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八章 给可卿治病

  这贾蓉和另外一个宁国府子弟贾蔷,之前正是在王熙凤的指挥下作弄了贾瑞的人,更讹诈了他一人签了一张五十两银子的欠条,自是知道贾瑞之前病成了什么样。
  此刻看到贾瑞在院中散步跟常人一样,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贾蓉和贾蔷低着贾瑞一辈,所以他紧接着还是向贾瑞行礼道:“瑞大爷安康!家父听闻瑞大爷有宝鉴一面,可以治病,侄子那屋内人已经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特派侄子前来恳请大爷将宝鉴一借,好救得性命。”
  这贾蓉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唇红齿白,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身上穿着狐裘,头上缀着金饰,因身边还有一名大夫,算是外人,便没好如平时索债一般恶声恶气。
  贾瑞看到贾蓉,心中立刻涌起一股负面情绪来,但是也不好发作,只得强压下来,沉吟说道:“这风月宝鉴乃是一个跛足道人借给我,却不是我的,不合再借给别人。更何况这镜子照好了我,却不一定能治好侄媳妇的病。”
  听到贾瑞有意推脱,贾蓉心里十分恼怒,本想当场撕了脸将贾瑞好好痛骂一顿,拂袖而去,却又想到自己的父亲贾珍逼迫,旁边还有外人大夫帮忙确认,后面还有家里的那一堆人看着,就算是装也得装出十分关心秦可卿的病情来,如果自己再借机生事的话,定会给别人以嚼舌头的把柄,只得硬生生的按下脾气,继续恳求。
  贾蓉再次行礼,哀声道:“侄子那屋内人已时日无多,就算治不好也是天意,绝对不会有其他任何非分之想,还请瑞大爷行行好。”说着几乎要哽咽出来。
  贾瑞看推脱不过,想了想说道:“我记得我有一物落在你那,还有贾蔷那儿,可否还我?”
  贾蓉心中一阵恼怒,迫于有求于人,只得低下脸,说道:“侄子这份当然可以给您,但是贾蔷不在跟前,我却不好说。”
  贾瑞哈哈一笑,说道:“那你先把你的那份给我,便叫贾蔷也叫他把他的那份也带来,你帮我准备一些兑换的东西,我先去你府上,到了地方再给我也是一样的。”
  贾蔷咬了咬牙,似乎是心里骂了两句,从自己的腰囊里掏出张纸条给了贾瑞,贾瑞拿在手上一看,果然是自己当时被迫签下的欠条,哈哈一笑便将这欠条撕成粉碎,丢进了屋内的火盆里烧成卷灰,然后又将风月宝鉴揣在怀里,大度的一抬手,说道:“咱们走吧!”贾蓉只得吩咐一声,众人便向宁国府走去。
  贾瑞虽是荣国府的庶支,住的也不是太远,是在贾府私塾附近,与宁国府也就一里地远,很快就到了宁国府。
  到了宁国府的厅堂中,看到贾珍等人正在堂中等待,看到贾瑞来了都是站起身来,贾珍更是握住贾瑞的手,手温正常,并无病态,看着贾瑞身后的大夫点了点头,贾珍心里一喜,将贾瑞的气色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瑞弟看样子已经好的多了,真是可喜可贺!如有良方,还请救救我那苦命的儿媳妇吧!”
  贾瑞定睛看了看贾珍,模样便是一个老版的贾蓉,只是看起来更加精明猥琐,一脸精瘦,浑身富贵,笑含三分冷,眼高七分人。
  虽是热情的向贾瑞作揖,但是贾瑞心里十分明显的感觉到贾珍的热情是逢场作戏,只是为了求人救治而已,让贾瑞感到受重视的同时,也让他心里明白他们之间隔着明白的鸿沟,不要因此攀上来。
  贾瑞按下心里的膈应,也笑着点头道:“谢哥哥关心,我能痊愈多亏了这面风月宝鉴,但是却有一点,只要一心只照反面就没事,如果照了正面可要遭殃,千万不能照。为保安全起见,还是我拿着进去给侄媳妇照才好。”
  贾珍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既然只需要用反面照即可,不用瑞弟亲自手持也可以吧,我这儿媳妇实在病的太重,恐碍观瞻……”
  贾瑞这才意识到这是封建时代,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秦可卿早被贾珍视为自己的禁脔,于是便笑着点点头,说道:“也好也好,不过贾蔷的那件东西不知取来了没?”
  贾珍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望向贾蓉,贾蓉心里一阵阵气恼,却又没有办法,值得随口应道:“一会儿就到,一会就到。”
  贾珍还以为是什么治疗需要的东西,竖起眉毛斥责道:“混账东西,关系着你媳妇性命,还不快些!”
  贾蓉急忙应声说道:“我这就亲自去取。”
  说着贾珍便拉贾瑞在一旁坐下,并示意管家取了一块整银来,重量十两左右。贾瑞心里一喜,笑着揣进自己怀里,心里又踏实了不少。
  “瑞弟先喝口茶,那照镜子的事由仆妇去做也是可以的。”贾珍令管家将那十两银子塞在了贾瑞的手里。
  贾瑞稍微犹豫了一下,接过那块银子,知道这风月宝鉴是自己唯一的凭仗,千万不可轻易交出去,只是说要等自己的东西回来才能治疗,死活不肯交出风月宝鉴。
  过了一小会儿贾蓉回来,将贾蔷的欠条也给他,查明是真的之后,他立刻将那欠条撕碎丢到火盆里,心中大松一口气,终于将这一百两银子的巨额债务给清掉了,贾蓉贾蔷两人再也不能来勒索自己了!一时心里非常爽快!
  见贾珍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滴水了,贾瑞当下便将风月宝鉴交了出来,说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一下,这镜子用完便给我,我还要还给那位仙人。”
  一名看起来地位不低的仆妇接过了镜子,贾瑞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给秦可卿照反面,不要照正面,那仆妇耐心听完,行了个礼便到院后的卧房里去了,过了片刻,那仆妇喜气洋洋的走了回来,手中并无风月宝鉴。
  “禀报老爷夫人,少奶奶照了一下镜子反面,虽然神情惊恐了一下,但很快就好,果然精神气好了许多!”仆妇行礼高兴道。
  贾珍听了大喜,说道:“好好好!看赏!”当下便有管家出来,给那仆妇赏了二十两银子,看的贾瑞的嘴角不由得一抽。给这仆妇赏了二十两银子,给自己只有十两银子,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贾瑞看那仆妇手里没拿风月宝鉴,不由得有些着急,急忙说道:“那宝鉴呢?”
  仆妇有些不悦,说道:“回瑞大爷的话,少奶奶的病情还重着呢,您这镜子果然有用,那就多照几次,等到病除根了再还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