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红楼天师 > 第二十二章 打铁的鬼

  实在没有想到,这庄子居然如此荒凉。
  看来想靠着这个庄子尽快给自己提供经济支持是不太可能了,这种情况下,能把整个庄子整顿好就要花大力气,想要享受收益更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
  贾瑞的心里微微一凉,但也没有太大影响,只是对现实的
  即使如此,还是去庄头家里去看一下吧。
  将车把式留在庄口的茶店里,贾瑞顺着路人的指引,到了庄头家,这里的庄头就类似于村长,贾府是不可能直接管理这个村庄的,只有靠这些庄头来管理。
  这里的庄头叫杨富贵,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户,他自家租赁的土地最多,手底下还有七八个长工,也因此做了此地的庄头。
  介绍完自己,给庄头出示了信物和地契之后,杨富贵终于相信眼前只身一人前来的年轻人是新的主子,急忙唤自己的婆姨去倒茶杀鸡割肉热酒,是手忙脚乱的一阵忙乎。
  “贾老爷,不知这次到俺们庄……是有啥公干啊?”杨富贵有些忐忑不安的搓手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来看看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也可多多走动。”贾瑞也不说的太多,此时人在别人地头,虽然自己是所谓的业主,但是这个时代的治安和交通信息都如此落后,还是不要太直接的好。
  其实就算是说的不明白,这个杨富贵看起来也是聪明人,自然也是懂得。
  “我新接手了这个庄子,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请杨老哥多多教我。”贾瑞也热热乎乎的说道,杨富贵见贾瑞没有架子,高悬的心先放下一半,苦着脸说道:“俺们庄上这情况啊,说来话长。”
  读书人大都有所谓的不语力怪乱神,对这些邪乎的事情都根本不信邪,不知道这年轻主子怎么样,便试着将杨铁头用小孩铸剑然后闹鬼的事情讲了,贾瑞也不置可否,便请杨富贵带自己去杨铁头家的铸剑炉,杨富贵虽然脸色更苦,但是为了能哭穷的更真实,又见着现在正好还是正中午,决定还是在带贾瑞去看看。
  走了几步路,在某应该比较繁华的路段,贾瑞看到一个满是蒿草的破落大宅子,光说规模建制,比起杨富贵的宅子要好得多。
  看来这杨铁头风光的时候,家境还是非常扎实的。
  这宅子周围的房子都已经没人住了,显得冷冷清清的,破败不堪。
  在杨富贵古怪的眼神中,贾瑞将风月宝鉴取了出来,照向破败的大宅,居然真的看到了些东西。
  贾瑞也不顾杨富贵的劝阻,自己一人走进了废宅中,在一个废弃的炉子里,找到了引起风月宝鉴反应的一把铁匠用的铁锤。
  从风月宝鉴里看来,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暗红色的烟气,另外炉子里还有一个没有成型的剑胚,虽然没有什么古怪烟气,却自带一些稀薄又混乱的灵机,试了试,这两个都可以收到风月宝鉴的空间里。
  收了这两件东西,贾瑞已经明白闹鬼的故事是真的,但是鬼怪如何形成,又是如何作祟的却不甚明白。
  发现再找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之后,贾瑞便离开了这个废宅,跟杨富贵一起回到了他家。
  饶是大白天的,杨富贵身上的汗还是如同洗澡般的往外冒,紧张的脸色都白了,见到贾瑞出来了,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一溜烟的回到自己家中,这才歇下一口气。
  三推五让没有让掉午餐,贾瑞让杨富贵家里的小子带着一小角银子,去庄口茶店给同来的车把式点了一份卤水面,剩下的就赏给小孩子做零花钱了。
  杨富贵举杯频频相劝,贾瑞也只得应付应付,虽然只是乡村的土肴,没有什么特别的调味,但是胜在食材新鲜,让穿越来的这一个半月食不知味的贾瑞也吃得十分尽兴。
  酒过三巡,两人慢慢的聊的开心起来,“我过去看了一下,这个月十五应当听不到打铁的声音了。”贾瑞说道。
  杨富贵十分惊喜,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问道:“真的假的?”
  贾瑞假装生气道:“若是信不过,那就等到十五再看就知道了。”杨富贵连忙赔不是,又罚了几杯方罢。
  又喝了几杯,贾瑞又问道:“庄里可有私塾?”。
  杨富贵脸色一颓,有些落寞的说道:“村里前些年还是有私塾的,但是自从杨铁头那件事之后,有孩子的人都搬走了,私塾人少了,先生也待不下去,也就废了。不瞒贾老爷,我家的小子都是在隔壁老树屯的私塾读书的,每天光在读书路上就得一个时辰,造孽啊。”
  “年龄上该读书的多吗?”贾瑞又问道。
  “年龄上该读书的当然多了,但是并不是家家都适合读书,现在庄里没有了私塾,读书的花费更贵了一截,能读书的孩子是更少了……”杨富贵痛心疾首道。
  贾瑞听了,点了点头,记在了心里。
  酒足饭饱,贾瑞留下了一角碎银,离开了铁山庄,坐着原来那个车把式的车又回到了城中,到了自己家里下了车。
  向贾代儒报道了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脑海里突然想起镜儿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公子快来看看啊!”
  贾瑞一惊,贾瑞急忙进入到风月宝鉴空间里,看到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贾瑞发现宝鉴空间中间空出一大块来,镜儿躲在自己书桌后面,在桌子前面是时不时跳动两下的一把铁匠锤和一把剑胚,这两个物件飞来舞去,时不时还碰撞一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好似在打铁一般。
  见到贾瑞进来了,镜儿瑟瑟发抖的站了起来,向贾瑞行了一个万福礼。
  就在这时铁锤自己跳动了一下,散发出一些黑气来,顿时吓得镜儿又缩回了桌子后面。
  “公子公子,可否把这两件物件放到反面去?”镜儿用萝莉哭音问道。
  贾瑞点了点头,只见两道暗红色的火光一闪,铁匠锤和剑胚便进入到了风月宝鉴的反面空间中去。
  这两道暗红色的火光一落到反面空间中,顿时便哄的一下幻化出一个浑身是火的粗豪壮汉,默默的站在一个不存在的铁砧前,用力的用铁匠锤敲打着那把剑胚。
  时不时的,从剑胚上还会冒出几个小孩子的虚影来。
  “看来杨铁头用小孩子炼剑的事情是真的了……”贾瑞看到这一幕,喃喃道。
  因为这壮汉的出现,原本阴沉沉的灰雾空间都整个变成了一片火光,温度也快速上升起来。
  “辛亏公子及时进来了,要不然奴婢真控制不住他。”镜儿有些后怕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贾瑞也很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