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80章:老三,这些年你藏的够深啊

  程巨树已经被鉴查院带走,范闲决定明天去鉴查院要审讯结果。
  他让王启年送滕梓荆的尸首回范府,让范若若派人去转告二皇子。
  “今日要失约了...”
  “若若,咱们不会儋州了!”
  命运似乎给滕梓荆开了一个玩笑,他心怀满腔热血却被奸人所害,奉命刺杀范闲最后却成为他的护卫,刚与妻儿相认,却又为救范闲而死。
  最最可笑的....是对于他儿子而言。
  自己刚认识的唯一的朋友,杀了他的父亲。
  牛栏街范闲遇袭事件,毫无疑问成为这个月里京都最骇人听闻的消息。
  甚至比叶昭将军成为三王妃还要轰动。
  庆国持平日久,首善之地的京都更是京禁森严,连寻常的杀人案子也极少见,更何况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行刺户部侍郎范建大人的大公子。
  而且二皇子其中的嫌疑最大,他约的范闲,中途遭遇刺杀!
  京都重地,居然有人能够用箭手杀人,这已经触及到了朝廷统治的最底线。
  ............
  范闲回府后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一言不发,林婉儿得知白天之事,一直在等范闲。
  范闲看见她才终于告诉释放自己压抑的情绪,他骂腾梓荆就是一个笨蛋。
  说好的他这条命只为家人而活,遇到危险先走,为何却不照做。
  再回想起,前段时间滕梓荆为了自己不留下,真的很讽刺。
  这段时间的范闲甚至还是怀疑全世界都在敌对着他....
  包括对五竹,对江哲,他都带着一丝满腔的不满和愤懑。
  当然,他更气愤的是自己的实力太低....自己太弱,弱才是原罪。
  林婉儿听他说了自己和腾梓荆的故事,安慰范闲,腾梓荆甘愿用命救他,是因为早就把他当做家人。
  这世上,若没有让你甘愿赴死的人,活着何其无趣。他虽身死,却死而无憾。
  滕梓荆去驻守巴陵郡了!
  皇宫里的文德殿中。
  太子,二殿下以及李承平三个人跪在一排,面向着庆帝。
  “今日刺杀,是谁做的么?”
  庆帝淡淡的问道。
  只要范闲没死,死的什么侍卫对庆帝来说就问题不大。
  太子第一个说道。
  “儿臣或有昏昧,却也不至于如此狂悖!”
  二皇子随后平静的说道。
  “我与范闲相交甚佳,实在没理由杀他。”
  二皇子与范闲在醉仙居见面,中途却被刺杀,说起来二皇子的嫌疑最大,但是还有一个人同样知道范闲的行踪。
  那便是司理理!
  庆帝自然是想得通这里的东西的,只不过庆帝有些疑惑的是....
  这司理理虽然是北齐的暗探,但不是被江哲shui服了么,又怎么会密谋暗害范闲,难道江哲也参与其中?
  不敢多想,有些绕,这雾太浓,让人看不清局势。
  二皇子说完,李承平立刻抬头道。
  “我最近不是在忙着准备婚礼么,这事可跟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不是怕庆帝找事,他都想装作婚前恐惧症不来了呢。
  庆帝看了眼老三,淡淡道。
  “没说是你,只是最后范闲毕竟是叶昭救下了,叶昭算是你的正妃,找你过来看看情况而已。
  “奥,那你们说!”
  李承平哦了一声之后,就起身跪坐在专门的软塌之上,看着太子与二皇子。
  俩个人如同开了辩论赛一般,太子把事情推到北齐那里,二皇子却不赞同,认为范闲在京只与太子有怨。
  行凶的人是北齐的程巨树,是北齐国出了名的凶人,一身横练功夫刀枪难入,最关键处是力大无比,真气雄浑,是天下数的出来的八品高手之一。
  案情也是十分的明了!
  可是为何要杀范闲啊?
  鉴查院的费介和陈萍萍都不在,江哲也已经出差而去。
  京都主事的主要是鉴查院一处的主办朱格。
  鉴查院一处与二处合议判定为这次北齐针对庆国北伐的一次谋算。
  他们推测北齐的探子打探到范闲在以后的几年里,有可能接手皇商方面的产业管理权,所以变成了太子殿下与二皇子之间角力的目标。
  如果能够成功杀死范闲,然后远遁,人们肯定会怀疑这件事情是不甘心丧失金钱来源的太子做的。
  或者,会怀疑是二皇子故意杀死范闲,来栽赃陷害太子。
  不论是哪一种猜测,都会对庆国的朝政带来一场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的波荡。
  风波咋起咯。
  庆帝不想听他们打嘴仗,三言两语点了他们两句,便将他们打发了。
  这时,侯公公送来鉴查院的密报,庆帝没想到鉴查院想要程巨树,立刻让他将这个消息告知范闲。
  出了文德殿,三兄弟各种摆着自己的标准姿势往外走去。
  二皇子依然是羊驼的发型,剑眉英目,嘴角很薄,带着一丝冷酷的滋味。
  双手环抱,挺胸直背的傲娇着。
  太子则是紧锁着眉头,行走儒雅带风,俏脸蛋,俏嘴皮给人一种我很单纯的感觉。
  李承平倒是想起来这太子是谁来了。
  好像是邓论和热吧饰演的一部电视剧的男二号,至于二皇子,就不清楚了。
  “老三....你最近的动静可不小啊。”
  太子先行一步离去,他实际上也有些迷糊,搞不懂为什么要当街刺杀范闲,是姑姑的手笔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拉拢范闲不行么....
  而二皇子却不知是早就预料长公主会来这么一手,所以给自己苦肉计,还是临危不乱,从容不迫。
  他看了眼李承平,然后意有所指的说道。
  “二哥说笑了....”
  李承平如同小正太一般,对着二皇子露出单纯可爱的笑容。
  “在醉仙居,我可是发现了你的人....”
  李承泽目光犀利的盯着李承平道继续说道。
  “明明看上去放荡不羁,却有拥有着密网一般的力量,老三,这些年你藏的够深啊。”
  李承平一点也不紧张。
  老二这货别的本事暂时不说,装神农鬼吓人最有一套了,他要是去演神经兮兮的多重人格的悬疑片,十分合适。
  “朝政之上林若辅,军方之中叶将军...不知不觉老三你的实力以及增长的让人觉得害怕了额。
  明明你什么一副什么都不要,不关心的样子,为何陛下却始终对你不一样...”
  他那是补偿,也是试探我而已好吧...
  李承泽今天这是说出了一直心里纳闷的话。
  凭什么李承平就从一个没存在感的皇子会变成了当朝宰辅的弟子,成为了当朝大将军的夫婿。
  老二啊,这不争便是争的道理你还是不懂啊。
  “二哥啊..我其实不想拜师,不想结婚的...却是陛下偏偏...”
  李承平慢慢靠近李承泽。
  他单纯的眨着眼睛说道,语态有点类似宋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