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心依旧 > 第四十八章 落井下石

  这一跑,从早晨11点多开始,直跑到傍晚6点。
  韩为宁等人终于累得支撑不住,在一处小山坡上杀了一只变异兽生火烤了起来。
  韩为宁一看手机导航,众人已经越跟越远,距离温谦将近三十公里。
  四人迅速吃了点东西,又接着跑到夜里近十二点,才再次停了下来。
  实在是跑不动了,可那小子就像一只打了鸡血的跳蚤,一直跳到现在,丝毫不知疲倦,顶多中间打坐一阵。
  现在距离已经被拉远到近50公里。
  韩为宁和袁老已经打开聊天软件的实时定位功能,这样可以随时知道对方的位置变化。
  幸好这时候电池技术发达,手机充一次电起码可以用上一个月,不怕没电。
  “那小子找到一个变异人聚居地,已经杀进去了。”
  “多少变异人?”
  “大概三十个。”
  “有危险吗?”
  “他们等级不高,三级的只有两个,不是那小子的对手,已经被杀得落花流水,没有危险。”
  “好!”韩为宁道,“过会儿你回来一趟吧,吃一些烤肉,顺便休息一下。”
  “对了,你和齐先生最好轮流休息。”
  “好!”
  袁日胜和齐宏丰跟着温谦飞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过,虽然是中境界武者,也是会累的。
  ……
  ……
  温谦根本不知道后面跟着人,也不知道有两位中境界武者正悬立在上方看着他。
  他在一处山洞外遇见了一位二级变异人,确认是该杀的对象之后,毫不犹豫地出手击杀。
  然后整个山洞的变异人都冲了出来,一场单边倒的惨烈屠杀拉开剧幕。
  那些变异人最高的只有三级,他杀起来毫不费力,几乎是一斧一个,三十来个变异人只用了十来分钟就杀光了,一个都没跑掉。
  满地都是残肢断臂,鲜血脑浆流了一地。
  变异人悍不畏死,正是他发泄杀戮欲望的好对象。
  杀完后,他感觉脑子里面的压力似乎又减轻了一点点,但他的心防仍然无时无刻不承受巨大的冲击。
  就在宛如修罗场的现场,他徒手将变异人体内的能晶全部掏了出来,当即坐下吸收起来,根本不忌讳地上的血腥和狼藉。
  他的身体就像一个无底洞,多少能晶都能吸收进去。
  如果他清醒着,一定能感应到那些能量进入体内后,除了一小部分去补充内息之外,大部分都被吸入胸口处的能晶中。
  能晶同化了那些能量,又不断反馈自身,不断强化着他的身体。
  他身上口袋中其实还有十一颗能晶的,但他早已忘记了,只是不停地从周围寻找他所需要的一切,包括杀戮的快感。
  ……
  齐宏丰悬立在温谦斜上方,看着温谦屠杀变异人,看着他徒手掏出能晶,再盘坐吸收。
  然后愣住了。
  这吸收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几分钟一颗!怎么可能?
  如果自己去吸收二三级能晶,最快也要半个小时一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又是什么神奇的修炼功法?就像那个雷霆一刀一样。
  对,一定是!
  不然无法解释。
  那小子的秘密真特么多,运气也真特么好!
  就这么一会儿,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又强大了不少。
  再这样下去,不用多久就能超过自己,简直太特么变态了!
  只知道世间有可以越境界杀敌的战技功法,却没想到修炼内息也有如此变态的功法。
  那小子何德何能,凭什么拥有这些?
  如果自己得到,岂不是如虎添翼,一步登天,一举成为议长手下中最强的一位。
  或者都可以自立门户了,不用再仰人鼻息。
  可是再让他发展下去,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和希望得到那些?
  齐宏丰打量了一下温谦的身上,新型战斗服身上口袋极多,存放一些东西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会不会那些功法就带在他的身上?
  想想不是不可能,这小子突然精神失常,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还有小莎宾娜,对他越来越倾心!
  一想到莎宾娜那惹火的身材,齐宏丰就忍不住一团火焰从小腹冒起,在半空中尴尬地微微弯腰。
  可是不可能了!
  自从这小子出现,小莎宾娜对自己越来越不假辞色,哪里还有机会。
  但只要那小子死了,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说不定还能得到他的功法。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必须把握住,错过了的话以后不可能再有。
  齐宏丰抬头望了望天,今天天气一如既往的阴霾,卫星也看不出什么来。
  天助我也!
  看来老天也想让我成功。
  只是那个袁老狗还在,还是得等时机,不过一定会有机会的!
  打定了主意,齐宏丰冷冷地看着下方的温谦,心里微微冷笑,和恰好休息好过来接替他的袁日胜打了个招呼,往韩为宁等人的宿营地飞去。
  韩为宁等人打坐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就重新上路。
  这一次温谦打坐吸收能晶用了将近三个小时,让韩为宁等人将落下的距离赶上了不少。
  当双方剩下十多公里距离的时候,温谦又起身开始跳了。
  “这小子多停一会儿会死?”韩为宁无奈地骂道。
  莎宾娜咯咯笑道:“估计他上辈子就是只跳蚤,这辈子才投胎做人。”
  云雨寒和韩倩瑶也莞尔一笑。
  现在她们知道温谦安全没问题,也不会太担心,上空还有两大高手保驾呢,在D区绝对是安全无忧。
  就怕他还要往危险等级更高的地方去,那就危险了,只能希望他早点恢复正常。
  韩为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脸色一变,落后了一些,接起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追上队伍,说道:“惨了,倩瑶,爸让我们马上赶回去,家里有急事!”
  韩倩瑶一听急了,问道:“什么事这么急?那阿谦怎么办?现在又怎么回去?”
  韩为宁道:“我也不知道,爸没说,只是让我们和袁老马上赶回去,他已经派直升机来接我们。”
  韩倩瑶二话不说,走到一边拿出手机给父亲打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又满脸委屈地走了回来,应该是被骂了一顿。
  韩为宁看她样子不用问就知道结果,安慰道:“我们先回去看看再说,等事情处理完马上坐直升机赶过来就是,阿谦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的。”
  莎宾娜和云雨寒也帮忙劝着韩倩瑶。
  韩倩瑶点点头道:“那好吧,这里有什么情况你们立即告诉我,还有,雨寒,莎宾娜,你们俩一定要注意安全。”
  莎宾娜笑道:“放心吧,有齐先生在呢,这里又不是什么高危险区。”
  云雨寒也点了点头。
  半小时后,一架小型电力直升机找到了韩为宁等人,将韩为宁、韩倩瑶以及袁日胜接上了机。
  齐宏丰接到消息后简直喜翻了天。
  老天助我!老天助我!
  现在这一片土地以自己为尊,生杀予夺舍我其谁?!
  小子受死吧!
  小莎宾娜和云雨寒离这里还有十几公里,以她们的修为,根本感应不到这里的情况。
  只要杀了他,再伪装成被变异兽或者变异人杀掉的样子,或者直接往变异植物林里一扔,谁能怀疑到我头上?
  天要亡你,不能怪我了!
  齐宏丰眼中闪过一股杀气,二话不说,缓缓向下方的温谦飞去。
  温谦正跳得畅快,突然危险的的警兆从心底油然升起。
  他仍然处于不清醒状态,但变异之后,对危险的感应更加敏锐。
  他立即停下跳跃,转身用血红的双眼盯着半空飞过来的人。
  虽然齐宏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温谦从他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
  想杀我?
  该杀!
  温谦毫无征兆地一跳,“嗤”,一轮巨大的斧芒向齐宏丰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