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二十章 薛蟠打赌

  贾瑞想了想说道:“我身无长物,如果我考不过的话,我就给你当三年奴才,当牛做马,你敢吗?”
  薛蟠眼睛眯了起来,露出危险的光芒来,说道:“好啊,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拿当奴才来跟我赌?!我可没那么贱的脾气,动不动就要给人为奴做婢。”
  贾瑞笑着说道:“那好啊,我听说薛大少手里的庄子多,如果我赢了,不如你割爱给我个庄子?你敢不敢?”
  薛蟠怒道:“开口就敢要我个庄子,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贾瑞也怒道:“讽我过不了秀才考试,在课堂上羞辱我,又不敢跟我打赌,这赌你要不打,要么向我道歉,要么这学堂你就再莫要来了!”
  薛蟠何曾被人如此怼过?怒的就要伸手撕扯贾瑞,好歹被他两个伴当拦住,贴在他耳朵说道:“我的薛大少诶,闹不得闹不得!一会儿还要跟冯少爷去吃花酒,在这里多耽搁不得!一缠着就误事了!
  再说了就这破落户,如能过了秀才考试早就过了,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就是个赌口,就算输了,匀他个破落庄子又如何?”
  薛蟠听了也觉得有道理,被强行按下,说道:“赌便赌,若是我赢了,我要你三年里洗整个府上的所有马桶!”
  贾瑞喝道:“好!咱们这就立下赌约!”当下便写下条款,又与薛蟠签字画押,各具保人,定下赌约不提。
  贾兰贾菌两人正是仰慕英雄的年纪,之前学堂上并无领袖,薛蟠虽然称霸,却非是他们想攀附的,贾瑞如此正气表态,倒令他二人仰慕了起来。“瑞大爷!我们想跟你一起温习功课,也要参加县试!”两小子大声喊道。
  若是之前的贾瑞,恐怕得好好收拾这两个家伙,要跟他一起考秀才,简直是臊他的脸,但是现在的贾瑞早已不同,心里并无不妥,当下应允了下来。就在此时,贾瑞感觉到风月宝鉴里似乎有点动静,此刻不方便看,也就没理。
  原本贾瑞在盘点自身资源的时候,就曾经考虑过,自己只是贾府私塾的一个小小辅导员,名声又臭又没有什么钱财,可谓是起步艰难。
  不过别的不说,光说振兴宁荣二府的任务,从私塾整起是最稳妥的,倒也是见效最慢的。
  贾瑞有心在自己考过秀才,扭回一些颜面,树立些权威,之后再来好好整顿一下贾府私塾,此时有好学的学子跟随,岂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而且贾兰贾菌二人又是注定要靠科举崛起的,提前将他们两人收做小弟也算是一个稳赚不赔的投资了,当下又对其他学童说道:“如果还有想跟我一起学习的,我一并欢迎。”
  其他的学童们听完,顿时面面相觑,总觉得眼前的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实。
  要说私塾里最不爱读书,最攀附权势的便是他贾瑞了,谁曾想今天居然转了性子,居然要好好读书去考秀才,还跟私塾里最大的金主薛蟠当场磕上了?真是奇哉怪也。
  另外,私塾里的风格来讲,平日里都是师长叫他们做什么他们便做什么,哪里有自己选择是否报名参加的?贾瑞这么一做,一方面令他们感觉到新鲜,一方面又觉得受到了尊重,有了自己的选择权,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大家的心头萌生了起来,就是薛蟠冷静下来都觉得有些不妥起来。但是邀约在前,只得先走了。
  因贾瑞此刻变化有些突兀,又从来没有这种自由报名的事情,其他学生都害怕是陷阱,彼此疯狂递着眼色,场面一下冷了下来。
  贾瑞也毫不在意,只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籍,将贾兰贾菌两人招至眼前,说道:“此刻成体系的辅导你们二人考秀才倒是有些来不及,我便将我所理解的内容都讲给你们听,若有不懂便直接问,讲到哪里算哪里,可好?”
  贾兰贾菌两人哪里有不听得,急忙兴冲冲的点头。
  贾瑞也满意的点点头。前一世他也是一个学霸式的学生,虽然不如学神那般富有灵性一点就透,好歹还是掌握了很多学习技巧,这众人一起学习互相教课的方式,乃是最高效的学习方法,被称为“费曼学习法”、“联机思考法”和“翻转课堂”等,更不要说堪称应试教育大杀器的“衡水中学”模式,贾瑞有心将“衡水中学”这种高考工厂模式移植到这个时代来,作为自己的立身之基。
  不过眼下还没有条件,现在这书并不是教辅材料,这些内容便按住不讲,只讲贾瑞跟贾兰贾菌三人开起了小灶,三人一起将颜进记忆中关于考秀才的学问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推敲,又到外面的书店里买些时兴的举业文章,专看一些关于秀才的内容。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也到了私塾放学的时候。贾兰贾菌这一下午的时间,感觉比过去一个月学的东西还要多,兴奋极了。贾瑞也因带了两个小孩,有了点自己上一世做辅导员的感觉,心中有些温馨,夕阳下,三人行礼作别,各自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贾瑞想起在私塾里招募一起学习考秀才的小班时,风月宝鉴似乎有所震动,吃过晚饭就将神魂沉入了其中,找了半天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最终还是在自己练习符箓的废纸堆中找到了两张被自己废弃的“人字符”。
  “人字符……难道是有人支持自己,这人字符才能写成吗?”贾瑞手抚着这两张人字符,心中开始思考起来。
  “难怪之前这符根本就写不成,原来的自己一点人望都没有,尽然连这最简单的人字符都制作不出来。不过这人字符究竟有什么用呢?”贾瑞又翻了翻《茅山道符箓真解》,里面写着:“人道修行的基础符箓,用处极多。”但究竟怎么个用处极多,却没有详细写了。
  左右只有两张人字符,也干不了什么,当前贾瑞最着急的一件事就是考取功名,便现将这人字符丢到一边,专心温习考试去了。
  他已经得到颜进的全部记忆,这颜进可是实打实的秀才,虽然人很迂腐,但功底却是实打实的,考取一个秀才并不难,就算是仅用他参加过高考的现代科学考试技巧,他也能够快速的记住县试大概要考的内容。
  只有考得功名后才能够让自己有更多话语权,在贾府的地位稍微提高一点,才能逃脱贾代儒的严密管控,去做自己的事情,如果连自己的独立空间时间都没有的话,万事都休要提起,所以贾瑞连自己新得的那个庄子都没放在心上,一心只是在认真备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