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八章 救你命三千

  第二个外科手术结束了,由于缝合肠子的手术,比割肾脏要容易一些,出血量也少,所以,用时比较短一些,并不像昨晚那样血腥了。
  又是大白天里,接近晌午,阳光充足,正气充沛,所以彭箐箐看完之后,没有像昨天夜里那样害怕了。
  “可以了。”苏宸放下工具,摘下手套,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和小白帽。
  彭箐箐虽然嘴上对苏宸不以为意,甚至打击的话语居多,但心中对这苏宸的态度已经有所改观了。
  光着一手开刀切腹的医术,在南唐就是第一人,甚至几百年来都没有人敢做!
  彭箐箐有些好奇,走过来仔细看着苏宸收拾医救箱子,里面都是奇奇怪怪的工具,的确跟其它郎中的箱子不同。
  “这箱子里的物品,怎么都如此奇怪啊,跟其它郎中的确不一样。。”
  “这就对了。”苏宸瞥了她一眼道:“我这医箱与众不同,还有一个特殊的名字!”
  “什么名字,急救医箱?”彭箐箐猜测。
  “救你命三千!”
  “这是个什么破名字?”彭箐箐满脸惊愕诧异。
  “医箱内的东西,都是经过我精心的设计和挑选,费神研制和熬炼,除了有各类工具,也有许多药汤和药粉,酒精和针线等等。每一样东西,都有它的特殊用处,能够救人性命。把这些救人之物囊括在同一个箱子内,当然要起一个霸气的名字,就是这‘救你命三千’了,厉不厉害!”苏宸自傲地解释。
  彭箐箐闻言之后,翻下白眼,丢了一句:“神经病”,就转身离开了。
  “切,不识货!”苏宸关箱子之前,看了刘思景一眼,然后提起笔,写了一个药方,递给后者。
  “刘师弟,我赠予你一个方子,是用于体内脏腑消炎的药方,名为鱼腥草药汤,主要成分有鱼腥草,黄岑,板蓝根,金银花等药草,可主治肺炎、肺脓肿、泌尿系感染、痢疾、肾炎,喉炎等,一旦有体内炎症,都可以用于消炎去病。你做中医郎中数十年,救死扶伤无数,积累了一定名气,若有了此方,以后治病救人就多一些成效和把握了。”
  “哦,竟有这等名方!”刘思景听到此方功效之后,眼神一亮,忍不住轻叹。
  中医是一个不断发展和完善的过程,古人对身体的了解,还不全面,所以每个朝代都会对医术有所钻研和提升,因此古医书不可尽信。
  再加上战乱影响,朝代更迭过快,医术敝帚自珍,一些医典药方会有不少已遗失和篡改。不在盛世朝代,很难组织一大批名医和御医,对医方进行整理和修缮,这就导致医术断层和分歧错误。
  在南唐境内,每个郎中手里,都有几个自家掌握的秘方,关乎饭碗和医术传承,所以郎中大夫坐诊治病救人,往往都让在自家药堂抓药,这样避免药方流传出去。
  像苏宸这样,直接赠送一个如此珍贵药方,还是难能可贵的!
  “感谢师兄!”刘思景拿过之后,认真看过一遍之后,感受到此方简直低得万金啊!
  苏宸淡淡一笑道:“治病救人是医者天职,我年纪尚轻,而且家父御医蒙屈,令我对行医这份职业看得淡了,并无做郎中的志向,将此药方交于你,或许能够救济更多的人。”
  “师兄高义!”刘思景肃然起敬,此时已经不但是对他破腹术钦佩了,对他的人品行为也敬重起来。
  虽然年纪比自己小,但如此医学本领和赠方心胸,又没有把他当外人,结交这个小师兄也值了。
  苏宸摆摆手,毫不在意,不过,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目光在看着他,抬点向前望去,就看到彭箐箐站在门口,饶有兴趣地打量他,刚才那一幕,倒是也被她尽收眼底了。
  这一次没有谈钱,让彭箐箐刮目相看了。
  “彭姑娘,在下也有一物要赠予你!”
  “赠我什么?”
  苏宸从医箱内,拿出了一块“香皂”,有布片包裹着,递给她道:“此物名为香皂,是我独创秘制出来,它既可以用来洗衣服,去污渍效果很好,能让衣衫带上香味。用来洗手,沐浴都可以,祛除身上异味,杀菌除螨,洗洗更健康!”
  彭箐箐听到这些,眼神放光,走过来一把夺去,从包布内拿出那块香皂,仔细打量,洁白中带着一丝草绿色,都是植物精油和药草秘方混合制造,放在鼻端,果然清香怡人。
  女人终究是好美的,听到那些功效已心动。此时手上亲自把玩,顿时就能体会到它的好处了。
  “我这就试试!”
  正好此刻手上有污渍,彭箐箐拿着香皂去盆地洗手了。
  当彭箐箐洗手时,用了香皂涂抹,然后搓洗一番之后,手上肌肤的污渍果然祛除干净,比那些常规的皂角、藻豆好用多了,而且方便,手感好,带带有一股淡淡幽香,让她十分欢喜。
  “果然是好宝贝,再给我一块!”彭箐箐自己有了,心中还想着她的好闺蜜。
  苏宸很爽快,拿出了备用的一块递给了她道:“这东西,一贯钱一个,你可省着点用!”
  “一贯钱一个?”彭箐箐面露诧异。
  “怎么,贵吗?”苏宸问道。
  彭箐箐摇了摇头:“好便宜啊,润州城内,以前有钱也买不到啊!”
  苏宸差点忘记了,这是知府千金,跟她谈物价,她都没啥概念的,平日里肯定好东西管够!
  苏宸解释道:“物以稀为贵嘛,如果只有几块香皂,那就昂贵了。但如果大批量产出来,价格也不会高得离谱。”
  “也是这个理儿!”彭箐箐点头,对手里香皂有些爱不释手了,另一块嘛,打算下午拿去送给白素素。
  刘思景在旁笑了笑,他一把年纪,对这些女儿家欢喜之物不感兴趣,满心想法都在刚才所得的药方上,打算早点回去试验。
  “苏师兄,那刘某就先行告辞了。日后若是急用钱,便知会一声,那几百贯钱的债务,可由我百味堂提供偿还。”
  苏宸微笑点头,话虽如此,但是还不到借钱的时候。他通过打赌,已经从曹家赢回二百贯,巨债只差三百贯了。
  如果知府衙门再奖赏一些,剩余的缺口,若是二十日凑不齐的时候,再向刘郎中开口借用不迟。
  苏宸拱手道:“刘师弟有心了!先看看情况吧,倘若二十日内,我这凑不齐的话,再过去百味堂借用!不过,现在我手里储存许多这种香皂和肥皂,一旦出售,也能迅速获利,赚够钱贯,填补窟窿了!”
  ps:新书求收藏和推荐支持喽!本书普1群Q:1081454875(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