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三十章 高中秀才

  “第二榜都没有你,我还不信连着六年没考上的你,居然还能考头榜不成?”薛蟠已经嗑了一地的瓜子皮,刚听完伴当报过最新消息后,就将手中的瓜子往旁边一丢,搓了两把手,准备上前来好好给贾瑞个教训,周围的伴当也怪笑着围了上来。
  周围的学生们也都又兴奋又害怕的看着这一幕,以薛蟠的斑斑劣迹,贾瑞落到了他手里还不知道会遭受怎样的折辱呢!
  反倒是贾瑞风轻云淡,完全当是没看见一般,安静的看着自己的书。
  他的心里其实也渐渐没谱起来,毕竟是自己穿越来第一次考,虽然有着颜进的记忆打底,谁知道前朝的科举和本朝的科举差异大不大?
  大不了跟薛蟠火拼一场罢了。
  自己好歹这一个多月来天天拿铁匠鬼练手,对付薛蟠根本没问题。
  薛蟠等人将贾瑞围在中间,薛蟠从伴当的手里拿过一只马鞭来,扬鞭就要抽向贾瑞。这里好歹是贾府私塾,薛蟠也没想做的太过分,不过教训教训贾瑞,挣些脸面罢了。
  只是他不知道,也没有想过,只要动了手,这局势可就不由他了。
  贾瑞听到风声伸手一抓,直接就抓住薛蟠的手腕,冷笑道:“这就等不及了?”当下一脚直接踹在了薛蟠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踹飞了三米,一下砸碎了一张书桌。
  “不管输赢如何,你这么就要动手不对吧?”
  自从那夜打败了铁匠鬼功力提升,只要自己专注注意力,别人的动作就如同慢动作一般,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一脚贾瑞还是只用了一分力气,生怕将薛蟠打坏了,后面给自己惹麻烦,没想到这一脚还是踹的有些重了。
  周围的伴当一看,立刻就傻了,从来只有自己这帮人欺负别人的,从来没有别人欺负自己的,哪里见过有贾瑞这般穷书生反抗的?
  就算是不服气的穷书生,也是两下就给弄翻,很容易就给打死了,哪里有贾瑞这么能打?
  知道这贾瑞身上有两下子,薛蟠都给打了,顿时都掏出东西来。
  贾瑞向周围一看,嚯!这当真是家伙齐全,短棍短刀长匕首,什么各色东西都来了,贾瑞甚至还看到有人拿出两包东西来,一下就知道是生石灰之类阴毒的东西,顿时动了真怒,咬牙笑道:“好啊,你们家伙带的全啊,竟然要血洗贾府不成?”
  当下拿起起一只长凳向周围一抡,先破开了薛蟠伴当对自己的包围,瞄准一个叫嚣的最凶的伴当,向前快速突了两步!
  速度太快,还不等那伴当反应过来,脚下一蹬,已经到了他面前,这次却是全力施威,一招“乱花迷眼”,脚下一闪,一下将他的膝盖踹的翻折了过去,然后一个大脚,将他踢进了贾府子弟围观的人群中,喷出的鲜血染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一身。
  贾瑞大声喊道:“怎么贾府的人死绝了吗?眼看着别人家的奴才打咱家的主子?你们都没卵子吗?!”
  贾府的这些公子哥们看热闹还行,真动手还是不行的,不过这个被踢过来的已经吐了两口血,爬都爬不起来,又在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压住兴奋,颤抖的喊了一声:“打他丫的!”顿时各种黑脚砚台就都飞了过来,这伴当顿时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这个私塾里,没挨过薛蟠欺负的人终究还是少数。
  贾瑞又如此将另外两个奔来的伴当一人一板凳砸倒,一脚踢进人群中,正在这时贾瑞一直注意的那个揣着生石灰的已经奔上前来,准备撒石灰。
  要知道生石灰最是阴毒,遇到水便会发出七八百度的高温,撒到眼睛里基本上就瞎了,不知道这招坏过多少人眼睛,又坏了多少人性命,贾瑞的心中已经怒急,准备让他自食恶果。
  说时迟那时快,贾瑞将凳子往另外一人身上猛地一丢,将其砸翻在地,向后一撤步,猛地撞进撒石灰的伴当怀里,撞的他一个趔趄,转身就又抓着他的双手,硬按着,把两包已经打开的生石灰全都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生石灰和唾液相遇,顿时生了化学反应,痛的那人疯狂的惨叫起来,血水白烟一起从口中喷了出来,听得周围的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正在这时,另外一个伴当听到惨叫声急忙来解救,直接就持着长匕首从身后狠狠的刺来,贾瑞余光早就注意,此刻轻轻一闪身,双手轻轻一翻,一送,力气已经被贾瑞带歪,那长匕首当场就刺进了吞生石灰的伴当身体里!
  刺人的见长匕首插在自己人身上,顿时大惊,居然又把长匕首拔了出来,顿时一蓬鲜血喷了他自己一身,当场两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贾瑞又是转身一个侧踢,又将这刺人的伴当腿踩断,却不将他的匕首踢开。
  转身一看,其他的伴当伤的伤,残的残,还有两个小白脸型的伴当脸色苍白的围在薛蟠的周围,早已瑟瑟发抖。
  电光火石之间,这几招下去不过三五个呼吸的时间,贾瑞已经将平时耀武扬威的五个伴当全都打废,看得周遭贾府子弟也是目眩神迷,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还有一些伴当已经被贾瑞踢进了围观的人群之中,已经不知道给打了多少黑拳,踏了多少黑脚,满脸满身的都是鞋底子印。
  见众人都已经被打倒,贾瑞没有趁胜追击,略微平复了一下呼吸,沉声道:“薛蟠,你也太跋扈了些,这可是贾府私塾,周围都是宁国公和荣国公的后人,也都是你的亲戚,你居然就敢逞凶?你看看你们用的家伙,长匕首、生石灰、砍刀,你这是要血洗贾府不成?”
  就在这时,薛蟠最后一个看榜的伴当跑了进来,钻进人群突然看到一片狼藉的私塾,还有自己到处吐血,断腿的伙伴,一下就慌了,不敢进也不敢跑,两腿显然是有些软了。
  贾瑞看了他一眼,冷喝道:“要报什么?大声喊出来!”
  那伴当哆哆嗦嗦的喊道:“报!贾瑞……贾大爷,中了一榜第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