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十九章 私塾风波

  忽的这一日贾代儒又有事情出去,便将私塾又交给了贾瑞,交代他看管起来。贾瑞本不想去,自己之前的名声已经在贾府臭到不行,怕是碰到荣国府的人又要被戳脊梁骨,实在是不舒服,又想节约些时间好温书先把秀才考上在说,但又因是贾代儒的命令,不得不去。
  贾瑞一路绕路疾行到了私塾,好在没碰着什么人,端坐在讲台上,让大家自习温书。各色学童们也只是混玩,按照往常的惯例,只要不惹着贾瑞就行,若是惹上了,使些银钱也就罢了。今天贾瑞更是懒得理会他们。
  秦可卿有一个弟弟,名作秦钟,长得最是英俊风流,前一段时间里,被秦父攒了二十四两银子送入贾家私塾。
  贾府私塾作为权贵家的私塾,早已打通了县府学宫,不必参加院试去考那最基本的童生,因此得到周围亲戚的青睐,都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来读书。
  若是有些关系,还可凑活着将秀才也弄到手,贾蓉便是捐了一个金陵的秀才监生。
  但是若想考举人考进士还是需要自己真刀真枪的去考的。
  另外还有一个优势,便是贾府私塾有着完备的四书五经和相关的参考书籍,可算是一大笔财富。
  可别小看这一点,在这个时代里,印刷术和造纸术还不是工业化生产,品质良好的书籍仍旧是一种重要的垄断性资源,只有大家大户才有这样完备的藏书,要不然的话,就贾代儒和贾瑞这两个人是撑不起贾府私塾光环,令外人掏上银子都想进的。
  贾府算的上是贵勋之家,也能走门路打招呼将秀才拿下,但贾瑞这种贾府的边缘人也没有什么门路可走,以至于二十岁了还没有考上秀才。
  秦父送秦钟进来,也有想沾贾府的光的意思,只是能蹭多少却实在是不好说了。
  贾宝玉喜欢与秦钟一起玩耍,因此也往学堂里跑,前几日里有人骚扰秦钟,因此惹出一段风波来,这几天都没来上课,到让贾瑞失去了观察这个主角,多做些谋划准备的机会。
  好在现在贾瑞知道自己现在开局很差,根本没什么权威,说话完全没什么力量,根本管不住私塾里的那些闲杂人等,索性就采取放羊政策,任由他们玩耍,自己只是专心温书。
  私塾的那群小子大多数见贾瑞不管他们乐得高兴自在,只有贾兰贾菌两人时不时的还来讨教些问题。
  当下私塾里有二十三个孩子,其中有六个是贾家旁的亲戚的孩子,十七个是贾家的子弟,其中专心读书的没有几个,更有薛蟠那样胡七八糟的家伙,只在那里调戏些模样俊俏的男学生,贾瑞也当做没有看见。
  今天下午原本他也是准备放羊的,没过一会儿,便见着贾兰贾菌两人上前来,向贾瑞行了一礼道:“瑞大爷吉祥,恭贺瑞大爷恢复健康。”
  贾兰和贾菌两人都大概七八岁的样子,模样都还周正,头上还扎着小孩子专有的垂髫,贾兰虽然身上的服饰看起来更精致一些,气质却有些唯唯诺诺,贾菌身上的服饰朴素的多,显然已经洗过好几水,边角的地方都有些脱色了,但两只眼睛更加灵动,显然更调皮一些。
  贾瑞看着这两个小孩子,问道:“怎么,你俩有什么事么?想请假?”贾兰和贾菌对视了一眼,贾菌戳了戳贾兰,贾兰只得硬着头皮问道:“听说瑞大爷要参加县试考秀才,我俩想讨教一下。”贾瑞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两个孩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最后贾府被抄家,最后又有出息的二人便是眼前这二位小朋友。
  贾兰是荣国府的长孙,是贾政的嫡孙,贾宝玉的亲侄子,父亲是早亡的贾珠,母亲是十二金钗之一的“大善人”李纨,虽然没有什么存在感倒也地位不俗,在贾宝玉的光环压制下性格并不强,平日里最喜欢跟贾政庶子贾环玩耍。
  贾菌则是荣府近派的重孙,娄氏之子,从小就没了爹,脾气要强,是个不肯吃亏的主,人也聪明,和谁都不敢动不愿动的贾兰腻在一起,别人也便不好找他的晦气。要说这私塾里还有谁是认真读书的,这两个孩子就算是。
  想了想,贾瑞说道:“县试是举业的第一步,考过之后就可称为秀才,可以继续参加接下来的举人、进士的考试。
  秀才考试的重点,其实就是考较记性,考理解,主要的出题内容就是四书五经,需要你会背诵会默写,并熟通句读和意思就行,另外就是考卷面,如果你有一手不错的书法的话,还可以加分很多。”
  这个世界的信息还很不发达,并没有所谓的历年真题,更不存在什么三年模拟五年高考,出题主要看每一届的主考官的个人喜好,比起贾瑞曾经待过的那个时代多了很多主观性和不确定性。
  不过为了保证能从寒门取士,多少也不会出的太过刁钻,还是有一定公平性的,只有考生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能做好应对一切可能的发生。
  “那你能考过吗?”旁边的贾菌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刚说出这句话来他就后悔了,贾瑞二十岁了还没娶妻,就是因为他一直没有考上秀才,已经是整个私塾私底下的笑料,此时再捅出来,恐怕自己没有好果子吃。想到这里,贾菌脸都有些白了,但是脾气硬顶着,并没有立刻告饶。
  顿时整个私塾里其他的声音全部消失,表情各异的看着这里,贾瑞先是一愣,看见大家和贾菌的反应,心里真是啼笑皆非,自己过去的名声真的很臭啊。
  当下微笑着说道:“我这次啊,正是要好好复习考试,应该能过,就算考不过,我也会一直努力,不受半点影响的。希望你们也不要被一时的困难给压倒,越挫越勇,终究战胜困难,成为强者。”
  贾兰和贾菌还是小孩子,听完贾瑞的鸡汤顿时松了一口气,两只眼睛里都涌出了小星星,但是后面的那些大孩子却不那么好哄。薛蟠冷笑了起来,说道:“吹什么大气,什么这次应该能过,能过就是能过,不能过就是不能过,哄小孩子有什么意思。”
  贾瑞也不动怒,他知道论武力值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只是笑笑,站起来道:“人么,讲究个志气,我不仅要考过秀才,考上举人,后面还要冲击进士,又有何不可?薛大少觉得我吹牛,那咱们做个赌可敢?”
  薛蟠是个受不得激的,也站起来,十八九岁的年龄,身高已经近一米九,身体更是强壮,如同铁塔一般,他梗着脖子向这边走来,说道:“赌就赌,球攮的我还不信你考了七八年了没中,前面重病了一场这次居然还能中了?!说吧,你赌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