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三十二章 黑的白的

  聊了半天,茶都续了三盅了,招贾代儒来的贾政却不见人影,贾瑞也不在,贾代儒越来越是忐忑不安,心里更有些不好的预感,趁着空,急忙早早的打发高忠去私塾快叫贾瑞过来,谁曾想高忠回来后在门口不敢进来,贾代儒急忙将他招来,高忠脸色苍白的在他耳边低语一番,惊得贾代儒也是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贾母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有些纳闷,正在此时,也有王熙凤上前来,在她耳边耳语了一番,贾母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两个老人不说话了,下面的年轻人也不敢吱声,场面居然就冷了下来,一时间尴尬的不行,偏偏平时最爱插科打诨逗乐的王熙凤更是嘴角带着冷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他人就更不敢吭声了,只是纳闷,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骚动声,贾政现将差人叫了进来,当面给贾母报了喜,贾母应付差事般的赏了银子,便直接送客,倒是令差人有些纳闷,觉得气氛有些不正常,不过好在银子到手了,再多的事情也与己无关,便告辞离开。
  等差人走了,贾政满脸堆着应付差事的假笑,说道:“母亲,这厢事已经了了,还请回去安歇吧。”一边向贾母的大丫鬟鸳鸯猛打眼色。
  贾母怒道:“怎么,嫌我老了,碍事了?不就是新科秀才仗势欺人,打伤了姨外甥,杀了忠仆不是?怎么你还要徇私不成?!”
  贾政听了这话当场愣住,贾代儒听了这话却是猛地一颤,几乎要昏死当场!
  只有王熙凤一人站在旁边,嘴角挂着冷笑。
  正在此时,薛蟠满头满身的捆着绷带,叫人抬着上了厅堂,旁边更有薛姨妈和薛宝钗哭哭啼啼的,进了堂屋,薛姨妈便直接冲上来抱住了贾母的腿,嚎哭道:“老祖宗,你今天可要为我这寡妇和我这没了爹的孩子做主啊!”
  薛蟠也一阵嚎哭,大声喊道:“老祖宗啊!刚才要不是姨父去的早,我早给那贾瑞给活活打死了!我的伴当吴六,已经给他刺死!肠子都流了一地!”
  此时贾宝玉却和秦钟在一起,站在堂上,看见薛蟠满身仓促包扎的绷带十分滑稽,忍不住笑道:“贾瑞才重病要死的不过一个多月,居然能把体壮如牛的薛蟠打成这样,抵挡住他们六七人的情况下还能打死个豪奴,真是有趣。”
  场面上并无别人说话,贾宝玉又是宠惯的厉害的,他这一句说出来,秦钟没接话,到是贾环忍不住笑出声来,贾母向贾环冷喝道:“孽障!收声!”
  贾宝玉出言嘲笑的时候贾母没有任何表示,贾环不过笑出声来就遭贾母呵斥,可见偏心之深。
  贾环当时就吓得要哭,但却硬忍着不敢哭出声来,贾环的母亲赵姨娘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儿子受委屈欲言又止,只是把孩子揽进自己怀里,轻轻拍着。
  薛蟠被这一下子打岔也给乱了节奏,立刻从躺椅上坐直了起来,梗着脖子分辨道:“那贾瑞会武功,会妖术,脑袋后面长眼睛,可了不得,我当时掏鞭子正准备抽他,谁知道他一脚就把我踹了好几丈远!”
  众人听了心里都是直翻白眼,薛蟠这个白痴,他知不知道一丈是多远?
  薛宝钗扯了扯薛蟠的袖子,指了指他身上的绷带,示意他受了重伤,还是注意演技的要紧,谁曾想薛蟠愣了一下,并没有理解到薛宝钗的意思,反而向自己的妹妹怒道:“我说的不对吗?他就是把我踹出去好几丈,怕是有十几丈都有了!”
  贾代儒清了清嗓子,说道:“老朽忝为私塾塾师,自知私塾长三丈六尺,方二丈五尺,若是薛大少当真被那孽畜踹出去十丈,怕是要破墙而出,请问薛大少,私塾的墙破了吗?”
  薛蟠挠了挠脑袋,说道:“墙到没破,就算是踹出去三丈六尺也了不得啊!”
  薛姨妈见薛蟠越说越夹缠不清,急忙说道:“我的儿,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别说这么多话,你就将贾瑞如何逞凶的讲出来就行。”
  薛蟠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大声呻吟一声躺在躺椅上,干嚎了两嗓子“哎哟,疼死我了!”如此浮夸的演技,看的众人是直皱眉头。
  当下添油加醋的将自己如何在学堂认真学习读书,贾瑞如何刁难自己勒索自己银子,自己不从的话,轻则毒打一顿,重则还要不三不四的动手动脚,名节不保,不仅针对自己,就连自己的伴当也都遭受侮辱。
  这次考秀才,薛蟠好心好意的给贾瑞押中了题,贾瑞不仅不感恩,还要勒索自己个庄子,自己不从,他便拳脚相加,自己的伴当上前阻拦,还被他硬生生的喂下生石灰,又用长匕首生生捅死!
  说到后面薛蟠感觉把自己都感动了,居然嘤嘤的哭了起来,鼻涕哈喇子到处横流,好不难看。
  就在薛蟠添油加醋的颠倒黑白时,贾瑞却被家丁们拦在了私塾那边,没有办法为自己辩护半句。
  “为何不让我过去?”贾瑞问道。
  “小的也只是奉了琏二奶奶的命,在此守着,请不要为难小的。”家丁看似卑微,实则硬气的顶撞道。
  一听是王熙凤从中作梗,贾瑞的心里直接就凉了一半,知道此事恐怕不好。
  他自然是知道贾府的情况,更知道王熙凤最擅从中弄权,与王夫人、薛姨妈关系更近,与自己关系更恶,恐怕这事不能善了。
  这个时代哪里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全都是偏护罢了!
  自己无法去堂屋别人的主场上争辩,那堂屋的风向肯定已经被带偏,此刻的自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挣扎一下,打造自己的声势才行,否则的话根本无法跟王熙凤等人对抗。
  当下贾瑞转身,对在场的贾府学子们大声喊道:“同学们,请听我一言。”
  周围正在兴奋的倒是非的贾府学生们都慢慢安静了下来,少数没有安静下来的,贾菌贾兰都上前制止其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