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十六章 强买风月宝鉴

  打开门,正好看到贾蓉和宁国府的仆人走了进来。
  看来照了风月宝鉴之后,秦可卿的健康还是有些恢复,在医治无效的情况下,求神问鬼都稀松平常,更何况是只照照镜子?
  因此,虽有昨晚照了正面导致情况恶化的情况,但那是钟情司首座的神魂离开了秦可卿的身体,对秦可卿自身的生命还是无碍的,甚至今天上午略吃了一些燕窝,精神头稍微好了一些。
  见着照镜子有效,贾珍心里自然欢喜,晚上想了想,又让贾蓉来请贾瑞来,并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番。
  贾蓉行礼道:“侄儿给瑞大爷请安了,今日也请瑞大爷的宝鉴去给内人治治病。”态度看起来仍然恭谨,但贾瑞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来,仿佛是准备等着看自己好戏的样子。心中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更是分出一丝精神来,和袖中风月宝鉴中的镜儿沟通起来。
  上一次治疗时,贾珍就明显着不想将宝鉴还给自己,这一次他们又来请自己,恐怕再将宝鉴带回来会有些难度。
  若是他们不打我宝鉴的主意,我还可饶你们一会,若是打我宝鉴的主意,那我可就要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风月宝鉴之人性考验”,也让你们试试看。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之后,贾瑞又伸手将桌子上自己日常用的镜子装在了自己袖子里。
  宁国府离贾瑞的住处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走了近十分钟左右终于走到,进到宁国府的大堂中,与贾珍两人见了礼,分主宾坐定,贾瑞二话不说,将风月宝鉴交给婆子拿到后院去给秦可卿照,宁国府下人给贾瑞沏了一杯好茶,贾瑞的心里更觉得事情马上要来了。
  果然,贾珍呷了一口热茶,说道:“瑞弟啊,你这宝镜卖给我如何?你这侄媳妇已经病入膏肓,各路名医太医都瞧过了,都不行,针灸、药剂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也都不行,也就是照你这宝镜才有些效果。如果不是这宝镜,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要不卖我,无异于亲手杀了你侄媳妇。你现在只在私塾里混事,已经二十了吧,还没有成家,也没有什么长久的利息,只要你肯卖我,价钱好商量。”
  贾瑞喝了一口茶,心道果然来了,转头一看,出去的门口前站着两个高大强壮的家丁,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正恶意满满的表情,恶狠狠地盯着自己,显然要是不卖这风月宝鉴的话,今天恐怕连门都出不去。
  好在心里早有预计,转眼又看了一眼贾珍。
  贾珍到是当真心疼这儿媳妇,至于用什么方式心疼那就两说了。
  当下的形势是胳膊拗不过大腿,自己在人家地盘上,又没什么势力,硬闹起来只有自己吃亏的份儿,所以他面前尽然只有卖镜子唯一一条路。
  想到这里,贾瑞摇着头长长叹了口气,微微笑道:“说实话,这镜子今天本是要被仙师收走的,不知为何留在了我这,想着也许便是因为咱们府上还有位病人要救,本就合着与侄媳妇有缘,自该是送与哥哥的。”
  贾蓉听了这话倒是撇了撇嘴,心想这家伙倒是会说话,只顾着巴结,心中更加轻视贾瑞。贾珍脸上不动声色,只等贾瑞把话说完。
  说着贾瑞好整以暇的喝了口茶。
  清了清喉咙,贾瑞继续说道:“不过仙器法宝不可轻赠与人,尤其是这风月宝鉴,乃是天上上仙警幻仙子亲手制成,内有绝世珍宝三十三天外玉帝珍藏的万彩琉璃一颗,太上老君亲炼首阳山赤铜三斤,更有许多神异能耐,只是我还没摸索出来罢了。
  若是直接送了给内侄媳妇,怕是礼物太重,万一克着命可就不好了,会有妨害。
  平时还好,内侄媳妇现在正在重病之中,怕是消受不起,得照着价值交换,才能不折福,不折寿。
  但是吧,这三十三天外万彩琉璃、首阳山赤铜都是无价的,怕是皇上的珍藏里也没有啊,估价是难以估价了,要的太高,也损害咱们亲戚之间的情谊。”
  贾珍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还想着,如果这贾瑞还很上道的话,这事办的让自己满意了,以后也可照顾一二。
  贾瑞陷入了沉思之中,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为难点,吃点亏,就卖你一万两好了。”
  “一万两?!!”贾珍差点没给茶水呛死,怒道:“我哪有这么多现银!你怎么不去抢?!”贾瑞无辜道:“是珍大哥想买这稀世奇珍的,这个价已经是亲情价了,不要的话弟弟也不会强卖给你的,放心好了。”
  贾珍急忙顺了顺自己的气,怒道:“什么强卖强买的,说混账话可没有什么用,今天你给我好好说,究竟怎么卖?”
  贾瑞苦着脸说道:“当真没这么多现银的话,折成其他的物件也可以。哥哥你看我,已经二十了,还没有说门亲,没有自己的宅院,也没有养家之业,你也可怜可怜我,要不,我就要两千两银子,再给我一个庄子就行,要是不允的话,我就把宝鉴当着你的面砸碎在这,咱们也别为这个东西伤了和气,你看行么?”
  贾珍给气笑了,说道:“弟弟不是脑子有恙吧?宝镜不是已经拿进去治病了么?你怎么砸……啊!”
  只见贾瑞笑嘻嘻的从袖子里拿出风月宝鉴来,插嘴说道:“哥哥你看这是什么?”
  贾珍顿时瞠目结舌,看看贾瑞,又瞪了两眼贾蓉,有些着慌,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贾瑞说:“哥哥,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哥哥就算不看我贾瑞的面上,也要看在令儿媳的份上,毕竟救命要紧啊!”
  贾珍咬了咬牙,说道:“好好好,贾瑞,你是好样的。来人啊,拿两千两银票,再取铁山庄的地契来。”
  听到铁山庄的名字,贾蓉和管家都惊了一下,急忙低下头去准备了。
  贾珍说道:“好,既然是卖定了,也是个大买卖,咱们也不要空口白牙,来来来,写个字据。”当下铺纸磨墨,写了一个买卖的字据,贾瑞也不在意,接过笔来,笑嘻嘻的手一挥,袖子略莫一照,便落上了自己的名款,待到贾蓉和管家回来了,将银票、地契和按了手印的买卖合同副本都接在手上了,贾珍急道:“快把镜子给我吧。”
  贾瑞奇怪道:“哥哥好生奇怪,宝鉴不是已经拿进去给侄媳妇治病去了吗?怎么又问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