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三十五章 基因改造试剂

  发泄了一阵,浅冈早见站起身,犹豫了一下,踩着一地的狼藉,慢慢走到不远处的休息室中。
  休息室中除了一间卧室该有的东西外,最显眼的就是一把巨大的按摩椅。
  浅冈早见绕到按摩椅后面,伸手在椅背上摸索了一阵,手指一抠。
  “啪”一声轻响,一个暗门应声弹开,里面竟然暗藏着一个注射装置。
  装置中间的卡槽中躺着一根玻璃针剂管,里面装了半管子淡蓝色液体。
  浅冈早见掀动卡扣,轻轻拿出针剂左右倾斜,淡蓝色液体像水银一般在玻璃内流淌。
  浅冈早见望着它的目光深情得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儿女或情人一般。
  好一会儿后,他才把针剂慢慢按了回去,关上了暗盒。
  又绕到按摩椅前方,浅冈早见慢慢躺了上去,右手手指在扶手处的一颗红色按钮周围轻轻转圈,仿佛正对一位美女调情那样。
  他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道:
  一雄,人人都知道我是黑手佣兵团团长,除了你和议长知情,谁会想到一个满脸横肉的佣兵会是世界一流学府哈登大学分子生物与遗传学专业毕业的天才?
  谁又知道我心中的理想和抱负?
  在这里,我才可以全副身心地投入研究,才可以有用不完的实验体,不需要受那些该死的条条框框的限制。
  为了做到这点,我牺牲有多大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抛弃了所有唾手可得的荣誉,断了自己的后路,甚至为了掩饰身份,还亲自跟那些真正的佣**子们打交道。
  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做出全世界第一管可以改造身体基因,又不会导致脑部变异的试剂。
  眼见我已经找到了方向,有希望突破最后的瓶颈,获得成功,你为什么又在这关头给我惹祸?而且惹下了这么大的祸!
  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等我研究成功,改造了我们的基因,到那时,你想杀谁不行?想玩哪个女人不行?
  你总是说我前怕狼后怕虎,可现在只有30%的成功率,又不是没有突破瓶颈的可能,何必要冒险呢?
  为什么不能再等等呢?
  万一尝试失败,即使拥有再强大的实力,可丧失了人类情感,成了那些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变异人的话,做人还有什么乐趣?
  他们除了能思考之外,只有原始的欲望,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连命都可以不要,甚至六亲不认,那样和畜牲又有什么区别?
  不,连畜生都不如!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我要是成了那种变异人,我还会当你是弟弟吗?还会留着你在身边天天给我惹祸吗?
  可现在,我已经没有选择了。
  你惹的人是如果是普通议员就算了,你特么的惹了德雷克议长和高玲伊特别议员,即使是议员大人也很难扛住啊!
  虽然为了利益,议员大人会尽一切努力保住我,但我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他身上。
  现在也只能如了你的愿了,希望能让我多一些脱身的把握吧!
  你放心,这次如果我不死,并且脑部没有变异的话,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我会抓住那几个小子在你灵前一寸一寸凌迟了,然后替你玩了那几个妞,再送她们下去陪你!
  想到这里,浅冈早见大叫一声,按住了红色按钮。
  过了一会儿,按摩椅各处突然冒出密密麻麻的合金卡扣,将他的身体各处牢牢固定在了椅子上,包括脑袋。
  脖颈后方的按摩椅上慢慢冒出了一段管子,顶在他颈部之后,猛地一震,管内的尖针已经深深地刺入他的颈椎之中。
  后方暗盒内,注射装置活塞缓缓推动,将半管子淡蓝色液体全部注入浅冈体内。
  “啊!”
