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一章 意外比明天先来

  “阿谦,你爸出事了!呜呜……”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一股透骨的凉气从温谦的脚底冒起,瞬间传导到了头发末梢。
  愣怔了片刻,在路人讶异的目光中,温谦拔腿就往第二医院疯狂跑去。
  毫无保留的发力之后,他的身影几乎成了一道残影,一个起落间起码隔了五六米远。
  终于还是出事了!
  3020年2月23日早上9点15分,19岁的温谦的生活毫无意外地发生了巨变。
  是的,毫无意外。
  多年来,对父亲安全的担忧像一座大山一样,横亘在温谦一家的心头,如今终于噩梦成真。
  这也许是武者的宿命!
  一千多年来,地球的生态环境急剧恶化。
  随着气候变暖,两极冰山融化,无数岛屿消失,陆地面积大幅缩小,世界地图相比千年前已经面目全非。
  天灾人祸不断,瘟疫横行。
  地球上的物种不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变异生物,因为逐渐恶劣的生态环境,以及科匪们肆无忌惮的基因改造,而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
  幸存的人类组成了联邦政府,据守在全球56个基地之中,抵御着变异生物军团的侵蚀,维持着生存和繁衍。
  最强大的变异生物,热武器已经很难对它们产生致命伤害,关键时刻崛起的武者,成为人类最后的希望和保护神。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人类社会,武者的地位高大上,但像温谦父亲这种低阶武者,那是朝不保夕,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临。
  他们通常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出事,也许意味着整个家庭的沦落,意味着家庭成员即将陷入苦难的命运之中。
  没有了武者的高收入,就要住在危机四伏的贫民窟,吃廉价的基因改造食品,等待着疾病缠身,或是厄运降临。
  几乎没有意外。
  但温谦一家也许就是个意外,因为温谦本身也是个武者,即使父亲倒下了,他还可以站出来,继续支撑起这个家。
  此刻,温谦已经无法思考这些现实的东西,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凭借本能闪避或越过各种障碍物,高速向第二医院跑去。
  二十多分钟后,温谦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手术室门口,被哭得几乎晕厥过去的母亲一把抱住,继续哭泣着。
  父亲的战友赵叔、李叔等红着眼睛走上前来,随着他们艰难的叙述,两行冰冷的泪水缓缓从温谦俊朗的面庞滑落。
  凶多吉少!
  父亲带着小队去野外猎杀变异生物,途中遭遇未知身份和底细的人形生物攻击。
  父亲为了保住队友的性命,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舍命厮杀,终于逼退强敌,奄奄一息地被队友背着逃回基地。
  进手术室前,他已经没有了呼吸,残破的身体中血液几乎流尽,医生正在尽一切努力抢救。
  ……
  ……
  四个月后,陆武小区。
  温谦和赵庆余站在二栋十楼的窗户边,远远望着楼下草坪上,坐在轮椅上的温书仲和推着轮椅的郑婉玉。
  父亲的命是捡回来了,腰椎骨断了一截,半身截瘫,右腿及膝截断,右臂连着小半个肩膀完全消失。
  “赵叔,还是查不到那‘人’是谁?”
  赵庆余颓然摇头:“我找部队的战友调取了卫星图像,对方就像凭空出现和消失,毫无轨迹可查,而且他的相貌和数据库中任何人都不吻合,所以,目前没有任何线索。”
  赵庆余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彩色打印的照片,放在了窗台上。
  卫星照片中,由于角度问题,黑衣人阴鸷苍白的面貌只被捕捉到一瞬间,邪恶的气息仿佛冲出照片,扑面而来。
  温谦狠狠地盯着照片看了良久,将黑衣人的样貌牢牢铭记于心,忍不住狠狠一拳砸在窗台上,“砰”一声,窗户剧烈晃动,照片被他的内息震得粉碎。
  混蛋!无论如何,我都会揪出你,虽然现在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抓住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衣人的实力十分强大,根据赵庆余等人的描述,温谦清楚自己目前完全不是对手。
  深深呼吸了几次,温谦控制着胸中的怒火,缓缓说道:“赵叔,几时出发?”
