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章 同行竞争

  苏宸离开运河堤坝的时候,内心还在翻腾,想不到那个作画老者,竟然是南唐三朝元老重臣韩熙载,暂时远离庙堂,在润州老宅内放休。
  这韩熙载是北方青州人,后唐同光进士,因父被李嗣源所杀而奔杨吴。在南唐李昪时,任秘书郎,辅太子于东宫。后来李璟即位,他迁任吏部员外郎,史馆修撰,兼太常博士,拜中书舍人。
  其实韩熙载的才能是很大的,投奔杨吴广陵时,也曾志比天高,奈何到吴国之后,因为生活奢侈,喜欢风月,被当时掌权的徐知诰所不喜,这徐知诰就是后来的南唐烈祖李昪。李昪生活简朴,处事谨慎,不喜张扬,而韩熙载却恰恰相反,性格孤傲,不拘小节,自然难以获得李昪的赏识。
  韩熙载当年在东宫一待七年,每日与太子李璟谈天说地,论文作诗,如此长期相处,使李璟对韩熙载的才学有了更深的了解。等李璟登基之后,倒是开始重用韩熙载,只可惜南唐内部党争不断,又因为抵抗后周的战略出现分歧,李璟并没有听从韩熙载的谏言,从而酿成江北尽失大祸。后来李璟被迫迁都洪州,郁郁寡欢,一病而亡。
  两年前,李煜即位后,任命韩熙载为吏部侍郎,官居从三品;但去年因为改铸钱币之事,韩熙载与宰相严续争论于御前,他辞色俱厉,极力反对,声震殿廷,得罪了不少同僚,遭到群臣弹劾,李煜因为朝堂压力,暂时给他罢了官,贬到润州来了。
  韩熙载在润州城刚待了半年,此处物产丰富,街市繁华,平时外出就游山玩水,钓鱼作画,在家就欣赏歌舞,谈诗作赋,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只是心中的抱负,无法施展,当年开疆拓土的豪迈之情,偶尔在胸中涌起,无处发泄,只能寄托于画中人物,但他把苦役老翁,想成自己一般,胸怀天下,忧国忧民,又显示出“脱离实际,不了解民间实情”的软肋。
  说到底,不是务实派,还是处于用圣贤书本治理天下的方法论中,没有真正研究过劳动阶层,富国安邦,终是雾里看花,镜中水月。
  苏宸方才跟韩熙载闲聊片刻后,告辞分别,回家途中一路都在考虑,他是否应该跟韩熙载加深交往。根据历史记载,这韩熙载虽然在仕途上起起落落,但是直到南唐灭亡前,都是反复被启用的,很可能再过半年,他就能恢复官职,回到金陵去任高官了。
  “不行,我并无意于南唐仕途,所以,还是保持一些距离,不要被他荐举才好!”苏宸心中有了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历史走向,十年后,南唐就要灭亡,苏宸并不想在南唐扎根太深,最后跟着南唐一起国破家亡。
  苏宸回到家中,拿着做好的糖葫芦插杆继续出去叫卖,当他走在繁华街道的时候,有些惊诧,因为大街上,陆续出现了卖糖葫芦的小贩。
  “冰糖葫芦,又甜又脆的王记糖葫芦!”
  “香甜可口的张记糖葫芦!”
  “独制秘方,崔记糖葫芦,不好吃不要钱!”
  苏宸站在大市口的一条主干街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红红的糖葫芦已经接连出现,张记糖葫芦,王记糖葫芦,崔记糖葫芦都出现了。
  虽然他猜到,仿制品会出现,但是,还是低估了南唐润州人做生意的灵活思路,这特么的才三天时间,跟风仿品就出现了。
  “炊饼,糖葫芦——”
  有一个矮墩个头的中年,扛着糖葫芦插杆路过,另个肩膀上,还担着卖炊饼的扁担匣子。
  得,卖炊饼的,也都顺便卖起糖葫芦来了。
  苏宸傻眼,无语问青天。
  如果街边捡粪的老大爷都知道卖糖葫芦能赚钱,那么这个项目也就没有多少利润了。
  苏宸打听了一下,这些人卖的糖葫芦俱是三文钱一个,他作为正宗秘方持有者,把价格定在了四文一串,十文钱可以给三串!
