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十五章 我也有随身高手了!

  贾瑞打开书籍一看,这神魂的主人居然是明朝的一个编修官,名叫皇甫尚,出生在一个镖局趟子手之家,小时经常搬家,后偶然与一个隐世的大儒家住了邻居,受其教诲开始发奋读书,后来在三十多岁考中了榜眼,进了号称阁老摇篮的编修院,有幸参与了《永乐大典》的武学卷的编纂工作。
  原来明朝开国前天下大乱时,开国太祖朱元璋就是出身于武林门派,又做了统治者,深知“侠以武犯禁”的道理,更是知道武林人士通常都是目无法纪不服王法的主。正道的还好,最多只是会跟当地的权贵勾结,不管私底下如何,表面上还是很爱护脸面,很愿意和官府配合的。
  其他的所谓侠客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为善为恶只在一念之间,更喜欢“劫富济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再加上武功高强,一般官府很难管制的住,是社会安定的重大隐患。
  在元朝时,统治者就已经开始刻意针对武林人士,挑起六大门派和明教之间的争斗,更将六大派的人抓住逼问武功秘籍。
  因此,在朱元璋开创王朝之后,更是对武林进行了大规模的整治,先是将名门正派都收编到了官府体系,专门用来对付武林。不愿归顺的,若是名声不好,行迹恶劣,便直接出军队前去剿灭,若是名声还好又不肯归顺朝廷,便限制其收徒成长,并将所有的武功秘籍全都收缴,由官府研究管制,以防其坐大。
  到了第二代第三代皇帝时,更是有意的通过锦衣卫挑起武林纷争,时不时抛出一本秘籍,或是又有什么藏宝图,引得武林人士如同苍蝇般自相残杀,刻意制造武学的断档,使得武林中的人一代不如一代,对朝廷的威胁也越来越少,再加上火器的逐渐崛起,使得普通人也能够对武林人士造成极大威胁,这才终于消弭了这一心腹大患。
  到了永乐皇帝,觉着自己已经将国家治理到了盛世,便准备编纂个大典,以彰显自己的文治武功,上百年来所收集的武林秘籍也编纂到了其中。这位皇甫尚便参与其中,到了后来更是主持武学卷的编纂工作。
  在日久年深的编纂过程中,皇甫尚对各类武林秘籍知之甚深,忍不住对一些有特种功效的功法试着练了一练,却又因为单一的功法大多不很平衡,为维护自己的健康,便又修炼别种功法以求平衡,不知不觉的也练了一身上乘武功,一身本领由文转武,文武兼备。
  后有某白莲教崛起,居然在地方官府的忽视下,逐渐统合了整个武林,盘踞一方。地方管的严时便散入民间,化作地下拳社,地方管的松时就明目张胆的活动,为祸一方,甚至发生了荒郊野外截杀赴任地方官的恶性事件。
  身为深知武林之事的文官,皇甫尚被派去平乱,皇甫尚知道这事急不来,索性稳扎稳打,从民风开始入手,十几年后乱党被平。
  经过这么多年和反叛的乱贼打交道,皇甫尚却也同样明白了武功是贫民抵抗强权,抵抗贪官污吏压榨的唯一方法,因此对武林也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后因功回朝,升为高官。此时朝廷各种弊病也彰显出来,官场上下一片乌烟瘴气,从武林回来的皇甫尚也无法忍受朝廷的黑暗,厌倦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生活,没几年便致仕回家。
  闲时,一直在思索如何真正挽救底层人民,认为教育是最终解决方案,便在家时收了几个弟子,推广普及教育的理念。
  没想到皇甫尚的父亲临死前告诉他身世的真相,他家的真实身份是蒙古皇室余脉,作为本朝的忠臣,一心想要辅佐明朝,经世济民的皇甫尚根本无法接受。
  后来不知道这个消息如何被泄露,在之前政敌的构陷下,却被朝廷认为自己在传授武林秘籍,秘密结派,甚至意图谋反,在政敌的落井下石下,不由分说便派人前来清剿,家人弟子全被杀害,只有自己一人逃脱,杀尽仇人后被迫浪迹天涯,三观崩溃,后随跛足仙人去修行,最后的时光在风月宝鉴中探寻自己人生的意义,直到死在了这里。
  显然,这皇甫尚也是被认定为“痴人、妄人”的了,这一世的遭遇真是可悲可叹。
  读完皇甫尚的一生,贾瑞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中五味杂陈。
  紧接着,他便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皇甫尚一生整理的武功秘籍上。
  跛足仙人将这皇甫尚的神魂留给自己,显然也是有些深意,眼下贾瑞也无意去揣测其中深意,只要与自己有用便收起来,有什么好怕的?
  贾瑞上一世时也是一个武侠迷,先把皇甫尚的一生当做真实的武侠小说读了起来。
  皇甫尚的记忆里有各种顶级功法,如《九阴神经》、《九阳神功》、《少林寺七十二绝技》、《易筋经》、《太极拳经》、《太极剑法》等,其中有皇甫尚甚至结合百家之长,自创了一套内功,名作《浩然正气诀》,最适合文人修炼,中正平和,正派功法兼容性极强,甚至可以同化异种内力为浩然正气诀的内力,修炼起来十分简单,天天打坐搬运即可,只需要简单的外功辅助,修练到大成有改善体质根骨、延年益寿、增强六识、寒暑不侵、强化记忆力等功效,练到深处,就算是七老八十了,也能保持头发乌黑、牙齿坚固,神思更是清楚明晰,效果十分神奇。
  贾瑞这一世应该不会参与到什么所谓的武林纷争之中,但是改善体质根骨、延年益寿、增强六识、强化智力这些功效实在是太过逆天,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分分钟就决定要练习此功。
  自己至少要活到找到真正的修仙方法,决不能早早就死了,在这个医学并不发达的时代,一定要增强自己活下去的本事才行。
  且不说华夏的男子谁不曾有过武侠梦?有如此高深秘籍在眼前,怎么忍得住不练?再说了,如果风月宝鉴中再拘拿一些精怪鬼魂什么的来汲取灵气的话,会一些功夫也有助于将其战胜降服,以便于剥离灵气。
  在皇甫尚的记忆里,甚至还有许多还没启动的,用来引江湖人士自相残杀的秘籍和宝物,还有财宝的藏宝图之类的物件,埋藏在某处未曾启动。前朝的库藏肯定是不用指望了,但是这些埋在民间的东西也都是极品宝物,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引的人争抢相杀,到时候方便时便取出来,也是个进益。
  紧接着,又研究了一会儿《太虚幻经》和《茅山道符箓真解》,试着练了练简单的幻术,在风月宝鉴的加持下倒是挺容易上手的,又试着写了跛足仙人推荐他写的人字符,但是好像没什么反应。
  估摸着时间到了,出来用了晚饭,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开始谋划起来。
  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