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五章 隋唐传奇演义

  江南水乡地,轻柔细雨,水波荡漾,已是标配景致。
  大早晨里,雨停歇了,放晴后的清晨,仿佛一下子催生了许多嫩草和柳红。
  一夜过去,还是那个小桥流水、杏花春雨的江南家国;那片云淡风轻、桨声灯影的南唐山河;或许西边那商贾云集、歌舞升平的秦淮金陵都;都在偎红倚翠、朝欢夜宴的放纵中又虚度了一晚。
  苏宸无心理会那金陵的小朝廷目前形势又发生了何种变动,只关心自己今日的生意会如何!
  他起床后,在院子里伸着懒腰,然后到厨房里,看皂化后的材材料已经完成了,他向锅里放入食盐,并搅拌使食盐充分化开,促使皂基凝聚。
  这个过程,还需要几个小时,所以,苏宸忙完这件事,按约定出门去给张老头带去隋唐演义的第一回话本手稿。
  这部《隋唐演义》的原著作者是褚人获。全书共一百回,是一部具有英雄传奇和历史演义双重性质的小说。以隋末农民起义为故事背景,讲述隋朝覆灭与大唐建立的一段历史演义。它既是中国古代一部白话小说,也是一部演绎历史风云、歌颂的经典传奇英雄之作。
  当初小时候,苏宸听过著名评书家田老师版本,非常喜欢,觉得很适合这个五代末期的南唐,毕竟唐代刚结束几十年,许多历史人物,百姓们还有印象,如此演绎成话本小说,能够给靡靡之音,阴柔婉约的南唐,注入一股英雄豪侠的阳刚气。
  不过褚人获版本要完全相同写下来,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凭着印象,把故事主要大脉络写下来。
  说来也奇怪,由于千年前后的灵魂力融合,脑电波变得比平常人凝厚,记忆力比前世要好得多,许多前世看过的书,这一世看过的案牍,都能够清晰记下来了。
  虽是清早,但城内已经复苏,许多出工的已经去干活了,街道一些卖糕点、早餐的小贩,跳着扁担,或是推着木轱辘车穿街走巷。
  “炊饼——好吃的炊饼——”
  “鸭梨!脆口的鸭梨——”
  一大一小的奇葩组合从巷子经过,让苏宸驻足了半响,才苦笑着离开。
  关河桥在关河上,河水潺潺,水面上漂浮了不少昨晚被春雨误打掉落的柳叶,顺着绿水流远,两边河堤郁郁青青,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景色还是极好的。
  当苏宸赶到约定桥头地点,张大川早就等候在此了。
  “苏公子,早啊!”
  “张老伯,你早来了。”
  “不早不早,也刚到片刻……”张大年言辞客气,满脸笑容,实则天还没放亮,他就来桥边这里等候了,生怕来晚会错过苏以轩公子。
  苏宸自是没有多想,直接掏出三张叠纸,说道:“这是手稿!”
  “让老头子欣赏欣赏!”张大川搓着手,激动又兴奋接过来。
  苏宸递给他,有点奇怪,觉得这老头子一晚上,似乎对自己态度恭敬得很,热情的过分啊!
  看来是被没有好话本的窘境给憋坏了。
  “隋唐演义,嗯,名字甚好!哦,开头还有诗啊!莽因后父移刘祥,操纳娇儿覆汉家。自古奸雄同一辙,莫将邦国易如花……真好,顺口!”
  苏宸不想在此耽搁时间,一摆手道:“行了,你拿回去背吧,然后琢磨如何演绎,讲出那种感觉来,这是一个历史背景下的传奇小说,不少人物虚构的,当不得真!”
  张大川笑靥如菊花:“表演说书方面,咱有功底,没有问题,请公子放心,今日咱回去熟悉、排练,等明日就可以说书了!”
  “那行,手稿你且拿去,可以在家再抄一份,但我的底稿等下次拿回来,要跟我替换下一回的内容。”苏宸不想让手稿流露出去,等着以后印书用,省得自己再写一遍。
  “明白了,这是公子亲笔所写,老朽记下后,断不会外传!”
