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三十一章 群情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愣住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刺激,太疯狂了!
  刚刚大家都觉得贾瑞这家伙估计是真的上不了榜了,估计是难免被薛蟠好好羞辱一顿,这一平常。
  没想到薛蟠还刚准备动手,居然就被一向文弱的书生贾瑞给一脚踹飞?!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很多人都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但是接下来贾瑞又如同秋风扫落叶般将剩下的伴当们全部都打倒的时候,大家才知道这贾瑞恐怕没有好好读书,却练了一身功夫?
  那贾瑞这些时间里想练出这么一身功夫的话,那肯定没时间好好读书的咯,中秀才的可能性就很低了,那这次打赌恐怕真的是要输。
  而此时,薛蟠的伴当又宣称贾瑞已经中了秀才头榜第三名!
  今天如此之多的反转,让围观的学生们已经刺激的懵了,更因为他们都是贾府人,忍不住纷纷把自己代入到贾瑞的这边来,感觉到非常过瘾!
  当他们听到薛蟠的伴当报出贾瑞中了秀才榜第三名的时候,让他们感受到一种反转的惊喜,纷纷大声欢呼起来!
  “太好了!贾瑞中秀才了!”
  “名次还很高!居然是第三名!”
  “贾瑞真是深藏不露!太厉害了!太解气了!”
  在他们心目中,贾瑞已经是文武双全的强者,而且还扮猪吃虎般的低调!
  在此之前,看贾瑞的表现,谁能想到他居然藏的这么深?
  贾瑞向四周拱了拱手,谢过了大家的欢呼,看来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有所改观,为他下一步改革修整私塾奠定了不错的基础。
  想到这里,他淡淡一笑,对薛蟠说道:“薛蟠,你又多了一条罪,居然敢意图谋杀有功名之人,真是熊心豹胆,王法都管不了你了,难道我贾府就这么没落,叫亲戚都持着利刃杀到家里不成?”
  贾瑞还想再嘴炮两句,将薛蟠对贾府的冒犯竖起靶子来,让周围的学生拥有更强的凝聚力,就在这时,人群外忽然骚乱起来,有人从外面强行将人群分开硬挤了进来。
  “都给我住手!!”
  还没见着人呢,就听到一声大喝。
  已经有学生听出来这声音是荣国府二老爷贾政的声音,顿时都悄悄的安静下来,生怕被抓住收拾。
  贾瑞将双手拍了拍灰,然后另外一只手背在身后,感觉就好像是出去郊游的士子一般,潇洒自在。
  刚才一阵打斗,也让他气血搬运起来,再加上浩然正气诀本身就有改换气质的作用,此刻的贾瑞看起来英姿勃发,令人心折。
  正在这时,人群已经被分开,先进来了一圈家丁,手里拿着家伙将场面镇住,这才从后面走出一个中年人来。
  只见这中年人相貌堂堂,一身儒士打扮,并不同贾府其他人那般珠光宝气,却为周围人所敬畏,一瞬间周围的人都向他行礼,各自口中称呼。
  贾瑞从记忆中知道,这人就是荣国府当家的贾政,贾宝玉的父亲,贾兰的祖父。
  薛蟠见贾政来了,还挣扎着行礼,抢先说道:“见过姨夫,这贾瑞狂悖,竟然要杀我!”
  贾政并没有理他,只得问周围人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围无人应答,还纷纷向后退缩,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忽的贾政看到贾兰在人群中,急忙招手,将贾兰叫了过来。
  刚才人群群情激奋之下,贾兰也动了手,谁曾想实在是太没争斗经验,手脚慌乱下居然把自己脸上划了一道小小的口子,渗出了一线鲜血,此刻已经在脸上凝结了,看起来有点吓人。
  当下贾兰跟小大人一样给贾政行了礼,回答道:“回禀祖父,一个月前瑞大爷在私塾中说要考秀才,并鼓励我等上进,薛大爷不屑,并与瑞大爷用今日的秀才榜打赌,瑞大爷说自己能考上,薛大爷说他考不上,今日瑞大爷高中头榜第三名,薛大爷打赌输了,便恼羞成怒,想要鞭打瑞大爷出气,甚至还有人用了生石灰和刀子,谁曾想竟然被瑞大爷反制。周围同学也有伸手助拳的。”
  贾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贾兰是贾政长子贾珠的孩子,贾珠早死,因此贾兰早早就没了父亲,平实最是乖巧不过,此时貌似又受了伤,贾政更加气的头脑发晕,看着贾兰脸上的血迹,手脚也是一阵阵发麻,心中素知道薛蟠平时的习性,转头向薛蟠怒道:“薛蟠你个孽畜!你怎敢信口雌黄?!还在我贾府行凶?!何不将我也都杀了!!来人啊!给我拿下捆起来!!”
  薛蟠也吓得脸色发白,急忙叫道:“你不能绑我!你不能绑我!我要找我舅舅!我要找舅舅!”
  薛蟠的舅舅就是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乃是眼下四大家族中最有权势之人,当下正奉旨监察九边,可以说是四大家族的台柱子,所以薛蟠一直都是靠着自己的舅舅胡作非为。
  听了这话,薛蟠是一点没把自己这个姨夫放在眼里,贾政更是气的要炸,眼前直冒金星。
  几个家丁当场上前,将薛蟠捆了起来,有人还碰上了他的伤口,疼的薛蟠龇牙咧嘴,贾政只当没看见。
  另有薛蟠有眼色的伴当,一看场面不对,早早跑去找薛姨妈报信去了,薛蟠的其他伴当也互相搀扶着准备跟上。
  有人扶了一下那个生吞石灰又中了匕首的,摇了几下只是不应,又摸摸他的鼻子,发现已经没了气,立刻急忙倒退着滚了两圈,惊叫道:“吴六死了!”紧接着便屎尿横流,竟然失禁了。
  贾政眼前又是一黑。
  荣国府堂屋,贾代儒已经坐在了上首主宾位,贾母坐在主位相陪,两个老人正聊得开心。
  贾母乃是贾代儒嫡长兄贾代善的妻子,该贾代儒喊声嫂子的,自是一辈人,老人相见也有许多共同话题,光是说起陈年旧事就够说上两个时辰。
  虽然当年贾代儒乃是家族中最不受重视的庶子,只是考了个秀才而已。贾母实际上对这个小叔子是十分不熟悉,心里更添着骨子里的轻视。
  好歹今日是贾代儒孙子贾瑞中了秀才,看这样子,贾政是想以此为契机勉力荣国府的孩子们好好读书,贾代儒算得上是主角之一,贾母这才招呼一下。
  其实在贾母眼中,秀才当真算不了什么,不过是用钱也买的来的东西。
  不过是为了激励后辈,千金买马骨的意思罢了。
  另外,贾瑞之前考不上秀才,一直是贾代儒的心病一块,今日得解,真是大快人心,聊兴十足,将贾母捧的是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