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79章:宣武侯叶昭出手!

  但是当真正的死亡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范闲恐惧了,愤怒了,疯狂了!
  “快走!”
  范闲被甩开了之后,眼看着程巨树再一次冲了上来,滕梓荆拿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程巨树。
  滕梓荆眼神里闪烁着果决,拼死缠绕住了程巨树。
  只可惜,实力差距太大....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会写武艺,会写暗器,命运对他很不公,他颠沛流离,远离家庭成为了杀手。
  但是命运又让他遇到了一个他愿意为之赴死的男人。
  滕梓荆被程巨树夹住,卖了命一般的拥拳头砸着...
  砸一下,滕梓荆吐血不止!
  他的面目已经满是鲜血,整个人已经意识在消亡了,却还依然仅仅的抓着程巨树。
  范闲心痛了!他的眼眶湿润了...
  “不!”
  滕梓荆终于无力了,他被程巨树抓了起来,然后横腰用膝盖顶碎了。
  “咔嚓...”
  断了!
  他就这么活活的被程巨树打死了,如同捏坏了一个玩具一般。
  此刻的范闲无比的痛恨自己的软弱,痛恨自己的实力不济。
  “滕梓荆,滕梓荆...滕梓荆你个混蛋,你不是说好遇到危险自己先跑的么!”
  范闲悲愤了!
  一股从遇见过的强大的力量,汹涌而来。
  那股原本平静如湖的真气就像是遇到了某种挑衅,再也无法安静起来!
  一股宏大的真气从他后腰雪山处喷薄而出,沿着他体内的循环猛地灌注到他的右臂之中。
  “死吧!”
  范闲狂吼着,冲上了程巨树的身上,拿着拳头砸着程巨树的脑袋。
  爆种了!如同小宇宙爆发了一般。
  范闲疯魔的用恐怖的拳头夹带着真气的进攻着程巨树。
  无数的呼啸声,气流声,爆破声出现。
  范闲一拳砸在了程巨树的额头上,以至于程巨树双脚都陷入了地下。
  只不过横练的八品高手程巨树生命力十分的顽强,如此重击之后,依然狂怒的拿着手拍着范闲。
  一片狼藉,鲜血横流。
  “给我死!”
  范闲拿自己的额头朝着程巨树刚才被自己打中的地方,撞了过去。
  满头鲜血,面色狰狞。
  他心中的那股狠劲终于爆发了出来。
  程巨树也是吐血不止,俩股真气冲撞而上。
  “轰隆!”
  一股强劲的力道在俩个人中间产生,范闲与程巨树都被击飞了。
  我要死了么?
  爆种之后的范闲只觉得意识在逐渐的削弱...他视线开始模糊了,仿佛看到程巨树那痛苦的哀嚎,又仿佛看到了滕梓荆那张满血鲜血的死不瞑目的脸。
  却又恍惚间看到了一个凌厉的身影出现。
  “住手!”
  一个矫捷的穿着劲服的女子出现,她功力高强,只一抬手一个侧踢便将本就重伤的程巨树给踢飞了出去。
  “胆敢在京都作乱,找死!”
  这女子的声音好粗啊...范闲意识不清得感觉道。
  “哥..哥哥,你没事吧?哥,可不要死啊。”
  一个清甜的女声在耳畔出现,呼喊的人似乎有些急切,有些悲伤。
  是若若么?
  若若在喊我...
  很快范闲便晕了过去,后面发生什么再也不知道了。
  赶过来救了范闲一命的便是范若若与叶昭二人。
  程巨树在牛栏街一现身,消息便扩散了出去。
  也辛苦这次出动的是程巨树这种特征鲜明的杀手,若是其他的暗杀方式,或许就不会闹这么大动静了。
  在鉴查院的人赶过来之前,听到风声的叶昭便赶了过来,顺便救下了范闲。
  “将军,朱大人有令让我们收押程巨树!”
  鉴查院的人上来查看了一番,程巨树还没死,然后向叶昭禀报道。
  叶昭觉得不过瘾....
  这天天在家逼着学女红,学礼仪,哪有打架喝酒来的爽快。
  只是刚入京都的她不想惹事,就将程巨树交给鉴查院的人了,然后走到了范若若的身旁。
  “他没事,只是真气一时爆发用尽,晕过去了....等醒过来实力可能还会增加不少。”
  叶昭望了望范闲,然后说道。
  这范公子也挺好看的么,不知道三殿下和范公子哪个更好看。
  范若若眼眶红润着,听到这话才安心几分,起身对着叶昭行礼道。
  “若若多谢将军出手相助!”
  叶昭摇了摇头道。
  “我来之时,你哥已经打败了这位北齐杀手了!”
  秋华和秋水跟过来在叶昭旁边嘀咕了几句,叶昭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日就将与三殿下完婚,此刻参与这种事不太合适。
  “既然令兄已经无事,我便先行离去了。”
  叶昭对范若若说道。
  她对范若若的性格很是欣赏,当然更欣赏的是范若若怎么能让兔子那么小。
  “多谢将军!”
  范若若再次行礼,然后送叶昭离去。
  叶昭回头道。
  “不用动他,他此刻真气正在自行恢复之中...你哥啊,非常人啊,天赋不错。”
  幽幽之中范闲身上的精气在汇聚,身体上的伤势也在逐渐的愈合,但是依然痛的不能动。
  他迷迷糊糊的醒来,模糊记忆力..
  自己好像看到了马斯纯,而且还是一个武力十分强大的英武不凡的马小姐。
  范闲醒过来的时候,看了眼范若若,立刻想起了滕梓荆。
  “哥,哥现在受了伤,不能动!”
  王启年这时候也探过脑袋出现在范闲跟前。
  “大人,万幸你没事,伤势不重!”
  范闲指了指躺在另外一处不动弹的滕梓荆。
  “叫醒他!”
  王启年表情沉重的说道。
  “他醒不了....”
  一直以来范闲日子都过得十分的轻松写意,哪怕是以前在儋州天天被费介下毒,天天被五竹揍,也都没有亲眼见到古代世界的人分等级,命比纸薄的景象。
  “不...他应该没死!”
  范闲阴沉着脸,在王启年和范若若的搀扶下起身来到滕梓荆的身旁。
  他不应该死的啊...我不是主角么,他不是我cp么!见过了江哲那种身体被都分开了依然不死的人的奇异存在。
  范闲却是有些分不清这个世界的真实了。
  没有人是主角,也没有人是不死的....
  “他可有说些什么?”
  范闲问道。
  王启年看了看范若若,他赶来的时候范若若已经在了。
  “我来的时候,他已经断气了...”
  范若若小脸上也是满是吃惊,眼眸里还红彤彤的着,这副场景吓到他了。
  “谁救了我?”
  范闲问道。
  范若若小声回答道。
  “宣武侯叶昭将军...”
  为什么不来早点,为什么不救他?
  这种话范闲想问,却又觉得说了一点意义都没有。
  为什么五竹叔不在,为什么江哲要出去办差,为什么二皇子今天约我,谁要杀我...为什么滕梓荆要替我死!
  为什么....
  他很崩溃!也第一次感受了这个世界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