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73章:范闲:我舍不得你走!

  范闲坐到了床边,拉住了姑娘微凉的手。
  林婉儿挣了一挣,没能挣脱,也就由他去了,心想只要你不躺在床上,已经算是大幸。
  男人恋爱的时候那不要脸的样子都是一脉相承的,或许你也会发现范闲的所作所为有你当年的风范呢。
  林婉儿假装入睡,想要范闲快点离开。
  范闲看着她微微闭着的双眼,轻声道:“我发现我这一生,运气确实太好。”
  “嗯?”
  林婉儿好奇地睁开眼睛,眸子清亮无比看着他。
  “我喜欢上一位姑娘,结果发现这位姑娘却在我喜欢上之前,就已经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要不是上天眷顾我,我怎么会这么幸运。”
  范闲笑着解释,脸上满是喜悦。
  范闲说之前他闹出那么多事,都是为了悔婚,甚至想过如果陛下不答应,自己就带她私奔。
  如今得知未婚妻就是鸡腿姑娘,事情好办了。
  林婉儿听到他的话,心中满是欢喜,只是遗憾自己身患肺痨,并不是那个可以和他一起去远方的小丫鬟。
  范闲安慰林婉儿,只要用心养,肺痨也会痊愈,他一定会将她治好。
  他将从江哲那里抢来的四颗仙豆交给了林婉儿,让婉儿隔十天吃一颗。
  这仙豆虽然不能根治肺痨,但是吃的时候却是会产生一股自愈的能量,能让林婉儿保持一段时间不受肺病折磨。
  “这药很神奇,倒是与我四表哥给的糖浆有异曲同工之妙!”
  看着眼前的仙豆,林婉儿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衣袖里拿出一小瓶的糖浆道。
  “你四表哥?谁啊..”
  范闲疑惑的问道。
  林婉儿抿嘴一笑。
  “我的舅舅是当今陛下,你说我的四表哥是谁啊?”
  见范闲还是没想通,林婉儿只好解释道。
  “是三殿下...因为太子乃是嫡子排序被提前摘开,所以四表哥便是如今的三殿下了。”
  范闲回想起那次街头遇到了的会使用碰瓷技术的三殿下。
  回忆起三殿下那爽朗而潇洒的笑容,那玩世不恭的态度。
  在比对这个糖浆,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却又没什么头绪....
  恋爱上头,范闲与林婉儿自然不会多谈论其他的男人,而是情浓意浓的羞羞的注释着,说的话也是甜的不行。
  偶尔便会开心的笑了起来。
  只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误会解开,范闲还是舍不得走,坐在床头给林婉儿讲故事哄她睡觉,只是现代的爱情故事放在古代来看,林婉儿虽然羡慕,却不能理解。
  闹出了不少笑话,总之范闲的套路算是失败了。
  看见范闲着急的模样,林婉儿告诉他以后给自己讲红楼的故事就好,范闲见她慢慢睡着后,便悄声离开了。
  第二日清晨,林婉儿有些迷糊地从暖和的被子里醒来,睁开双眼,揉了一揉,发现精神特别的好。
  不知道是爱情的滋润让她心情美好,还是仙豆的效果。
  不过此刻,林婉儿是真的觉得很舒服。
  尴尬的是,她昨晚是睡的香甜了,却忘了自己的那位闺蜜,在寒风中吹了许久。
  她看到书桌上范闲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只感觉心中的欢喜就要溢出来,她不自觉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好像这样就能看到范闲一样。
  喂喂,范闲啊,这句话我对若若说过了,你得换一句。
  不过范闲的字是真的别致,让人印象深刻....
  用一句话来解释,那就是颜良而文丑!
  叶灵儿前来提醒她小心吹风着凉,只是婉儿还没怎么的,她却连打了几个喷嚏。
  .....
  “咱个老百姓啊,真啊真高兴啊。哎呀,哎呀是真的真高兴!...”
  范闲人面桃花一般,在自己的别院里喝着豆浆,嚼着油条,心里舒坦无比。
  “哟,这么春光灿烂啊,都赶上猪八戒的标志表情了。”
  江哲凑过来,在范闲的对面坐下,拿起一碗豆浆喝了一起来。
  “啊...咸的,差评!”
  “不喝拉倒!”
  范闲给了将江哲一个白眼,然后将豆浆躲了过来,又自顾自的傻乐的哼哼了起来。
  “好运来,我们好运来,好运带来的喜和爱...”
  这货!病了...病的不轻!
  范闲此刻是真的觉得自己无比的幸运!
  明明都已经死了的人,却偏偏到这个世界里来再活一把;明明一出生就可怜的不行,妈死爹不要——
  但后来才知道原来杀妈的仇人都被干掉了,自己身为人子想报仇也没地儿去报去。
  而且一出生就有一个绝世保镖五竹叔陪着,年幼时候又有一个会用毒的师傅天天下毒疼爱自己。
  再就是...自己的妹夫竟然也是自己的老乡,而且还不是那种要杀自己的老乡。
  而世界....如此美好啊。
  最最特别的是,自己需要按照大人物的安排去娶的那个面都没见过的女人,结果竟然她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儿。
  范闲随便吃了酒口,便打算去厨房了。
  “喂喂,走这么急干嘛?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江哲喊住了范闲。
  范闲着急的回头问道。
  “有什么事快说,你和若若的事,我也不阻拦,你还有什么事啊....快点说啊,我得去给我家婉儿准备三明治!”
  说着,范闲脸上就笑了,似乎脑海里回想着林婉儿吃到自己亲手做的三明治的时候,幸福的笑容。
  这重色轻友的行为,怎么像极了宿舍里明明大家一起说好单身,一起ktv唱一宿,一起网吧战斗到天亮,一起喝酒撸串..
  突然之间其中一个就掉队了,一早就出去陪女朋友,大半夜才回来。
  最丢人的是,你特么半夜还回来干嘛啊?
  “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甜狗!”
  江哲鄙夷的对着范闲道。
  “我乐意...切!”
  范闲抬着下巴,嘴里一直带着笑意道。
  “好吧,不拦你,不过你的三明治多做点,要甜的啊,回头我给若若尝尝...”
  范闲本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若若也是自己的妹妹,给她吃也不算亏了。
  点了点头,范闲转身欲走。
  江哲忽然喊道。
  “最近小心点,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范闲这才停下了脚步,整个人有些疑惑不解。
  “你要走?你去哪儿?你不是还要在京都办演唱会么?”
  上一次江哲便是消失了四年,四年间在庆国,北齐,东夷推广起了新式音乐。
  而这一次江哲出现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又要走?
  莫名的,范闲内心有一些小失落,小空荡荡的感觉。
  “不是走,是陛下给我一个任务,我需要去北齐和东夷看看!具体是什么就不告诉你了...反正你这段时间小心点就是了。”
  江哲又拿起那碗豆浆一口喝下,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