  “那就期待你评书大火了!”苏宸说完,挥手扬长而去,极为洒脱。
  张大川见他远去,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蹲在桥下,迫不及待先翻阅一遍,半响之后,发出感慨:“好一个金陵才子苏以轩啊!”
  ……….
  苏宸回到家,灵儿已经做好早饭,依然是碴子粥和咸菜,勉强吃了一碗,开始扛着卖糖葫芦插杆出发,到街上去卖糖葫芦,让灵儿跟着帮忙,随时回来取货。
  有了昨日的畅销,糖葫芦在西草市一带,已经在孩子圈内有了不小的知名度。
  当他来到,顿时不少孩子一窝蜂冲来买。
  “十文来两串!”
  “我和铁柱买两串——”
  “你们都是聪明的孩子,又占到便宜了,以后都是做举人的料!”苏宸笑着赞扬。
  看得糖葫芦今日依旧热销,杨灵儿的担心终于退去,站在一旁帮着收钱,看着哗啦哗啦的青铜钱币进入口袋,抿嘴笑不拢了。
  一天下来,足足卖了一百三十多串,营收了六百八十文左右,到下午已售罄。
  “今天怎地没有一次性买二三十串的冤大头了呢!”苏宸左顾右盼,没有出现像昨日那个一次打包几十串糖葫芦的人出现,颇为遗憾,所以,卖的时间便久了些。
  这话要是让白素素听到,估计得气够呛。
  好心帮你,还被当成冤大头!
  斜阳下,苏宸提着钱袋子,带杨灵儿去了米铺,买了十斤稻米,又切了几斤肉,带回家里。
  终于可以改善一下生活了,不用吃大碴子粥了。
  苏宸核算一下账目,这两天一共赚到了一贯钱,扣除成本一百文左右,利润粗略估计是九百文。
  再减去买肥皂材料的一百二十文,和晚上买肉和米的几十文钱,还剩下七百文。
  “若是没有那五百贯巨款欠债就好了。”苏宸轻叹,这几百文,跟几百贯比起来,相差了一千倍。
  “苏宸哥哥,锅里那肥皂浆糊……成坨了。”灵儿跑过来提醒。
  “好,可以切块了!”
  苏宸把皂液掏出来放在盛皂的模型盒子里面,拳头大小,长方形状,两边有翘边,等它慢慢凝固成型,成型之后就可以使用了。
  “有要洗的衣服吗?拿一块去用!”
  “不用,太贵,都是钱造的!”杨灵儿摆手,有些舍不得。
  她看得清楚,这十几块肥皂,可是化了一百多文的成本造价,一个差不多十文钱,她可不舍使用。
  苏宸道:“小家子气!你这种贫民底层的思维要不得,咱们以后会成为是润州首富,先定小目标是一万贯!一块肥皂你还舍不得用,能跟哥做什么大事,让你拿着用,你就用吧。”
  “一万贯,太多了吧!”杨灵儿吃了一惊。
  “那还是小目标而已!”苏宸信心十足,由于肥皂是稀缺物,只有他这里有,所以打算给肥皂每个定价一百文,专门卖给乡绅富户。
  杨灵儿依言去拿了两件脏衣服,木盆放入清水,然后浸泡一下,用肥皂搓洗几下,脏污之处很快就被清洗掉了,痕迹越来越淡,洗涤去污效用明显。
  苏宸见了实际效果,满意点头:“还不错,可以投入大量制造了,看来明天还要多买几口铁锅回来了。”
  下一步计划,苏宸打算用植物油替换猪油,再加入其它香料和麝香,制作更精美、有香味、手感好的香皂,到时候五百文一个,能卖出去一千块,就能还债了。
  不过,能否有一千个顾客肯买造价不菲的香皂,苏宸暂时还没有把握,等香皂造出来,就要考虑营销的方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