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78章:八品高手,恐怖如斯!

  死,范闲肯定是死不掉的,但是脱层皮是应该的。
  “根据密报,二皇子约了范闲明日在醉仙居见面,而长公主安排的人大概会在范闲前往醉仙居的路上动手。”
  肖青璇清冷的声音说道。
  “还不够乱...”
  范闲遇到了心爱的姑娘,但是他的二舅哥和岳母却要他死,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李承平说完之后,忽然伸手将肖青璇拉了过来。
  “算了,不管那些...我快结婚了,好难过,青璇你快让我抱抱...”
  肖青璇的没好气的白了李承平一眼,想要推开他。
  “嗯……青璇啊,你身子真软。”
  肖青璇脚步生风一般直接从李承平的怀里离去,让李承平扑了一个空。
  “你刚才摸的那是枕头..”
  “额....”
  ..............
  二皇子约范闲见面的地方在流晶河上,听到这里范闲就觉得有些小尴尬。
  最近这段日子天天夜里跑过去给林婉儿讲故事,虽然情浓意浓,恋爱的滋味让他乐不思蜀,但接触还是太少。
  而且喜欢与爱的前提便是尊重,这还是自己正妻,不可乱动。
  倒是那天在醉仙居见到的一切,见到的袁梦姑娘的身子让范闲觉得有些柔软。
  当然,他赴约主要还是因为二皇子托李弘成传达的邀请。
  出发的时候,范若若有些不放心。
  “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约的是青楼画舫,不太方便!”
  范闲道。
  “可是上一次我不是住在画舫里了么..”
  “那是因为有江哲这个地主在...”
  范若若蹙着眉头,她相貌标志,身着一件翠绿色得体长裙,关心的说道。
  “便是因为哲哥哥不在,我才想要跟去....自从哲哥哥走后,我便有些心绪不宁,仿佛总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范若若语句真切,但是范闲却没太听进去,他笑着道。
  “你啊...这是犯了相思了。”
  范若若嘟了嘟嘴。
  “上次堂审之后太子使用隐忍不动,如今哲哥又不在,让人有些担心。”
  范闲宽慰的对着妹妹笑了笑。
  “放心吧,没事的...”
  范闲看妹妹一直担忧的表情,无奈的笑了笑。
  “这是京都啊,难道他还能当街砍了我不成...回吧。”
  只是有些时候,无意之中说的话,会应验的。flag不能随便立...
  范若若站在门口有些担心的望着范闲与滕梓荆二人离去,她内心中不祥的预感很强烈。
  可是哲哥哥不在,她有没有什么别的高手可以信赖。
  等下...
  最近那位闻名京都的叶昭大将军倒是与我有些走动。
  范若若回忆里那位叶昭将军在看到自己身形之时脸上展现的那抹惊喜的笑容,浑身有些难受。
  传闻这位叶昭将军有不少的怪癖,所以范若若对叶昭的主动结交也是举止有礼,始终不怎么交心。
  不过今日...
  “算了,还是走一遭吧!”
  范若若吩咐侍女和管家为自己准备车马,她准备前往宣武侯府见见叶昭。
  而与此同时!
  在京都一出暗宅,两名女子将锁在箱内的北齐八品高手程巨树放了出来。
  便正是打算出其不意,要了范闲的命。
  京都治安一向大好,除了三殿下这个碰瓷敲诈的也就是范闲曾经夜里给郭宝坤套麻袋,打一顿闹出了事。
  所以,滕梓荆与范闲二人一边聊天一边缓缓的向西而去。
  滕梓荆道:“在这个世界上,若是没有让你甘愿赴死的人,活着何其无趣啊。”
  范闲点点头道。
  “我明白,有了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才算是扎了根!”
  牛栏街四周民宅不多,倒有些许多年前败落了的铺子。
  马车到了这里,范闲觉得有些熟悉,这里可不就是他当初打郭宝坤暗棍的地方。
  前方乃是事故多发地,请小心前行。
  范闲将脑袋伸出帘外,看着头顶缓缓向后退去的大片梧桐叶子。
  范闲想着自己不沾染帝位之争的,等自己娶了婉儿之后,也不要那内库的财权了,带着她一起回儋州。
  如果若若和江哲也跟着自己一起回儋州,咱们俩家做邻居就更好了。
  对了,还有老藤...滕梓荆这家伙儿子都好几岁了,以后让那小家伙保护自己以及若若的俩家的孩子。
  两人正说着,两名白衣女子突然持弓出现,从俩侧向朝他们射击。
  “有箭毒,快闪开!”
  腾梓荆灵活躲开,然后用暗器迅速解决了一名,范闲也配合他将剩余那人解决。
  正当他们放松之时,马车行到一处拐角,马腿触到机关引动弩箭,立时将马匹射杀,车厢散成无数碎木溅向空中。
  却是忽然之间,一个如同巨灵神一般巨大的汉子穿墙而入,将范闲拖入了宅院内狠狠丢在地上。
  “程巨树!”
  腾梓荆认出程巨树,他上前与其缠斗,但程巨树行事疯癫,却又力大无穷,擅长暗器的腾梓荆根本不是对手。
  太强大了!
  范闲上去也与程巨树交手了几个回合,只觉得被击中的地方痛入骨髓。
  几下攻击,嘴角就渗出了血来。
  八品高手恐怖如斯,滕梓荆拿性命相博,却被程巨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原本带的俩个侍卫也都已经惨死,现场只剩下范闲和半死不活的滕梓荆二人。
  范闲上去干扰程巨树,好给滕梓荆争取缓冲时间。
  程巨树咧着嘴呵呵笑着,看着范闲的目光,却像极了一头蛮力十足的野兽,双眼之中也泛着恐怖的腥红。
  “我要拍碎你的脑袋!”
  范闲与滕梓荆合力一起与程巨树颤抖在了一起,火球拳加上烈焰焚步,却依然抵抗程巨树的蛮力进攻。
  太残暴了!
  范闲是知道八品高手的厉害的,但是他认识的八品之上的高手也就是五竹和江哲,都是自己人。
  他从来不知道八品高手与他的差距这么大,在八品高手的眼中他就是一只蚂蚁。
  “你先走!”
  滕梓荆忍着浑身的剧痛对范闲道。
  范闲面色阴沉。
  “一起走!”
  程巨树冲了过来,莽夫一样的撞在范闲的身上,然后狂笑的拿着拳头拍打着范闲。
  “我要拍碎你!”
  范闲艰难的拿着胳膊防备着,手臂很快被扛的仿佛骨折了一般。
  一向安逸的生活养成的个性与眼前的生死存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范闲暴怒了。
  “我拍你吗啊!”
  他贯穿了真气于右手上,用力与程巨树对撞了一番。
  “轰隆!”
  他给程巨树一击强击,但是自己也被程巨树甩飞了....
  此刻范闲才有一种彻骨的寒意,要不是五竹叔和江哲保护,他就是一个废物...重生以来,哪怕面对太子,面对二皇子他也不怕什么。
  因为他觉得自己又不争什么,好好的杀他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