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三十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格斗场中,两人的打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各自的身上都带了些伤,弗拉基米尔右眼圈乌黑,温谦鼻子下方挂着两行鼻血。
  “哈哈,确实有两下子,痛快!”弗拉基米尔开心地笑道,“阿谦,你再试试我的巨熊拳!”
  打了一阵,弗拉基米尔原本郁郁的心情反而好转了许多。
  “好!”温谦索性不再闪避,停下脚步站着不动了。
  弗拉基米尔身形如山地踏前两步,一声大喝,筋肉纠结的右臂猛然涨粗了两分,右拳快如闪电地往温谦当胸打去。
  温谦双脚不丁不八,喝了一声“来得好”,用布满内息的双掌对上了那个钵大的拳头。
  “啪!”
  劲气四溢,弗拉基米尔身上的背心和温谦身上的T恤同时四分五裂。
  温谦双脚急错,连连后退了七八步才停了下来,嘴角溢出了鲜血,水泥地被他踏出了几个深坑,周围像蛛网般开裂开来。
  弗拉基米尔这种一路拼杀出来的武者确实带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攻击非常犀利。
  “好!”韩为宁及三位女武者在一旁看得双眼放光,蠢蠢欲动起来,恨不得自己也上场去试试。
  温谦喘了一口气,一把扯下挂在身上的破烂T恤,笑道:
  “哈哈,弗拉基米尔,你也来接我一招惊……雷霆掌!”
  弗拉基米尔眼睛一亮,也不说话,凝神等待。
  温谦大喝一声,跃起半空,学弗拉基米尔一开始时那样,双手互握成拳,运劲下劈,掌未到劲风先至,吹拂得弗拉基米尔微秃的脑袋上毛发飞扬。
  弗拉基米尔瞳孔剧缩,大喝一声,挥出右拳对了上去。
  “砰!”
  声势明显比之前对的那一下要大得多,弗拉基米尔庞大的身躯竟然直接飞了起来,撞在身后不远处的合金墙壁上,一口血忍不住喷了出来。
  韩为宁等人已经忘了喝彩,眼带惊色地互相对视了几眼,才反应了过来。
  韩为宁忙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水晶瓶,从中倒了两颗丹药出来,随手抛了一颗给温谦,又急步向坐在地上一时起不了身的弗拉基米尔走去。
  弗拉基米尔吞下韩为宁递来的丹药,剧烈咳了几声,哑声笑道:“雷霆掌果然厉害,我输了。”
  其他三位女武者踩着高跟鞋,上前围住了温谦,异口同声地关切问道:“没事吧,阿谦?”
  “没事。”
  温谦笑了笑,脸色一时也有些惨白,他也一口吞下了丹药,慢慢上前向弗拉基米尔伸出右手。
  “啪!”
  两只大手握在一起,温谦顺势把弗拉基米尔拉了起来。
  “弗拉基米尔,可别忘了你的承诺,我等……”
  “砰!”
  温谦话还没说完,格斗室的合金门猛地被推开,五六个人冲了进来,一道略带疯狂的声音同时响起:
  “狗娘养的弗拉基米尔,你竟然还敢来18号基地,我看你今天往哪跑!”
  温谦眉头一皱,扭头看去,只见来人领头的一位光头男人正满面凶光地看着弗拉基米尔。
  光头男脸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疤,将他的脸从额头到下巴斜斜劈成了两半,在灯光下竟似还在不停蠕动着,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被伤疤斜斜分成两截的鼻子明显错开了一些,显得有些滑稽,但可想而知当日受伤时的恐怖情形。
  他为什么不去整容?即使找不到修复能量液,现在整容技术也很成熟了,至少不会让他如此丑陋。
  温谦心里暗暗纳闷。
  刀疤男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弗拉基米尔看到刀疤男也是满脸怒容,喝道:“浅冈一雄,你这个胆小鬼,你还敢来找我,忘了你脸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刀疤男浅冈一雄阴狠地一笑,道:“当然记得,这两年我无时无刻不铭记在心,它全是拜你所赐!
