好看了一些,纷纷点头答应。
  吴金立站在一边小声道:“大人,你放心,这些人我基本都了解,平常我们只是依命行事,并没有做过份的事,真正浅冈兄弟的心腹都跑了。”
  温谦点点头。
  这也是正常,真正心里有鬼的人怎么肯留下束手就擒,拼了命也要逃走。
  这时韩为宁等人也被张善能接进了黑手大厦,温谦吩咐赵庆余留下两人看守俘虏,其余三人开始逐层搜索。
  三人尽量不要分开,一有情况或者发现异常马上向他汇报。
  赵庆余立即安排,并开始行动。
  温谦问吴金立浅冈早见的办公室,并让他带路,众人坐电梯直奔顶层而去。
  到了顶层二十二层,诺大的一层空无一人,浅冈早见的办公室大门洞开,里面有些狼藉,东西丢得到处都是。
  众人走进办公室,四处看了看。
  浅冈早见这家伙倒真懂得享受,整层楼上千平米都被他打造成功能很齐全的“行宫”。
  办公室、休息室、酒吧间、宴客厅等等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间“格斗室”,应该是平常用来练习战技的。
  这些功能区全都连在一起,又自成空间,布局十分巧妙。
  酒吧间就在办公室旁边,里面从名酒到各种饮料应有尽有,在架子上摆放得满满当当。
  弗拉基米尔吹了声口哨,上前自顾自倒了一杯伏特加坐在吧台上喝了起来,其他人也都上前自取所需。
  温谦也走过去拿了一瓶蒸馏水,对弗拉基米尔说道:“弗拉基米尔,你可是答应我切磋输了的话,就来帮我的,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急缺人手。
  还有,你欠我一瓶伏特加。”
  弗拉基米尔二话不说,从酒架上拿了一瓶没开过的伏特加,打开盖子,嘴巴对着瓶口,像喝水一样,咕咚咕咚没一会儿就喝得涓滴不剩。
  一口气灌下一瓶伏特加,弗拉基米尔只是眼睛更亮了一些,竟似毫无感觉。
  他抹了一把嘴,说道:“愿赌服输,我说话算数,我这就回去,如果我大哥还是一意孤行的话,我马上就带着亲信来投奔你。
  如果他已经改变主意,那就抱歉了,我还是得留在白熊。”
  说完提着合金战锤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走的真干脆啊!温谦有些欣赏地看着他高大的背影。
  爽快,一是一二是二,一点不拖拉,很合温谦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