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71章:你特么是说相声的吧

  “噗嗤!”
  范若若见江哲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时素手挽着小口,道。
  “我记得还在儋州的时候,哥哥和哲哥哥便是喜欢这般打闹,如同摔跤一般...而且哲哥哥今日还与若若山盟海誓,而我哥也找到了他一见钟情的姑娘,我又怎会多想!”
  范若若盈盈一笑,笑的甜美,笑的可人。
  江哲一激动就上手的抱住了范若若,将她整个人抱起来了。
  “啊...”
  双腿离地,范若若本能的叫了一声。
  “我靠,住手啊,你当我面欺负我妹啊。”
  范闲哟嚯一声,喊着到。
  “呵,刚才某人被镇压的时候,可是怎么说的来着,除了本垒打,其他不干涉的....”
  江哲手指了范闲的鼻子道。
  范闲气势弱了,翻了个白眼。
  “你狠!那你以后也不许打扰我...”
  范若若脸秀红的如同雏田一样,小手拍着江哲的胳膊。
  “哲哥哥,快放我下来...让父亲大人看到就不好了!”
  “没事,明年我就下聘到范家,光明正大的娶你!”
  搂着小若若,那滋味真的很美好。
  怪不得有的人有的人口味很忠诚,很单一,只喜欢年下不到十八的,比如孙伟人,比如古大侠。
  江哲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范若若的眉间,这般现代情侣经常做的亲昵举动让范若若羞红不已,却又觉得很欢喜。
  “行了,别秀了,若若你来这里是有事么?”
  范闲看不下去的说道。
  “哦,对了,父亲大人让哥哥你去一趟,似乎父亲大人已经准备支持你的决定了。”
  范若若羞羞的让江哲把她放下,然后推开了江哲,整理了一下衣服,脸颊红晕的说道。
  “我的决定?”范闲疑惑问。
  “退婚啊...”
  范若若掩口轻笑道。
  范闲愣住了...
  “可我不退了啊!”
  范若若小肩膀抖了下。
  “那我便不知了,哥哥还是与父亲大人亲自说吧...哦,对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哥哥别忘了与林郡主的约会哟,记得走窗!”
  这事闹的,真的是让人头大啊!
  范闲急的心都快炸裂了,他翻了一个白眼,对着江哲道。
  “你要是早点告诉我鸡腿姑娘就是我的未婚妻,能有这么多事么?”
  “那样你就无法确定你自己对鸡腿姑娘的爱到底有多深,有多炽热咯!”江哲拍了拍范闲的肩膀说道。
  “还不快去约会去,你不去我就替你去啊....”
  见江哲真的打算出去,范闲立刻拦住。
  “别别别,我自己去....我打算好好的问清楚郭宝坤是怎么回事...”
  “天真无暇郭宝坤咯。”
  江哲探了探肩膀的说道。
  “给我点!”
  范闲准备前往大厅,走了几步又回来了,对着江哲伸手讨要。
  “给什么啊你就对我伸手,要钱还是要蓝色小药丸啊?”
  范闲着急,语气很急速。
  “仙豆啊,就是你以前给我的仙豆,我觉得仙豆对婉儿的病情有好处...你快给我!”
  见江哲磨蹭,范闲直接上手的往江哲的口袋里嗖去。
  “别...我口袋里藏着弓箭呢,你别动,我给你!”
  江哲推开了范闲,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圆柱体的管子,打开密封的口,里面倒出了几颗仙豆。
  他自己也好久没从系统那里领取到【肉包】和【清水】了。
  范闲一把抓了四颗就跑。
  “喂....给我留点啊。”
  范若若倒是知道仙豆的珍贵之处,甚至有些时候能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功效。
  “对了...先别走,跟你俩个事!”
  江哲忽然喊住了即将离开的范闲。
  范闲停下了脚步,着急道。
  “快说...”
  “你家那位郡主姓林名林婉儿,但是大名却是叫...”
  范闲蹙着眉,疑惑的问。
  “叫什么?”
  江哲忽然笑了出来,然后鬼魅一笑。
  “林依晨...”
  范闲吃惊了一下。
  我倒!
  这是真的。有问题去找猫腻大大。
  “还有就是你跟你媳妇装比说的那些诗词回头跟我将清楚啊...咱俩别闹重了!”
  “切!”
  范闲翻了一个白眼,嫌弃的对着江哲挥了挥手,就跑到了前堂去了。
  范闲走了之后,空荡的屋子就只剩下江哲和范若若俩个人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有些微妙。
  “若若!”
  江哲上前,挽住了范若若的细“要”。
  范若若轻吟的恩宁了一声。
  “怎么了?哲哥哥...”
  “白天咱们那什么...不是被打断了么,要不现在继续?”
  江哲眼光炽热的看向了范若若,那股火焰仿佛要将她整个人融化了。
  范若若没有回应,只是两抹红晕在她的脸颊上像霞云一般美丽。
  这是欲拒还迎?
  有戏!
  养了这么多年的桃子,终于可以摘了!
  江哲正准备盖章的时候,范思辙那大脑袋的二愣子的家伙出现了。
  “哥,你那红楼梦的后续稿子得给我啊...我拿去拓..拓..拓...老大,你在这儿啊。”
  范思辙边走边喊,只是进来之后,忽然之间尴尬了。
  然后他便看到老姐红着脸的低头躲在一边,而老大则是双目喷火的瞪着自己。
  本能的...他觉得自己要挨揍了。
  啊啊啊...希望一会儿老大可以打轻点,打重了,疼。
  “范思辙..你死定了!”
  江哲愤怒的朝着范思辙冲了过去,拿起软塌上的一个靠垫就朝着范思辙砸来。
  “砰....”
  范思辙要哭了,害怕的拔腿就跑。
  “哎呀,老大发疯了,救命啊!老大我错了....”
  范思辙那个小短腿跑的是真的快,一边跑一边嘴皮子还不停。
  “老大你真帅,老大你你牛逼,老大别打我了...”
  “老大,放过我吧,你一定会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羊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
  江哲:“我去,你特么是说相声的吧。”
  追了一个弯,范思辙已经跑的消失不见了,这轻功很不错。
  等江哲转身回去的时候,范若若脸红的对着江哲道。
  “哲哥哥,若若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说完,便红着脸的小碎步的离开了。
  呜呜,我想哭!我想吧唧一下养了十多年的桃子的第一口,怎么就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