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四章 夜里私话

  苏宸最担心就是伤口感染的问题,所以特意查看了伤口发炎情况,然后给姚捕快又罐了一碗中草黄连药汤进去,便于体内的消炎。
  当三人离开房间,走出来的时候,院子内人头涌涌,已得知姚捕快获救,此时看向苏宸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感谢苏郎中!”
  “苏公子医术高明,佩服佩服!”
  众人顿时开口称赞,或表示感谢。
  破腹手术啊,数百年内都没有郎中做到过!
  今晚一旦救人成功,那润州城内,以后再有内伤等大病,就不会束手无策,只等死了。
  这些捕快和官差,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下次不会受内伤,那么就需要此人来救治了,所以,眼神亲近,表现得神色都十分客气。
  “诸位客气了,姚捕快暂时无碍,需要好生休养,今夜不能再打扰他了,劳烦派人守一下门口,明日一早,我再过来探视,大家也可以回去了。”
  “苏公子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守好房门,不让闲杂外人进入!”一名捕头回道。
  杨老翁这时焦急道:“我儿杨栋,腹部受伤,是否也需要抓紧医治啊,求苏小神医一并给开刀治了吧。”
  苏宸经历了一场手术,已经身心疲惫,实在无法进行第二场,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临床,而且在医疗条件低劣的古代,太困难了。
  “令郎的伤势,比姚捕快轻上一些,今晚服用在下给罐入的止血汤之后,暂时不会有大问题,待明日正午,光线明亮,阳气充沛,再进行破腹手术,成功把握会更大些。”
  “原来如此,那就多谢苏小神医了。”杨栋的老父躬身行大礼。
  “老伯,不必多礼!”苏宸客套过后,提出告辞,他还要赶回宅子里去蒸馏高度酒呢,因为明日一早,要在北城门跟那个樊九公相见,答应赠送对方一坛烈酒的。
  彭知府点头道:“今晚辛苦苏宸了,快回去歇息吧,明日这里还有诸多事要忙。”
  “告辞!”苏宸抱拳,拎着药箱子,带着灵儿离开。
  临行出门时,路过曹修元身前,轻笑一声道:“曹大郎中,别忘记了,二百贯,回头送到衙门来,这次由知府大人和大伙作证,你不会言而无信吧!”
  “哼,愿赌服输,不就是二百贯嘛!”曹修元脸色都黑了。
  苏宸微微一笑,就此扬长而去,洒脱的背影,给衙门众人留下一个极深的印象。
  ………
  白府宅院。
  深夜中,偌大的府邸大部分庭院已经熄灯了,忙碌一天,都沉沉睡去,只有水榭长廊和拐角房檐处的灯笼长明着,在夜风中来回摇曳摆动。
  白素素此时还没有入睡,掌灯熬夜,翻阅着最近润州城内白家铺子和陶瓷出海的汇总账目薄,眉头紧蹙,对家族的业绩下滑深感忧心。
  唐国依靠长江和海口,一直有对海外契丹、扶桑、高丽、大食、天竺等国的贸易往来,那些番邦异域对江南的丝绸,茶叶,陶瓷等,都十分感兴趣,贸易数额也在增长。
  不过,唐国境内商家巨贾众多,豪族林立,光润州城内,就有九大一流家族,组成了江东商会,又称江东盟!
  白家以前是江东商会里,算是中等层次,但是随着白瓷业绩下滑,其它布匹、酒坊等副业被挤兑,收入连年走低,白素素掌控家族巨舰这三年,虽然下降的颓势有所减缓,但整体而言,仍然不容乐观。
  “瓷器的工艺需要再次提升,否则,丁家的青瓷市场会挤兑了白家的瓷器,而且,听说他们也在研制白瓷品类,时刻想着把白家给排挤出九大家族之外。”白素素轻声一叹,虽然这些道理都明白,可是如何推陈出新,让家族业绩翻盘,重夺市场优势,暂时还尚无的好想法。
  “嗖!”
  一道身影此刻落入了白素素的院子内,身子轻盈如燕,夜里到来,如同采花大盗一般。
  这个青衣身影放轻脚步,飘然上了阁楼,来到白素素的门口前,轻轻敲门。
  “咚咚——”
  “谁?”房间内的白素素出言询问,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
  “是我,素素姐!”
  “箐箐!”白素素起身,看了在旁边打盹儿正瞌睡小桐,摇头苦笑,亲自起身过去开门了。
  彭箐箐从门外进入,嬉笑着说:“素素姐,今晚我过来跟你一起住。”
  “这是为何?”白素素不解。
  彭箐箐说道:“哎呀,不是考虑很久没有和你一起住了嘛,而且,有件事要跟你说。”
  白素素好奇问:“哦,什么事啊,非得今晚就说,眼下白府大门早关了吧,你又是跳墙进来的?”
  彭箐箐尴尬一笑,点头道:“是滴,这个时候走正门太麻烦了,所以,就翻墙过院进来了,次数多了,熟能生巧,你们府上的梁护院,这次没有发现我!”
  白素素摇了摇头,拿她没法子,不过也知她急性子,有重要事情,肯定装不住,迫不及待想要说出来,否则今晚她睡不好觉了。
  “说吧,什么事,不会是你爹爹,开始给你催婚了吧?”
  “才不是呢!”彭箐箐走过来,坐在桌前,自己拿起白瓷杯子倒了温茶水,喝了一口润润喉咙,然后说道:“关于苏宸的。”
  “苏宸,他怎么了?”白素素坐回原位,听到苏宸的名字,下意识问了一句。
  “苏宸他…..救人了!”
  白素素闻言淡淡一笑,说道:“只是救人,又不是苏宸杀人了,这是好事啊,值得你大半夜跑过来相告。”
  “那你知道他如何救人的吗?”
  “如何救的?”
  “他拿刀子救人!”
  “拿刀救人?”白素素惊诧一下,心想:难道他见义勇为了?
  不过,似乎苏宸没习过武,要见义勇为也不容易实现吧。
  想到那天在巷子里被几个泼皮追着揍的狼狈样儿,白素素嘴角不自禁溢出一丝微笑。
  彭箐箐描述道:“嗯,就是拿着刀,切开了姚捕快肚子,然后一刀一刀,割掉了他的内脏…..”
  “啊!”白素素惊呼一声,光听一听,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了,堪比鬼怪故事。
  她没有听错吧,拿刀子割破别人肚子,切下内脏,也算救人?
  这是杀人还差不多啊!
  小桐听到大小姐的惊叫声,下意识惊醒过来,睁开眼眸,问道:“大小姐,你怎么了?咦,彭姑娘,你何时来的?”
  彭箐箐看着小桐松醒来的可爱,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让她去准备热水,自己要洗脚准备睡觉了。
  小桐出去之后,白素素忍不住问:“究竟怎么回事?你继续道来!”
  彭箐箐感受到了白素素的急切关注,有些意外,然后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她就把今日在山上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如苏宸擒住了两个绿林匪徒,给捕快们包扎,回到城内,安霖堂和百味堂两个郎中都诊断姚捕快内脏受伤,难以医治后,苏宸如何力挽波澜,破腹开刀,抢救了姚远。
  “这怎么可能……闻所未闻啊!”白素素这位商业骄女,此时也被这些事给惊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