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三十四章 清虚观的大幻真人

  贾母气的头发都快要炸起来了,拍着椅子扶手怒道:“政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旁边的王夫人显然也是被串通好的,紧紧拉住贾政的手,说道:“老爷,千万不要亲疏不分啊,蟠儿的舅舅前脚刚走,咱不能看着蟠儿任人欺负!若是蟠儿的舅舅回来,我们可怎么交代?”
  贾政看了一眼王夫人,又看了一眼贾母,又看了一眼贾瑞,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向贾母回道:“回禀母亲,一切听凭母亲安排评断。”
  听到这里,如同一道惊雷狠狠的砸在了贾瑞的脑袋上,震的他脑门嗡嗡直响。
  贾瑞知道自己凭着刚中秀才的势头压薛蟠的想法完全错了,贾政根本就靠不住,区区一个秀才也根本不够,就连自己鼓动这些学生来给自己壮势的行为都错了,贾府已经烂透,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熄灭。
  如果贾政还可保持立场,还真的重视子弟们的科举,自己自然可以依靠私塾里的学生扳回这一局来,贾政已经怂了,贾府之中自己一个发力的支点也没有了。
  罢了罢了,就算是振兴贾府的任务不完成又能如何?脱开贾府老子更自由。
  一腔热血从头上冷到心里,又从心里冷到背上。
  当下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放下一大块负累。
  贾母对贾政气道:“你一个大男人家这点事情都管不好,让这群小猴崽子们反了天去,这谁对谁错一眼就知,还用问吗?薛蟠已经给人打的下不了床了,那贾瑞还好好的站着,这不明摆的吗?”
  王熙凤一边又说道:“可不是么,贾瑞前段时间得了什么劳什子镜子,去宁国府给蓉媳妇治病,谁曾想居然将珍大哥和贾蓉都给看得病了,怕是包藏祸心,该报官抓他好好审问一下才对。”
  贾代儒在旁边可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向贾母连连作揖,颤声说道:“嫂子万万不可,瑞儿是我贾府之人,是我从小看大,最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打伤了薛蟠?且刚中了秀才,还请嫂子三思啊!”
  贾母横道:“怎么?你还要为这孽畜求情不成?你这老不成器的,不过是庶出的玩意儿,你有什么资格求情?不叫你滚出去就是给脸了,还敢在这里聒噪!”
  贾代儒听了这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呆立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满头大汗,看得贾瑞都有些担心。
  此时场中的学生也都冷静下来,甚至还有不少人心中暗暗后悔。
  贾母冷冷道:“凤媳妇,你看该怎么办?”
  王熙凤邪魅一笑,说道:“叫我说,就该禀报学宫,革了他的功名,再报官判他个故意杀人悖逆不孝的罪过,杀头了事。不过我想着老祖宗最是慈悲善良的,还请老祖宗示下。”
  贾代儒听到王熙凤说的这么严重,再也经不住刺激,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头磕在桌子上,直磕的头破血流,直接倒地。
  贾瑞还在想今天怎么掀了桌子去,此刻再也禁不住,冲上前去,一把抱住贾代儒,颤声道:“祖父!”转头就叫道:“快去叫大夫!”
  贾母瞋目道:“居然还敢在这里大呼小叫!今天怜悯你,政儿你个孽畜听着,把贾代儒和贾瑞都驱出贾府,革出族谱,再不准进入贾府一步!现在叫他们滚!”
  王熙凤笑道:“老祖宗真是仁慈,要我说啊,不报官还真是便宜了他们!还不谢恩?!”
  贾瑞心中已经冰冷,抱着已经没了气息的贾代儒,冷冷道:“原本还受祖宗的托付,想要振兴贾府,没想到我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贾府已经烂透了,倾覆抄家之祸就在眼前!
  走之前,把祖宗传的话再传给你们,贾元春不日将被封为贵妃,即将安排省亲,在此之后,贾府将会迎来诸多灾难,乃至于被抄家灭族,祸端皆起于王熙凤,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就走。
  贾母怒道:“反了你!!!!居然还敢咒我们贾府!!!!来人啊!!!给我打出去!!!”
  贾菌跳了起来,大声骂道:“一群蛆养的,贾府已经烂透,不姓贾了,狗才愿意再待下去!大爷我去也!”
  周围的家丁只是拿着棍棒围着,谁也不敢真的打,因为他们看到贾瑞脸上的表情,那是真的要杀人的杀气,只怕自己一动手,便会遭致疯狂攻击!只得任由贾瑞抱着贾代儒的尸体离开。
  贾瑞没有想到,离开贾府,才是他仙缘大道真正的开始。
  贾瑞回到家中,将值钱的细软都带上,问焦大、高忠两人肯不肯跟自己走,高忠嗫嚅着不应,焦大却爽快的答应了。
  另外贾菌也跟他一起离开。
  贾瑞先给贾菌安排了些事情,将他打发回家去,说等自己稳定了再来接他来一起学习方罢了。
  当下雇了一辆车,准备先处理一下贾代儒的后事,贾府的家庙铁槛寺是去不成了,他们已经被逐出了贾府,铁槛寺自然与他们无关。
  正不知道去哪的时候,焦大说道:“我知道还有一处道观,到与贾家有些渊源,或许可行。”
  贾瑞问道:“是哪里?”
  焦大说道:“是清虚观,观主张真人是代儒老爷哥哥代善的替身,就是替人出家祈福的,后来做了道录司的道正,他的性情最是豁达开阔,应当能够接收我们。”
  贾瑞此时心情沮丧,也没什么主义,也就点头答应了。
  说着,焦大和贾瑞便拉着贾代儒去了城外的清虚观。
  这清虚观的观主人称张道士,当年曾做过荣国府第二代主子贾代善的替身,为了祈福替贾代善出家做了道士,被太上皇封为大幻仙人,被今上封为终了真人。现在正掌着朝廷的道录司。
  这道录司便是管着大周朝所有道士的部门,专门来考核道士,并发给度牒的。
  此时到了清虚观,禀报之后,张道士迎了出来,贾瑞将一切都坦然告知,张道士知道怎么回事之后,拉着贾瑞上下看了一番,不但不冷淡,反而更加热情起来,当下就命弟子去给贾代儒收敛停放,弟子们接了贾瑞的钱去购买寿衣棺材,张道士却拉着贾瑞进到一个园子里聊天。
  在他们面前是一个莲花池,此时虽是初春,但是莲花池里的莲花却氤氲在雾气之中,另有一番神异之处,看起来仿佛不在人间。
  张道士屏退左右,待周围没人之后,看着贾瑞说道:“老道托老喊你一声瑞哥儿不介意吧?”
  贾瑞此刻脑子很乱,心里也很为贾代儒的死感到悲伤,根本没心思应付张道士,自然是不无不可。
  张道士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你可知为何你已被逐出贾府,老道还敢接你的家事吗?”
  贾瑞奇怪应道:“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