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五十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

  白润楼,后院花圃内。
  当彭箐箐来到酒楼后院的时候,看到白素素正玉立在庭院的花圃前,欣赏一簇花丛吐嫩的花蕾,上面有蝴蝶翩翩,蜜蜂飞舞,生机盎然。
  白素素穿着一袭藕荷色对襟衫裙,丝质轻纱裙摆随着微风轻动,袅袅娜娜,纤腰上束了一条缀玉的带子,一头墨染般的秀发用一条洁白地丝帕系着,发丝轻扬,倩影后是杆杆修长幽美的竹子,犹如画儿一般的温婉动人。
  哪怕彭箐箐只是女子,看到这一幕,也觉得白素素非常美,清丽无双,倾国倾城。
  “素素!”
  彭箐箐笑嘻嘻走近,问道:“今日这么悠闲,没有看账目吗?”
  正在一边荡秋千的小桐插言道:“我家大小姐已经翻看完两本账目了,刚下楼透透气。”
  白素素转身看着彭箐箐,淡淡一笑,这是她的好闺蜜,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虽然彼此性格不同,但是正好互补,不会有任何冲突和防备心理。
  “箐箐,你过来了。”
  “嗯,素素姐,瞧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彭箐箐故作神秘地说。
  白素素看了她手里提着匣子,问道:“你是从家里拿的饭菜?”
  “哎呀,我家那厨子的手艺,可做不出来。”彭箐箐笑了笑,又说道:“你们酒楼的厨子,也没做过这样的。”
  “是什么呀?”白素素不解地问。
  “麻辣烫!”彭箐箐笑着说完,把手里提的食盒匣子递向小桐说道:“里面有一个砂锅,等会热一下,给你家大小姐尝尝。”
  “麻辣烫?”白素素没有听过。
  彭箐箐嘻嘻笑道:“这是我在苏宸家里吃的新鲜菜品,昨晚上啊,苏宸亲自下厨,弄了四个菜款待本姑娘,以报答相救之恩,竟然都是我没有吃过的,口味可独特了,今天早晨出门前,我让灵儿用昨天的汤料,给你煮了一锅,带过来尝尝。”
  “你昨晚在苏宸的宅子里吃的晚膳?”
  “是啊,不但吃了晚膳,还睡在他那了。”彭箐箐语出惊人。
  白素素面露惊讶,一脸难以置信,目光发怔地看着彭箐箐,感觉她和苏宸关系发展也太快了吧,都睡在一起了?
  虽然彭箐箐平时大大咧咧,做事轻重不分,但是,关乎女子名节,那还是有分寸的,跟苏宸认识不久,不大可能发生逾越的事。
  “睡在那,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昨晚吃完饭,已到了夜里。我在他院子内一边喝茶,一边听他讲侠客故事,听到半夜有些困乏了,懒得回家,就跟他的妹子灵儿,一个屋子睡了,方才醒来吃过饭,带了新品菜,就给你送来了。”彭箐箐解释完,觉得理所当然,没有丝毫不妥之处。
  白素素听完之后,哭笑不得,这个箐箐啊,方才的话,也忒让人浮想联翩了。
  不知为何,方才想到那件事,箐箐和他……
  倒是让白素素自己有了一点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些惊讶意外,也有一点点酸涩,总之难以言明,不过这种感觉一闪而逝,也并不强烈。
  “是这样啊!”白素素神色淡淡一笑,也不知在思忖什么。
  “对了,我还从他书房内顺手拿来一首词,读着挺顺口的,你瞧瞧如何?”彭箐箐从怀内掏出一张宣纸来。
  白素素接过来打开,里面是熟悉的俊秀字体,看着曲牌题名《蝶恋花-春景》,是一首写春景的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白素素看完之后,抬起头,看着院内的花红柳绿,还有秋千波荡,顿时十分应景。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天涯何处无芳草!”
  白素素喃喃自语,被这一首词句惊叹住,仿佛这词句,让她能够读出了苏宸心境一般。
  他在想什么,已经完全从那段名存实亡的娃娃亲中脱身而出了吧?
  不过,两个人从小交了婚书,如果要解除婚约,需要双方家人当面说明,然后撕毁就可以了。
  上一次,白老爷子和苏宸没有谈拢,婚姻成否没有定下来。而苏宸有所顾忌,也不好当面直接撕毁,侮辱对方,这也不是他的性格。
  因为白家不管以前如何,对他是否关心,苏宸都觉得跟自己关系不是很大。
  “多情却被无情恼……写的很贴切啊!”白素素收拾一下情怀,不去想这些,因为她对苏宸,也只是有了些好奇,谈其它感情,实在微乎其微。
  但是,苏宸最近弄出了香皂,白素素用过之后,已经体会到它的奇妙用处,可以预测巨大的商机。
  所以,白素素现下对苏宸多出一种亲自相见的念头,默默关注多年,是该当面见一见这个跟自己有了十五年婚约的男人了。
  古时候,门当户对的家族,给孩子定娃娃亲也屡见不鲜,一个婚约,牵了两个孩子未来一生的幸福。若不是苏家五年前出事,白奉先也没有想到让白素素出来独挑大梁,更不会生出毁亲另招赘婿的心思。
  无独有偶,正好苏宸忽然表现出一些诗词才华,人老成精的白奉先,才会再次考虑苏宸,既不破坏名声,也不毁约,直接招苏宸入赘的想法。
  彭箐箐看她发怔,催促问:“素素姐,他写的到底好不好呀?”
  白素素回过神,淡淡轻笑,点头道:“还不错,上上佳作!”
  “哦,苏宸他……写词真这么厉害啊!”彭箐箐有点不敢相信。
  白素素看了她一眼,问道:“昨晚他都跟你讲什么了,让你竟然不愿意离开,回家去睡觉?”
  “讲一个叫倚天屠龙传的侠客故事,十分精彩,故事里的侠客,可比绿林豪杰厉害多了,有人能够施展纵云梯,窜上悬崖;还有狮吼功,能够让很多人耳朵失聪。里面的人物都十分有个性,尤其那个叫殷素素的女侠,敢爱敢恨,只可惜最后自刎殉夫了……”
  白素素听到“殷素素”的名字,心中微动,不知道他在故事里起这个“素素”名字,是否跟她有关系,试探问:“那故事里有姓彭的吗?或是叫箐箐的?”
  “那倒没有,只有一个彭和尚……”彭箐箐十分无语,带着几分羞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