  “苏记糖葫芦——”苏宸刚喊出来,就有一些其它卖糖葫芦的人,侧头往来,投出鄙视的目光,仿佛带着憎恨一样。
  苏宸感觉莫名其妙,依旧喊着苏记糖葫芦。
  “这位小兄弟,你这样做喊卖苏记,就不仗义了。”一个中年粗狂汉子路过他身边,也扛着糖葫芦插杆,对着苏宸出言提醒。
  “为何?”苏宸不明白。
  “谁不知道咱润州城内第一个卖糖葫芦的人,是苏记糖葫芦,咱们跟风制作贩卖也就算了,但是咱也不能冒充人家吧!”
  玛得,原来这些卖糖葫芦道儿上同伙,都以为苏宸此时是故意在冒充正宗的糖葫芦卖家呢,在不正当竞争!
  苏宸恼怒道:“瞧准我这张脸,还有这个插杆上的‘苏记’标志,我就是第一个卖糖葫芦的正宗苏记!”
  “真是你……”那粗狂汉子也黑了脸,低着头,快步逃了。
  虽然有了竞争,不过苏宸的糖葫芦,还是比其它糖葫芦要可口一些,打出正宗品牌,所以哪怕四文钱,也容易出手一些,即便如此,一百串糖葫芦也是卖到黄昏时分,才售罄光,用时比昨日多了两个时辰。
  苏宸轻轻一叹,也明白这个制作糖葫芦的工艺相对简单,即便其它人暂时没有他弄的正宗好吃,但用不了多久,反复研究,很可能比他做的还有可口,因为不要小觑底层劳动人民的创造力,这些吃物本来就是他们发明和创造的。
  苏宸并非美食家,只是占了先机而已,他的手法和制作水准,也只能算中等,比平庸稍微有一丢丢天赋,但是,跟吃苦耐劳的草根百姓比起来,这门简单手艺,很容易被超出越过。
  另外,润州吃糖葫芦的用户就那么多,新鲜事物劲过去了,底层的黎民百姓孩子,能隔三差五吃一串三文钱普通糖葫芦就很高兴了,也没必要非吃他正宗的苏记。
  苏宸返回家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糖葫芦项目,他要及早抽身,还是尽快推动肥皂和香皂的项目吧,那才是在二十日内攒足五百贯的底牌。
  路过范家楼的时候哦,苏宸心血来潮,走进了大堂,看到戏台子上张大川正在讲评书,他特意选了门口附近的一桌,远离戏台子,免得被说书找老头发现,来个当场相认的狗血麻烦事。
  酒楼内不少听书人,几乎要坐满了,宾客们都是选择离着戏台近的位置,这样听得更清楚,反而门口附近的酒桌倒是空了几个。
  张大川此时在讲第二回的话本,声音沙哑,带着一点浑厚,讲到独孤皇后驾崩,隋文帝开始恩宠宣华夫人和容华夫人。这一夜杨坚梦见了洪水滔天,差点淹没了他,惊醒过后,询问解梦之人。说是朝廷出现危机,有以姓名中有水傍之字者,将来为祸国家,推翻朝廷,于是杨坚先杀李洪,又贬了李渊,但杨广和宇文化及还不肯放过李渊一家,决定在途中伏击杀人!
  “两人定下计策,要加害李渊。不知性命何如,且听下回分解——啪!”
  张大川敲了惊堂木后,全场先是寂静,随后爆发出阵阵掌声,都觉得故事十分精彩,比以前那些老掉牙的才子佳人短篇小故事,更加曲折惊心,十分有连贯性!
  “赏!”不少宾客抓着一把铜钱往戏台子上扔,也有人给路过收赏的铜盆打点赏钱,每桌十几文到几十文不等,总之这一场评书演绎,收到铜钱数还不菲。
  苏宸见状,微微一笑,心想以后用《三国》《西游》《射雕》《遮天》这些故事,都可以转化为话本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