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三十六章 女鬼的执念

  这池塘类似一个“日”字型,在池塘的中心有一个人工岛,上面有着一个雅致的小亭子,亭子旁边还中着大槐树,遮天蔽日,阴气阵阵,吹得人身上发冷。
  池心岛以小桥与外界相连,桥下拱洞蛮高,完全可以通过一个乌篷船,可以看出原主人设计时的用心。
  贾瑞将三只鬼火乌鸦召唤了出来,又给自己用了一个“六丁六甲请神术”,给自己套了一身天兵甲,这次随机的是明光甲和一把斩马刀。
  这玩意儿没用过,有点不顺手,不过好歹是个家伙,对付鬼怪比较有效,总比赤手空拳强。
  绕了半天,周围都没见着鬼,贾瑞只得往池塘中心的小人工岛走去。
  在买这个院子的时候,贾瑞就以风月宝鉴照过了,这个院子里的鬼是能够直接收进宝鉴中的,因此此刻心里虽然紧张,但没有多少害怕。
  在池心岛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些雾气,走到大槐树下的时候,终于看到在小亭子里站着一个白纱的少女,在雾气中忽隐忽现。
  看来就是她了。
  “周郎,你终于肯来了。”
  幽幽的声音传来,突然而来的声音惊得贾瑞一个激灵,急忙压住心中的惊恐,笑了自己一下,本来就知道这鬼是要出来的,怎么还给吓了一跳?
  “周郎何时娶奴过门?奴每日都胆战心惊,只怕母亲发现。”
  “奴已将身子都交给周郎了,周郎怎么还不履行你的诺言?”
  “周郎,奴的心里,只有你啊……”
  “只有你啊……”
  “只有你啊……”
  “周郎,奴的肚子已经要瞒不住了,你若再不来求亲,就是一尸两命了。”
  贾瑞看到这一幕,无奈的心想到“得,又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故事。”
  “小姐,您的周郎是来不了了。”贾瑞不等那女鬼生变,风月宝鉴持在手中,就如同一把手枪一般,掏出来就照着那女鬼,在朦胧的夜色下,风月宝鉴的反面也散发出微微的清光。
  在风月宝鉴反面清光里,浮现出一个模糊字迹的形状,在风月宝鉴灵力的加持下,猛地绽放出强烈光芒,在光线散去之后,那女鬼也消失不见了。
  池塘里的阴气还在翻滚,但是却找不到了寄托之物,渐渐沉在了池底。
  贾瑞呆立在大槐树下,心想在刚才女鬼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居然感觉好像有点眼熟。
  乌云飘过,月亮的光芒被遮住,贾瑞抬起头来,看着那沙沙作响的大槐树,沉默不语。
  第二天一早,秦可卿来到了清虚观,来找贾瑞。
  “瑞大爷,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贾府私塾的顶梁柱,您走的这段时间里,听我弟弟秦钟说,贾府私塾已经乱的不像话,没有一个人能好好读书,薛蟠是闹得越来越不像话,就连贾环、贾兰两个主子都受到了欺负。”秦可卿说道。
  贾瑞看着秦可卿的面容,静静的不说话。
  秦可卿被看的有些脸红,心中略有些复杂,只得继续说道:“瑞大爷,荣国府上上下下有眼无珠,不能重用您,但是宁国府却不同,如今我做掌事媳妇,也有能力再起个私塾,请瑞大爷执教。
  过去的事情,等再过一段时间大家就都忘了,我再说说情,瑞大爷再回归贾府可好?”
  贾瑞收回目光,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谢谢秦夫人的美意。
  在出来的这一两个月里,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我原本有计划在贾府中鼎新革命,重建荣国府的活力和底气,甚至与贾府共同进退。
  但计划没有变化快,旧势力力量太强,我自己实力太弱,才有此劫。我会在外面再开一间私塾,如果秦公子、贾环和贾兰愿意来读书,我是十分欢迎的。”
  秦可卿见贾瑞主意已定,态度又坚决,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留下了五百两银子给贾瑞,贾瑞也不矫情,直接收下。
  贾瑞突然问道:“秦夫人,你可见过亲生母亲?”
  秦可卿是其父营缮郎秦业从养生堂抱养来的,养生堂就是这个时代的孤儿院。秦可卿虽然从小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多多少少的能够感受到一些自己与别人的不同。所以当贾瑞问她这个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些敏感,又有些疑惑。
  秦可卿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瑞大爷这是什么话呢,我从小出生就没了母亲。”
  贾瑞点了点头,眉头皱的更紧,说道:“请秦夫人稍等一下。”
  说着掏出了风月宝鉴,往秦可卿的身上一照,自己也紧随着进入到了风月宝鉴之中。
  风月宝鉴的反面空间里,一边放着一根散发着火气的铁锤和一柄剑胚,另外较远的一边则是一汪水渍,秦可卿正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刷的一下,贾瑞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秦夫人不要慌。”
  说着,贾瑞一抬手,阴风阵阵,水渍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白衣女子,见到这个女子,秦可卿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女鬼看着秦可卿也没有了声响,就连身体都虚晃了两下。
  原因很简单,那个女鬼和秦可卿只见居然有七八分相似!
  贾瑞觉得,之所以风月宝鉴选中这座宅院,也是有原因的。
  “这……这……这不可能……”秦可卿有些难以接受,说道:“我,我从小没有见过我娘,我,我……”说到这里,秦可卿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
  不知道为何,那女鬼居然轻轻的走了过来,轻轻的抱住秦可卿,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
  看到这里,再不清楚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可就太愣了。
  秦可卿从小就没了娘,从来没有感受过有人如此的温柔对待自己,零星坠落的眼泪变成了小溪从脸上滑下,声音也变成了嚎啕大哭:“娘啊!你好狠心!丢下我一人在这世界上……娘,我好苦啊……”
  那女鬼也哭的呜呜咽咽,阴冷之意慢慢消散,只剩下清凉。
  过了一会儿,女鬼推开了秦可卿,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秦可卿,说道:“我们不可长久在一起,对你不好。每月我们与初一可见一次。”说罢便跳进了风月宝鉴中的水渍,消失了。
  秦可卿犹自在那里哀伤,眼看着越来越悲伤,贾瑞只好上前去安慰她,站在她身边说道:“秦夫人,不要太过悲伤了……”
  刚说完,秦可卿一头扑进贾瑞的怀里,继续大哭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贾瑞和秦可卿从风月宝鉴中出来,秦可卿独自走了,只留下贾瑞,胸前一片湿漉漉。
  焦大的眼神怪怪的,让贾瑞的后背有些发冷。
  这女鬼居然是秦可卿的亲娘,那可就不能用对付恶鬼的方式那样去刷她了,那该怎么办才好?
  按照镜儿的说法,那就只能完成那女鬼的所有执念,让她在风月宝鉴之中得到最后的安宁吧。
  秦可卿的出现,已经完成了她的一部分执念,另外还有一部分执念,就是,找到“周郎”那个负心汉。
  这个该从哪找起?贾瑞觉得从长计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