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关争渡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遮掩

  见聂擒熊有些意动,黎众生费了好一番功夫才介绍清楚,如何才能混入何家。
  聂擒熊听罢,拿起身前面具道:“那商铺的五年租金,我要折成六十两宝金。”
  “师兄可考虑清楚了?两三年后,坊市多半会涨租金。”
  聂擒熊点了点头道:“我要宝金。”
  黎众生翻手取出六个寸宽尺长的木盒,一一摆在聂擒熊面前打开。
  满满六盒,每盒中都排着十枚金灿灿的宝金。
  聂擒熊首次看到如此多的宝金摆在面前,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
  黎众生在一旁低声道:“我来时不曾想过,师兄是为了六十两宝金应下此事。”
  那日在矮山上一叙后,黎众生一直把聂擒熊视为同道中人。
  虽然潜入何家风险不小,但黎众生觉得为了数百女童,聂擒熊多半会应下此事。
  若非翻天盟前辈不同意,黎众生甚至想自己潜入何家探寻那些女童的去向。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聂擒熊最后听到免去五年租金,才应下此事。
  六十两宝金,难不成比数百人命还值钱?
  聂擒熊回过神来,看向黎众生道:“师弟虽然身为翻天盟修士,但应该不是在贫苦山村长大吧?”
  黎众生微微一怔,皱眉道:“师兄如何知晓?我自幼跟随翻天盟前辈修行。”
  聂擒熊点了点头道:“我长大的地方附近有个村子,村中修士大多在山中挖矿,地底妖兽经常偷袭矿坑,导致修士被压死在地下。”
  “宗门征收赋税却不驱逐妖兽,山中修士才会遭此劫难。”
  聂擒熊继续道:“那些村民每次下矿都在赌命,师弟可知道他们下矿一次多少工钱?”
  黎众生皱起眉头没有说话,他根本不曾在村落生活过。
  “一块碎银,这六十两宝金可以让六千个山村修士入矿坑赌命。”
  黎众生沉默了许久,最后朝聂擒熊拱手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石楼厅堂中,聂擒熊手掌在宝金上一一抚过。
  若是一直留在云鲸山修行,这些宝金应该足够他修成筑窍境了。
  上次回去北甲村时,父亲说过他用来筑窍的各种丹药、宝材花了近二十两宝金。
  聂擒熊拜入赤风宗后,聂家在鹤首城经营时受到乘云长老许多照拂。
  再加上邓森、陆平分别支援了一些,聂泰才攒够筑窍所需的银钱。
  云鲸山的法门法力雄浑、肉身坚实,即便需要多用些宝材六十两应该也足够了。
  可惜这些钱不是平白得来,大收益必然有大风险。
  翻手收起宝金,聂擒熊喊来山上道童,帮他去买十块虎眼金和十块银丝石。
  回到洞府中修行十日,等他离开石窟时,全身上下散布着许多细长血线。
  此次聂擒熊没有尝试用浑厚血气一点点炼化金煞,全部由独指山修士出手协助,一共花费十二两宝金。
  随后他在杂货店买了一些各种杂物,又去了一趟法器铺。
  全都准备妥当聂擒熊前去诛妖宫四层,领了一道前往妖山猎杀奴犬的任务,离开六极城。
  铁壁坊外天南妖山外围的一处山洞中,聂擒熊脱下身上所有东西。
  洗漱一番后,取出那只无色透明面具。
  面具十分柔软,有些像半凝固的树胶。
  聂擒熊站在照影镜前,把面具贴在脸上,打入一道法力。
  以他的修为远不够催动这件法宝,不过这面具中已经藏有一道磅礴法力。
  聂擒熊心意一动,那面具缓缓流动从七窍中钻入体内。
  几息之后,照影镜中现出一个面目英俊的风雅男修。
  桃花眼、弯柳眉、粉瓣唇、腻脂鼻,相貌十分英俊,气质带几分柔弱。
  聂擒熊端详了片刻,翻手取出银丝石,运起《滚金淬体法》。
  一缕缕亮银色金气被他引入体内,又淤积成一片片银色斑点。
  在聂擒熊刻意引导下,除了双手被银斑裹住外,眉心多出一抹银色剑痕,发丝中也夹杂着许多银丝。
  银丝石与百锻黑铁一般,只是寻常金属,聂擒熊只是用它遮掩装饰。
  又对着照影镜观察一番,聂擒熊点了点头取过一旁备好的法器。
  纯白内衫,云纹银丝法衣,一对绣花银丝手套,一支精细银簪。
  这些法器看起来十分花哨,不过里面没有丝毫须弥石粉,总共也不过三两法银。
  虽然聂擒熊相熟修士不多,但是谨慎起见,凡是在人前显露过的手段,他都不准备再用。
  把两片宝器护甲藏入法衣,聂擒熊准备妥当后在山洞扔入一坛火油引燃。
  看着火油把山石烧红、熏黑,最后看不出一丝痕迹才转身离开。
  几个时辰后,聂擒熊骑着一匹白马走在千道坊的大街上。
  白衣惹眼,加上如今他相貌不俗,聂擒熊察觉到不少女修在有意无意的看着他。
  就像他以前在路上,扫视那些貌美女修一般。
  几个眼尖的修士看出聂擒熊一身法器、马匹都是些样子货,暗自嘟囔道:“银枪蜡头,早晚被妖兽掳去压山。”
  慢慢走到一座名为“百拳馆”的店铺前,聂擒熊才翻身下马。
  何家在六极城传承已久,聂擒熊担心从枪法中露出破绽,干脆弃枪不用。
  好在他之前修行的几门拳脚之术,从未在人前显露过。
  掌法、腿法仍有些生疏,不过力士扫山拳,拳出如枪。
  聂擒熊有十余年的枪法基本,只用了几天便彻底掌握。
  在百拳馆中买下一门《八方拳法》后,他又换家店铺寻了一门名为《吞血化蟒》的壮大气血与运用气血之法。
  在移山坊寻了一处客栈住下,聂擒熊反思今日种种遮掩手段。
  皮肉、衣衫、法器,从内到外都已经准备妥当。
  拳法、炼体法门也各自找下,对外应付他人的借口。
  万事俱备,聂擒熊端坐在客房中取过《八方拳法》与《吞血化蟒》。
  这两本法门熟悉之后,便是他开始混入何家之时。
  在客栈住了近半月后,这天聂擒熊正在客栈一楼吃东西。
  一个身子稍显丰腴的女修貌似无意的走过,走出没几步回头看向聂擒熊道:“李公子?”
  聂擒熊心中一惊,左右看了看才道:“仙子认错人了。”
  那女修端详了片刻,掩面笑道:“小女子错认公子,请公子见谅!”
  聂擒熊摇了摇头便要继续吃饭。
  丰腴女修没有离开,反而坐在桌旁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小银拳叶俊。”
  聂擒熊放下碗筷,他已经看出这女修在刻意接近自己,不知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