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十八章 秦可卿治愈

  贾府的风气败坏,家世开始往下走,都是因为宁国府开始的,确切的说,是从贾敬开始。贾瑞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完成振兴贾府的任务的话,宁国府必须要深入整治一番,至少是要宁国府的这些人不要作恶的好。
  只是自己无权无势,那里有什么资格去整治宁国府去?因此贾瑞明知道贾珍和贾蓉要抢走自己的风月宝鉴,也是顺水推舟,半推半就的就卖给了他们,顺便赚点钱,又由着他们二人作死,玩废了自己,以预防着贾珍和贾蓉再败坏风气的好。
  顺带着,也有孙策用传国玉玺借兵三千的意思,要将风月宝鉴暂时换些能够令自己实力增长的实在东西。
  所以贾瑞狮子大张口,要了两千两白银和一处庄子,这庄子可就是这个时代最根本的硬资产了。
  通过镜儿得知贾珍贾蓉都已经中招后,贾瑞心里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再次来到宁国府,此时贾珍贾蓉都倒了,掌家孙媳妇秦可卿早就躺在床上,贾珍的续弦妻子尤氏又是个管不住家的人,此时宁国府已经没有管事的人,一片混乱。
  居然无人阻挡贾瑞进入,他便很轻松的就进了去,按照镜儿的感应,轻而易举的进到贾蓉的房间里,将风月宝鉴取了回来。
  得知了贾珍和贾蓉全都病倒了,不能理事,没过两天,秦可卿的病情居然好了许多。此刻宁国府无人,对外仍旧宣称,是贾瑞的宝鉴起的作用,实际上到了后来,她在没见着风月宝鉴。
  其实秦可卿原本就是心病,她是贾蓉的妻子,却被公公贾珍逼着有了腌臜事,又被焦大叫破,羞怒相攻下这才病了,原本就是一心求死而已。
  现在这贾珍贾蓉父子俩全都病倒,再无人折磨她,她自然心思慢慢的活络起来,身体也就渐渐的好了。
  现在更因为宁国府中无人掌家,倒逼得她必须强撑着起来管事起来。
  且说另外一边,回到家中,贾瑞再次进入风月宝鉴之中,发现镜子里的灵气又提升了不少...还很有一些剩余,这一趟算是大赚特赚。
  尽量不要想这些灵气从哪里来的,心里也想着以后如有别的法子,再也不用这种方法采集灵气,一边将这些灵气幻化出文房四宝来,便在宝鉴空间中,修炼起《浩然正气诀》来,时不时的还研究一下《太虚幻经·假作真》和《茅山道符箓真解》,时不时的在宝鉴空间里试验几把幻术,又写几个没有反应的“人字符”,但是却一直没有太深的进展。心态重新调整过的贾瑞并不以为意,每日只是尽力用功。
  秦可卿虽然能起床理事了,因力单势薄,又因为之前家是贾珍掌着,许多细节之处还要找人盯对,因此便仍旧从荣国府请了王熙凤去,帮助她一起管理宁国府上下的事情,渐渐的将宁国府这一摊子也掌管了起来。
  又过了两天,秦可卿终于缓过气来,想起贾瑞了自己的事情,心中对贾瑞有些好感,便将贾瑞请回了宁国府,要当面道谢。
  贾瑞自然无什么不可,堂堂正正的到了宁国府大厅,有些惊讶的发现,除了秦可卿以外,还见着了明媚艳丽的王熙凤。
  这还是贾瑞自穿越来第一次见着王熙凤真人,这可是令原主身死的狠人,自然又多看了两眼。
  只见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一身琳琅满目,富贵逼人。她的外貌美丽、华贵、俊俏,她的神态狡黠刁钻,曾引得原主贾瑞神魂颠倒,甚至因她而死。
  此时王熙凤见着贾瑞了,满脸都是不屑的冷笑。
  贾瑞心中稍微一回忆,王熙凤伶牙俐齿、机敏善变。她善于察言观色、机变逢迎。她在贾府的地位很高,精明能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是贾府的实际掌管者,她高踞在荣府几百口人的总管宝座上,有着八面玲珑之威,思维敏捷,口才了得,却又有些心狠手辣、笑里藏刀,是一位很有计谋的管家奶奶。
  当下也按下心思,施礼道:“见过琏二嫂子。”
  并没有别人,王熙凤也懒得再装,冷笑道:“少跟我套近乎,有什么事说什么事吧,想必有我在,你也起不了什么坏心眼子。”
  贾瑞有些不爽的,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原主干下的那些烂事,实在是太过丢人,自己此刻还没展开手脚,没有什么实力,也就不必惹些闲气。
  秦可卿也有些尴尬,仍旧行礼道:“瑞大爷,多谢你的宝鉴,才令我沉疴得治,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贾瑞急忙阻止了秦可卿行礼,只见只是挣扎着动弹几下,秦可卿便脸色苍白,香汗微凝,行动了两下便有些气喘,显然身体仍旧很虚,想要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侄媳妇不必多礼,珍大哥和贾蓉都又病倒了,宁国府上下都要靠你了。”贾瑞平铺直叙道。
  秦可卿眼圈一红,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对贾瑞涌起一股信赖之心,“若不是他们二人病倒,我何苦再挣扎着爬起来呢?”
  这句话里也是有话,心里也是在想,若不是贾珍、贾蓉父子二人毫无廉耻,自己也不会积郁成疾,羞愤欲死。
  又若不是他们父子躺下了,自己也不会再次燃起活下去的希望,再次爬起来。
  说着便泫然欲泣,贾瑞急忙劝导道:“万莫再伤心,现在宁国府只靠你一个人,若是你再病倒,宁国府该如何是好?”
  秦可卿方才止住眼泪,招了一个婆子来,从婆子手上接过一个一张礼单,说道:“如此大恩本要重谢,但宁国府上下几百张嘴,侄媳妇我也自由不得,这里备下各色礼品,还请大爷笑纳。听闻瑞大爷要练武,另有老仆焦大就送到府上,以助大爷早日练成。”
  贾瑞哪里有不肯,当下也不推让直接收了。倒是又让王熙凤看低了他好几眼。
  见气氛不融洽,贾瑞也不肯多待,告辞离开。
  贾瑞回家以后也不再外出,也不再操心别的事情,每日里只是加倍用功。
  礼单上的礼物被宁国府的下人送到家中时,倒是令贾代儒一阵惊喜,从来没有过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屋里盘旋了好几圈,觉得贾瑞总算是出息了一会,心情好的晚上都给自己加了两盅酒,见到贾瑞时又是板起一张脸来,对贾瑞说道:“你这废物也懂得治病了?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莫要就此轻狂,还是要认真攻书,还不滚去看书!”
  焦大跟着礼单一起来了,贾代儒倒是以礼相待,养在了家中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