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十一章 秘籍与三个任务

  “不过,这《太虚幻经》交给你也有条件,我太虚幻境介入神瑛侍者、绛珠仙子和补天神石之事是为了求个善缘,不仅是这三仙,更是与佛道二仙及贾家荣宁二公都有极深的瓜葛,你要振兴贾府,令补天神石经历更多繁华世界,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缘分得偿,才可得到剩下两卷。那道人将这镜儿借给了你,怕也是想借你之手,谋些变数吧。”
  贾瑞一愣,还没回过味儿来,秦可卿继续说道:“另有这风月宝鉴的镜灵,名唤镜儿,也会辅佐你,善恶自取,福祸自招,好自为之。”正说着,她的身形已经开始消失,缥缈的声音持续传来:“我要回归太虚幻境,秦可卿已与我无关,其为独立之神魂,但某亦会暗做影响,令她对你做些助力。你要好自为之,若善缘圆满,仙道未必不可求。”
  话音落处,秦可卿的身影便完全消失,五彩的雾气再度凝聚在贾瑞的手上,变成了一卷流光溢彩的经卷,上面写着《太虚幻经第一卷:假作真》。
  贾瑞强压着激动的心情,缓慢的打开这卷轴,只见上面的字符如真似幻,显得十分神妙,看了一小会儿就有些头昏眼花,急忙停了下来。
  再一转头,看到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站在眼前,一件藕绿色的裙装,勾勒出少女美好的身姿,一袭粉红色的抹胸遮掩不住少女的娇羞,精致的宫装虽不如秦可卿一般雍容华贵,却胜在俏皮可爱,让人仍不住心生怜惜。
  贾瑞心中一喜,张嘴正准备发问,突然间听到非常远的地方好像传来什么声音,仔细一听,却是仆人前来禀报,原来是三天前的那跛足道人来了,来取这风月宝鉴。
  不得已,贾瑞只能从风月宝鉴的正面退了出来,心中十分忐忑,手捧着风月宝鉴十分不舍,仍旧主动走出了自己的卧房。
  心中十分想把它留下,却又十分怂,担心跛足道人对他印象不好,不肯收他为徒,断了他的仙缘,又担心收走这风月宝鉴,理都不理自己,心中有些纠结,脚底下却不敢有半点怠慢,急忙迎了出去。
  那跛足道人看见贾瑞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不由得一惊,口中道:“不错,不错,有趣,有趣。”伸手要过了风月宝鉴,抚摸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贾瑞期期艾艾的说道:“多谢仙长救命之恩,这宝鉴……这宝鉴能否赐予小生?”
  跛足道人眉头一皱,旋即松开,又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有趣,有趣!”
  “这风月宝鉴原本便是太虚幻境之物,既然钟情司首座已经许给你了,贫道也不好从中做个坏人,给你便给你了,没什么大不了。”
  贾瑞一听,心中十分高兴,便使劲拜了几拜,说道:“多谢仙长!”
  跛足道人显得十分开心,说道:“没想到居然出了你这么个变数,到叫人十分惊讶,你既然得了太虚幻境的传承,那我作为长辈也不好吝啬,这部《茅山道符箓真解》便传给你吧,虽是一本基础书,却已经够你使用了,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啊!”说罢便转身飘然离去。
  贾瑞高兴之余,急忙追上去说道:“仙长莫走!可否收小生为徒?以求仙道!”
  明明只有几步路,贾瑞却连跛足道人的袖子都抓不到,跛足道人看着只是走了几步,却好像已经走到了非常远的地方,同时跛足道人的声音也明明白白的传了过来:“你的命不在此,当另有任务在身,等你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若是有缘我们再聊吧,谨记,谨记!”正说着,跛足道人的身影和声音都缥缈而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贾瑞怅然若失,原本在风月宝鉴正面空间里遇到恢复了神仙记忆的秦可卿时,心里十分惊喜,没有想到这样要能遇仙,被拒绝的时候心里也并不难过,想着还有一个跛足道人才是自己主要的求仙门路,心里释然很多,那可是可以将女娲娘娘当年留下的补天神石带入凡间的大能,仙道必定强大,哪知先被钟情司首座拒绝,后又被跛足道人拒绝,眼下唯二靠谱点的仙缘就全断了。
  看来修仙这条路眼下还是不通的。一切还得自己想办法。
  不过好歹得到了两本秘籍,一本《太虚幻经·假作真》,一本《茅山道符箓真解》,只能靠着自己自学了。
  跛足道人说完话转身就走了,却不知道那所谓的《茅山道符箓真解》到底怎么给,正疑惑间旁里有人推他,他猛地回过神来一看,却是一个小仆在叫他:“瑞大爷瑞大爷,老爷叫您。”
  恍惚间贾瑞有点搞不清楚情况,疑惑问道:“那仙长呢?可有留下什么东西?”仆人疑惑道:“什么仙长?不曾见过,更别说什么留下东西了。”
  贾瑞挠了挠脑袋,摸了摸怀里的风月宝鉴,心里有些糊涂,又有些释然,摇着头笑了笑,举步向贾代儒的书房走去。
  贾代儒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是第一代荣国公贾源的庶子,贾府硕果仅存的老人之一。
  不过贾代儒在贾府并没有什么存在感,是个不折不扣的边缘人物。
  一双眼睛有些浑浊,满脸的皱纹藏着一生的不如意,身形有些佝偻,穿着一身铁红色的员外袍,头戴黑色儒巾,表情十分呆板,正坐在书案前,如同准备审问犯人的命官,见到贾瑞来了,冷哼了一声。
  贾瑞急忙按照记忆中的方式向贾代儒行礼问好,贾代儒冷冷道:“既然身体已经好了,就不要再赖在床上不思进取,赶快准备一个半月后的县试,考过了县试你便是秀才,我便为你说门亲事,以遂你心愿,也好为我们这一脉开枝散叶,继了香火,了我心事,也省的你在外面丢人现眼。”
  贾瑞原主的行为习惯立刻上身,只有唯唯诺诺,说道:“回禀祖父,孙儿这次一定努力,定要考取秀才,不负祖父的期望。”
  贾代儒看他没什么像样的表示,心中又是失望又是伤心,疲惫的挥挥袖子说道:“知道了就去温书吧,不要在与那些狐朋狗友虚度时光,若叫我知道了,定要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