  为了记住这一点,我特地把这道刀疤留着,一点都没动过。
  现在,是用你的鲜血洗刷它的时候了,弗拉基米尔,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浅冈一雄身穿新型战斗服,手提一柄双头合金链锤。
  其他人也是穿着各色战斗服,拿着各色合金武器。
  在他们进门的那一瞬,温谦早已感应明白,对方一共是七个人,门内六个,还有一个在外面守着。
  门内的六位都是第三境界武者,以浅冈一雄和他身边的一位阴鸷男子修为最高,第三境界巅峰。
  门外守门的那位只是第二境界巅峰。
  弗拉基米尔笑道:“好啊,刚好我还没打够,你就送上门来了,那就让我看看这两年来你这蠢货有什么长进吧。
  有种就上来跟我单挑!不过我怕你不敢,你们黑手佣兵团的人都是孬种!”
  温谦等人暗呼倒霉,没想到来格斗室较量却被弗拉基米尔的仇人堵在这里,无路可逃。
  换了平常的话根本无所谓,但现在大家什么都没带,就这么赤手空拳和对方全副武装斗,恐怕要吃大亏。
  三位女武者还穿着四处漏风的晚礼服,蹬着高跟鞋,更是没法动手。
  而且在这间被合金钢板层层包围着的格斗室内,一点手机信号都没有,无法呼叫救援。
  对中低境界武者来说,武器和装备的作用举足轻重,好坏的区别足以大幅度拉大或缩小武者间的实力差距。
  温谦脑中念头电转,想了几个办法,但都觉得没什么把握,最后牙一咬,轻声对韩为宁道:
  “待会儿如果打起来,我和弗拉基米尔引开他们,你冲出去求援。”
  韩为宁满脸郁闷地点头道:“那你们小心,回头我一定让他们死!”
  韩为宁这是动了真气了,任谁被人堵在屋子里欺负都不会开心,更别说他这样平常很少吃亏的人了。
  玛德,虎落平阳被犬欺!
  温谦踏前几步,喝道:“浅冈一雄,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现在他们是我的客人,你们要找弗拉基米尔的麻烦必须先问过我!”
  浅冈一雄斜睥着温谦,从丑陋的鼻孔中嗤了一声,道:“小子,我知道你是那个什么狗屁武心佣兵团的团长。
  不过别以为你是什么狗屁团长就可以这样跟你爹说话。
  毛长齐了吗?呸!”
  然后又贪婪地盯着莎宾娜等三位女武者,说道:“小子,你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待会儿我杀了弗拉基米尔后,你要是跪下求饶,再叫这三个小妞陪我玩玩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小命!”
  “哈哈,二哥说得好!”
  “二哥,记得带上我啊,我们一起让她们好好爽一爽,哈哈……”
  “二哥,一对三你行不行啊,需不需要帮忙?”
  “二哥,你吃完了肉,得给兄弟们留碗汤喝啊!”
  ……
  浅冈一雄话音刚落,他带来的手下们也肆无忌惮地污言秽语了起来,连门外那位也跟着嘿嘿淫笑。
  温谦像是被吓了一跳,面带惊惧、结结巴巴地说道:“浅……浅冈大哥,我……我……我和他们才刚……刚认识不久。
  你们的恩怨不……不关我的事,你放我走吧,他……他们随便你想怎样都行。”
  “哈哈……”浅冈一雄等人见这小子如此脓包,笑得更开心了。
  “小子,你也敢学别人搞佣兵团,趁早回家歇着去吧,省得给你父母丢人现眼!”
  浅冈一雄身后一名第三境界中段修为的手下鄙夷地说道,“你们这些二世祖,靠丹药堆出来的境界,恐怕这辈子还没见过血吧。
  嗤,不到二十岁的第三境界巅峰,信不信我一只手就可以收拾你!”
  弗拉基米尔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喝道:“都冲我来!浅冈一雄,你这蠢货,我们的事和他们无关,你不要找错了对象!”
  温谦则畏畏缩缩地贴向墙壁,像是想从浅冈一雄等人的身后偷偷溜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