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三十八章 跟贾先生读书有肉吃

  贾瑞直接将学生们安排了起来:“你们先做一个班,再分六个组,我任命贾菌做班长,负责管理指挥大家。一会儿根据大家的学习成绩来决定副班长和小组长,再根据劳动情况评选副组长,负责跟贾菌一起管理班级,劳动好的也会有所奖赏,奖赏就是今天中午吃饭,多一块肉!所以请大家认真劳动。”
  孩子们听说有肉吃,立刻欢呼了起来!
  说着,贾瑞就按照大小个均匀的将孩子们初步分为了六个组。
  “你们三组人去把厨房打扫出来,另外三组人去院子里除草除杂树,堆在一边晾成柴草。以后这里就是大家的家了。”
  孩子们看到了焦大回来了,确实扛了半片猪肉,知道中午吃肉的事情所言非虚,一下高兴起来,乱哄哄的跑着去干活,生怕表现的不好没肉吃!
  刚被任命为班长的贾菌也是兴奋的红了脸,开始瞎指挥了起来,孩子们偶尔争执两句,只要没啥大矛盾贾瑞也不去管他。
  柴火打了来,其他锅碗瓢盆也都齐全,时间也已近中午,贾瑞便让焦大准备开灶,先造饭大家吃了再说。
  焦大用猪皮烫了锅,又祭了灶王,心中默默念叨祈祷不提。
  贾菌留下有帮厨经验的八个小子给焦大帮厨,其他孩子则一起到后院清理池塘边空地上的杂草和杂树去了。
  中午饭熟有点晚,时间已近下午,好在有肉吊着,一股肉香弥漫在孩子们的鼻翼间,小孩子们的口水早就快要流满一池塘,好容易饭好了,大家先评比了一下劳动最好最卖力熟练的六人,焦大先给这六人一人分了一碗汤和一小块瘦肉,又添水一顿炖,最后一人一碗汤和一大块肥肉,又添着饭和菜蔬,请了泥瓦匠和木匠也一起吃。
  孩子们吃的特别香甜,特别开心。
  像这些孩子,就连过年都不一定能吃到肉,刚开学就有肉吃,大家能不开心嘛,真的是比过年还要开心!
  没有桌椅,众人便盘腿在堂屋旁的空地上席地而坐,一起吃着聊着,十分热闹。
  贾瑞随口问着大家的学习情况,家庭情况,一顿饭之后就了解的差不多。
  当下又向木匠订购了二十张双人课桌,二十条双人长凳,够四十个孩子读书,又订制了一个木质的黑板,尺寸也在堂屋的墙上比划过。
  “先生您这是要开私塾啊?”木匠问道。
  “是啊。我准备开个蒙学。”贾瑞回答道。
  这时候的教育机构也是分级别的,考秀才及以下的都称为蒙学,举人及以上的被称为书院。蒙学的话,只要是童生以上就可以担任塾师,贾瑞现在是秀才,自然是没问题。
  “我想把我孩子带来读书您看行吗?”木匠有些紧张的问道。
  “当然可以了,没问题。”贾瑞回答道。
  木匠急忙谢过了,说道:“我看到贾先生这么舍得给孩子们吃肉,心想着您肯定是个好老师啊,我的孩子跟着您也绝对没错。”
  贾瑞愣了一下,哭笑不得的接受了木匠的这一称赞。
  在他眼里,这些孩子可不是他赚钱的对象,而是他改变未来的抓手。
  一滴水在一片沙漠中瞬间就会蒸发,一滴水在大海中却有可能掀起海啸。
  在这个封建的时代,身为一个思维迥异的现代人,贾瑞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跟自己想法一致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有力量。
  他甚至准备直接掀起一个新时代的大潮,只靠他一个人是完全不够的,这就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才。
  未来的路还很远,很远,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下午的时间,贾瑞将学生们的学习水平简单的测了一下,按照受教育水平分为甲乙丙三班。
  甲班是努力一把就能考过童生的,含贾菌在内只有两人,乙班是略略识几个字,不能完全算文盲的孩子,有六个,丙班就是什么都不知道,需要从零开始的,这样的孩子有二十三人。
  年纪最大的有十八岁,就是甲班的另外一名学生,名叫吴梓轩,年纪最小的只有六岁,总共是三十一人。
  贾瑞仍旧任命贾菌做班长,吴梓轩被任命为副班长,乙班的六个孩子就任命为小组长,又安排刚才劳动表现最好的六个孩子做了副组长,一下便将一个小班级建立了起来。
  这还没算完,又建立了“小学生守则”和轮流打扫卫生、作息时间、每周一测试、流动红旗等政策。
  这些政策孩子们是无法真正一下就理解和记住的,只有通过不断的重复执行来让他们记住,并且遵守,时间长了,自然能够潜移默化的产生影响。
  在这个时代,这种等级制度是最好使的。
  孩子官一任命,被任命的孩子立刻神气洋洋的弄起权来,一定要自己做的好,并要求大家也做的好,顿时整个班级立刻就井井有条起来。
  第一个流动红旗的比赛,就是以上贾瑞颁布的守则和纪律,得到流动红旗的小组,小组成员可以在打饭的时候多一块肉。
  每个小孩子下午放学的时候,都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不仅是未来考上状元娶钱地主家的女儿的远大梦想,更是下一周抢上流动红旗,然后有肉吃的近期憧憬。
  送走了孩子们,贾瑞开始编写教案。
  他不会一直蹲在教育一线岗位上的,他会先创造一个新规则,营造一个势头,然后再极力推动这势头迅猛发展,沿着他规定的惯性向前发展,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人才,带来更多改变时代的力量,他也会将自己解放出来,去创造更多东西,直到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牛油灯下,贾瑞翻检着自己的记忆和颜进的记忆,先参考一下这个世界原有的教育方法,又结合自己前一世参加高考的深刻经历,还有参加工作后的一些思考和经验,都融合在了他的教案之中。
  他就是要把黄冈中学、毛坦厂中学、衡水中学等应试教育时代的方法和规则精华,全都移植到这个时代来,将科举考试变成一种可训练的体力劳动。
  一夜无言。
  只是在风月宝鉴之中,又有三十一张“人字符”慢慢亮了起来,静静的躺在贾瑞练习符箓的故纸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