  赵庆余心里叹了口气,看着温谦犹带着一丝稚气的坚毅面庞,劝道:“阿谦,我们几个老伙计商量好了,合力供你念完大学,你不用急着……”
  “不,赵叔,大学里的知识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早已在那之上。
  如果不是我爸坚持,我根本不会去念大学,现在他已经残废了,不会也不能再阻止我做出任何决定。
  你不用劝了,我已经办了退学手续,这个家,我能撑起。
  我爸是第二境界的武者,而我已经修炼到第三境界,浑身经脉都已打通,内息连绵不绝,绝对不会成为你们的累赘。”
  温谦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相信赵庆余他们真心想帮助自己家,然而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又不是没有能力,怎么可能让他们供自己上学。
  况且房子还要月供,弟弟还在念高中,还有家里饮食等各种开销,难道这些巨大的开支都由他们来负担?
  不可能的!即使他们愿意自己也做不到。
  母亲郑婉玉只是个普通人,收入微薄,况且接下来还要照顾残废的父亲,也上不了班。
  不过一切有我呢!
  温谦紧抿着嘴唇,仿佛一夜之间就成熟了很多。
  赵庆余想了想,知道再劝也是无用,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知道你的实力早已超过你爸,更在我们之上,怎么可能是累赘。
  好吧,那我不劝你了,你做好准备,后天我们就要出发。
  这次接到的任务有点难度,但酬劳十分可观,击杀D3215区的一只变异猩猩,它已经吃了不少武者,实力大约在二级高等左右。”
  联邦政府把变异生物按照变异程度定为九个级别,对应武者的九个境界。
  但实际上同级别的变异生物绝对比武者要强大得多,二级以上的进化兽体内已经结成能晶,成为它们的能量核心,造就它们强大的单体能力。
  这种能晶是消耗品,是武者修炼能量的主要来源,总体上供不应求,因此价格高昂,是硬通货,也是独立武者的主要收入来源。
  传说在宇宙中一些能量丰富的星球,空气中弥散的能量就足以支撑武者修炼,多余的能量还会在地底下结成天然能晶,富含精纯的压缩能量。
  当然那只是传说,地球自身也有类似的传说,比如在远古神魔时期也是能量爆炸,武者随便修炼修炼就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但离开了虚无缥缈的传说,现实的地球上能量非常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撑武者修炼。
  如果不是千年来变异生物体内凝结出能晶,武学体系也不可能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没有能量来源,武者修炼到死也顶多在第一境界晃悠罢了。
  祸福总相依,科匪的胡作非为让地球的生态系统濒临崩溃,但生物变异产生能晶又给人类创造了另一条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让武学体系发展,武者应运而生,迅速主导了这个世界。
  不破不立,或许这反而是地球人类破茧成蝶的机会,温谦默默想道。
  此时,赵庆余已经下楼,站在小区草坪上和父亲说话,三人时不时抬头向家里的方向看来。
  温谦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静静站在窗前等候。
  爸,该面对现实了,我的路要靠我自己去走。
  ……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开门声响,温谦转过身,看到父亲苍白消瘦的脸庞,以及数月间变得雪白的头发,还有母亲同样苍白的脸色和担忧的神情,心头狠狠一痛。
  再也看不到那两张意气风发和幸福满足的脸了吗?
  不!爸,妈,我会让你们为我而骄傲的。
  爸,或许有一天,我可以让你恢复如初的。
  不!不是或许,是一定!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我都要办到,我会让幸福和满足重新在你们脸上绽放。
  和想象中差不多,温书仲看了温谦一眼,自己控制着电动轮椅,到卧室中拿出一把钥匙,无言地递给温谦。
  “楼下储藏间是你的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干涉你,但你要记住,别逞强,你要是和我一样的下场,或者死去,那么,这个家就彻底完了。”
  温书仲轻轻说道,眼中流露出饱含期望和担忧的复杂眼神让温谦十分陌生。
  孩子,爸已经没办法了,家里必须有一个男人站出来,以前是我,现在是你。
  本来想让你安心读完大学,凭借你的实力在政府谋一个好职位,然后娶妻生子,过着相对富足平静的生活,不要像爸一样在刀尖舔血,过完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
  但现在没办法了,爸已经残废了,以后只能靠你了,是爸没用,对不起你。
  这一段话只是在温书仲的内心流淌,并没有说出来,但温谦仿佛已经听懂了他内心的话语。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晓得的。”
  温谦大声说道,但也没有说太多,这时候说再多都是多余的,还是将来用行动来证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