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十七章 该!中招了吧!

  贾珍压着怒气咬牙问道:“你袖子里的是什么?”
  贾瑞从袖子里掏出一面镜子来,却是日常家里常用的镜子,质量并不怎样,只是用的日子久了,边缘上磨出一层光亮来,笑道:“刚才就是晃一晃,怕是哥哥自己看花了眼吧。这个镜子是我平常自己用的,哥哥要是喜欢,送你了便是,我可不是小气的人!”说着便笑嘻嘻的将镜子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开。
  原来之前贾瑞只是小小的借用风月宝鉴的力量,略微用了一下幻术,将家中带来的普通镜子幻化成了风月宝鉴的样子,本来灵力便不多,起了作用后便散了法术收回袖子,此时又拿出来了交给贾珍。
  走到门口,两个家丁看着贾珍的眼色,贾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贾瑞就离开了宁国府,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小心翼翼的将两千两银票和铁山庄的地契都藏了起来。
  待到贾瑞走了,贾珍拿起桌子上的镜子,正待狠狠摔下,又小心看了一下,确定不是风月宝鉴之后怒摔在了地上,摔成了个粉碎。
  “爹,铁山庄不是闹鬼,早就荒废了吗?这么给他,合不合适?”贾蓉小心问道。
  贾珍横了他一眼,冷冷道:“就你知道的多。”
  贾蓉见父亲心情不佳,急忙闭嘴不言,退到一边。
  没有了风月宝鉴,贾瑞也不着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这几天里只要风月宝鉴没有危险他便不管,只是一心活化颜进的记忆为己用,认真温习功课,准备参加县试,先考个秀才再说。
  宁国府中,等到秦可卿的治疗结束了,大夫奇怪的说道:“真是奇怪,之前针石无用,汤剂不入,怎么今天用了镜子就好了?”
  听到这话,贾珍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脸上略带一些笑意。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只要秦可卿的病能好就行。
  又向一边站着的贾蓉说道:“行了,把那什么劳什子宝鉴给我拿来,让家丁们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贾蓉答应了一声,从婆子那里取来风月宝鉴,又双手奉给了贾珍。
  贾珍将风月宝鉴接在手上,心道:“这镜子究竟有什么玄虚?怎么就可以治病?何以要了我这么多钱?贾瑞那货色老说不能看正面,只能看反面,究竟是什么名堂?”
  感受到有人在窥测风月宝鉴的反面,而且还不是秦可卿,贾瑞立刻将皇甫尚的神魂骷髅再次放回了反面空间,设置成来者必杀的模式,预备给人碰个钉子。
  心里想着,贾珍先看了一下风月宝鉴的反面,只见其中阴冷冷惨淡淡,一只阴森恐怖的骷髅正提剑游荡,自己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忍不住闷哼一声,立刻引起那骷髅的注意,顿时彪将过来,一剑刺开了自己的喉咙,吓的自己起了一身的冷汗,一个惊跳,立刻从反面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贾珍怒道,又想了想,停下了自己想要摔掉风月宝鉴的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又照了照镜子的正面。
  这一次的感觉却没有那么可怕,他顿时便如同进了一个仙境之中一般的空间,亭台楼阁精美如画,里面居然还有人,定睛一看,居然有宁国府的秦可卿、自己续弦的尤氏的两个美貌的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还有荣国府的王熙凤、李纨,甚至还有许多许多自己见过却得不到的美人,包括北静王王妃、忠亲王小妾等等各具特色的女人,甚至还有当今贵妃,他名义上的姐姐,贾元春!此刻全都莺莺燕燕的将贾珍围做一团,个个都热情似火,人人都柔情似水,三两下便将贾珍拉入温柔乡中,根本不能自拔,也不想自拔。
  就连呆霸王薛蟠都知道贾珍是最会在女人身上下功夫的,可见其经历之深,见识之广。原主贾瑞进来时,这里面只有一个王熙凤,贾珍进来时,这里面简直是开了一个AKB48大会!可见他渴望交流而未交流过的女性之多,更可见他曾经交流过多少女性!
  眼前的场景,直乐的贾珍合不拢嘴,抬不动腿,就这么彻底沉沦了进去。
  没多一会儿,贾瑞通过心灵感知,知道宝鉴中的灵气又增加了一分,心里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自己作死可就怨不得我了。”贾瑞心道,又拿起笔,继续融合起颜进的记忆来。
  话分两头,且说这贾珍惊喜发现了风月宝鉴正面中的世界之后,一下就陷了进去,等他有所损耗之后,这才从风月宝鉴的正面中醒了过来,无视了自己身上的虚弱感,反而对刚才真实至极的感受记忆犹新,悠然回味,真正感觉是回味无穷!心中一阵惊喜,心道:“居然是这样一件宝贝!有了这件宝贝,真是皇帝也做得!”
  贾珍本来就是一个顶好色的无耻之徒,又兼喜新厌旧,眼见着漂亮好看的便爱的不行,非要弄到手不可,偏是有好些美貌的年轻女子他是碰都碰不得的,更让他心痒难耐,风月宝鉴便将他的这些龌龊心思全都照见了,更在虚幻中给他全满足了,如何不让他喜出望外?如何不让他流连忘返?
  简直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如同上瘾般的硬往风月宝鉴正面不断送去。
  正是贾珍,带的宁国府上下乌烟瘴气,也染着荣国府慢慢烂透,恶行恶迹罄竹难书,引起了贾府日后的灾难。
  正如游侠柳湘莲所讲,贾府里除了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是清白的,里面哪怕是猫啊狗的不清白。如今发现了风月宝鉴正面的“销魂”功能,更是如获至宝,日日夜夜的沉溺于其中!
  贾蓉打发完家丁后回到厅堂,却正见贾珍如同抱着一怀黄金的样子抱着风月宝鉴回了自己的卧室,心中十分疑惑,又万分好奇,但是又害怕父亲的威压,不敢细问,只得偷偷溜到贾珍的窗下,听起了墙角,也搞清楚了宝鉴的用处。
  这两三日里,贾珍居然乐不思蜀,一心只想着用风月宝鉴偷欢寻乐,接连不停,日夜不休,频率高的简直是凶残到了极点,到了第三日上已经玩不动了,身上虚不受力,再照风月宝鉴正面的时候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以为自己是风寒感冒,请了大夫来看,也只是卧床休息。
  实际上是贾瑞怕直接弄死了贾珍,反而令场面不太好收拾,于是令镜儿在他濒死之前停下了神通,只吊着贾珍的一口气不死而已。
  贾蓉趁着贾珍昏睡,也将风月宝鉴偷了出来,心里只是想着自己玩上一玩,等贾珍清醒之前再将风月宝鉴还回去,没曾想贾珍这一睡倒便一直在昏睡之中,整日里浑浑噩噩,已经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嘴里老说一些混话,听起来十分惊人,索性也就没还那风月宝鉴。
  贾蓉很快也发现了宝鉴正面的秘密,终于明白了父亲为何嘴里说那些昏花,也是一玩就停不下来,在第五日里倒了下去,总算还是比他老子身体稍微强这么一点,也只是吊着一口气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