  浅冈早见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全身肌肉不停地痉挛抽搐,面部肌肉完全扭曲,合金卡扣被他挣得咯咯作响,连带着整把椅子也摇晃不已。
  “按摩椅”被牢牢固定在地面,否则早就翻倒了。
  良久之后,浅冈早见才安静了下来,浑身都被汗水浸透,颈后的管子和卡住身体各处的合金卡扣也慢慢缩了回去。
  浅冈早见痛苦地蜷缩起身体,额头上的汗珠如黄豆般一颗一颗冒了出来,将身下的椅子打湿了一大片。
  良久之后,浅冈才躺平身体,又呼呼喘了一会儿气,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
  就在这时,放在外面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爆发出了响亮的铃声,屋外的空气中也隐隐有了一些震荡。
  浅冈早见不甘地狂吼一声,起身冲出休息室,也不去拿手机,伸手抓起放在酒吧台上的一柄双头合金链锤。
  然后冲出办公室大门,右脚在地上一点,身体悬空,闪电般往走廊尽头飞去。
  ……
  ……
  黑手佣兵团的驻地在很繁华的地段,街上到处都是人,摩肩接踵。
  温谦绕了半天才在一个酒店旁找到一个可以停车的位置,停下了车。
  马上有人走了上来,要收取停车费,温谦一看,那人是个普通人,穿着一套黑色的类似制服的衣服,胸口位置绣着一只巨大的黑手,一目了然。
  温谦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直接掏出手机付了一百元停车费,然后六人扛着合金兵器大摇大摆地往黑手佣兵团的驻地走去。
  大战在即,已经没必要掩饰了,掩饰也没用,对方肯定早就知道自己的到来。
  温谦这群人,除了弗拉基米尔,虽然个个长得斯文秀气,但身上的战斗服以及兵器已经足以彰显出他们的不同。
  特别是温谦扛在肩膀上的那把夸张巨大的双刃斧,以及弗拉基米尔背在背后那把巨大的战锤,让人看了不由自主地生出畏惧之心。
  周围的人一看到他们过来就纷纷闪避,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通道,六人如入无人之境。
  一些女孩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黏在几位男人身上基本挪不开了,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幻想之中。
  要是能嫁给这样的人,岂不是马上就乌鸡变凤凰了?
  看看我吧,我多漂亮,快看看我,你瞎了吗?
  这也是温谦第一次深入第三区,到了这里才知道第三区为什么乱,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当街抢劫杀人,四处枪声不断。
  而路上的人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情竟然满脸麻木,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有在感觉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惊慌失措,四散奔逃。
  但乱一阵又没事了,可见在这里发生这些事是多么的司空见惯。
  才走了几百米,温谦等人就亲眼看见三起抢劫事件。
  而周围那些麻木的人只要是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
  其中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被抢,她一只手紧紧抱着孩子,另一只手紧紧抓住自己挎包的带子,而挎包则在一位逢头垢面的年轻人手中。
  那位母亲大声呼救,旁边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还围着看戏,看着那位年轻人抢劫成功,挤入人群跑掉。
  附近有警察,但他根本没有去管,只顾和一位妖娆少妇打情骂俏。
  而真正维持治安的人居然是胸口带有黑手标志的人,他们正在沿街收取保护费。
  只有那些交了保护费的店铺或人,安全才能有保障,有麻烦随叫随到,服务态度一流。
  路上耳机突然发出滴滴声,温谦装作不经意地在耳朵上摸了下,接通了电话。
  章素容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你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你不用说话,听着就行。
  缉杀令马上就会下来,你提的要求我也可以帮你做到。
  但我要提醒你一下,你不要只顾着自己的利益,而忘记你的任务,这次是个好机会,好好把握。”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废话,我会分不清轻重吗,看不起我?温谦在心里气道。
  说话间六人已经走到目的地附近,不远处就是在周围的建筑中显得相当气派的黑手大厦。
  赵庆余等五人已经先行到达,看到温谦立时迎了上来。
  忽然,莎宾娜、韩为宁以及云雨寒的电话几乎同时响起。
  三人很快接完电话。
  韩为宁道:“缉杀令已经签发下来了,护道队的人马上就会出发过来。”
  莎宾娜和云雨寒也点点头,显然他们收到的都是同样的消息。
  温谦喝道:“注意了,浅冈早见应该马上就会逃跑,通知齐宏丰他们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