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五章 知府父女

  苏宸简单救治之后,给这些受伤捕快都包扎了,但是,以目前的医疗水准,伤到内脏的人,活下来的人几率不大。
  虽然中医对经络、汤药等研究已经很博大精深了,但是有一个软肋方面,就是外科手术方面的薄弱,治疗一些外疮痈疽,一般都采用中药保守治疗,极少开刀引流。
  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古代没有对细菌、病菌等微生物的认识,不知道该如何做好防治伤口感染,一个开刀,弄不好会引发严重的伤口感染发炎,诱使病人丧命,所以郎中只有采取保守治疗了。
  另一个原因,如何开刀,止血,镇痛,抗生素,肾上腺素等问题,都没有很好解决,从而制约了古代外科手术的发展。
  这个问题,直到后世的二十世纪初期,西医传入华夏国内,有了相对无菌环境,以及抗生素等,可以做到开刀手术不会感染了,才改变了国内在外科手术方面的不足。
  而此时,后腰肾脏有破裂伤,腹部肠子被刺损,身体内流血不止,靠汤药来救治,恐怕药效尚未发挥,就死掉了。
  “多谢,这位少侠!”捕头姚远,见这个年轻人,在急救他们几人,轻声无力表达谢意。
  “不要多说话,先养伤,回去要做手术。”
  “咱…伤的…太重,怕是回……到城,郎中也……救不了啦!”捕快说了几句,嘴角咳了几口血。
  这姚远除了外伤,最主要是内脏被凶徒的铁棍伤到后腰,震伤了肾脏。
  苏宸内心暗叹,表明还是鼓励打气:“会有办法的!”
  老乞丐在旁陪他了半个时辰,见他处理妥当,手法独特,让他都颇为好奇和惊诧。
  蓦然间,远处人影绰绰,似乎来了府衙的人,老乞丐也起身告辞。
  “来人了,老朽不便在这里多待,先行一步!记住,明日一早卯时之末,老朽在北城门等你,别忘了带上佳酿!”
  “放心吧,老前辈!”苏宸点头道。
  “嘿嘿,不用称呼老前辈,不习惯。我姓樊,单名一个韧字,排行老九,你可以称呼我九公!”
  “樊韧!”苏宸心中默念,再看着老丐嬉皮笑脸,没个正经儿的模样,一点也不韧!
  倒是……很烦人!
  奈何苏宸有求于人,所以拱手一礼道:“九公!”
  “小娃子,你叫什么名儿?”
  “晚生苏宸!”
  老乞丐记下,拍来拍他的肩头,然后走了,那可是健步如飞。
  苏宸不禁感叹:“高手在民间啊!”
  “苏宸哥哥——”
  老乞丐的身影刚消失在远处,杨灵儿的声音就从几十丈外传过来了。
  “我在这里!”苏宸喊了一声,就看着杨灵儿带着一些数十个捕快赶过来。
  除了捕快之外,似乎还有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气质雍容,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度。
  在那个中年男子旁边,还有一个绿赏少女相随,步履轻盈,身材高挑,正是彭箐箐。
  杨灵儿因为要在前面带路,所以走的最前头,此时看到苏宸无恙,快步奔过去,扎入怀内。
  苏宸拍来拍她的粉背,微笑道:“没事了。”
  杨灵儿说道:“我跑去了府衙,说了黑命索的匪号,知府老爷就亲自带人过来了。”
  “知府都来了。”苏宸惊诧一声,想不到知府大人亲自过来,应该就是那个身穿锦袍,气宇不凡的中年男子。
  “苏宸,真的是你!”彭箐箐走近,看到苏宸之后,有些惊讶。
  虽然杨灵儿去了之后,曾提了一句他哥哥苏宸的名字,但是,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彭箐箐也没在意,更没想过能制服两个歹徒的人会是他!
  这还是当日被几个泼皮拳打脚踢、追着揍的苏宸吗?
  “这位侠女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苏宸还不知她的芳名,当日被解围了,也没有细问,这姑娘就洒脱走了。
  本以为难以再相见了,熟知这才两日过去,就有重逢了。
  只是,苏宸很是好奇,这少女怎么跟着知府和捕快来这里了?
  “别侠女姑娘了,听着忒别扭,我叫彭箐箐,叫咱彭姑娘就是了。”彭箐箐心直口快,随口报出了芳名,可不像闺中千金那样,扭捏不好意思透露。
  “原来是彭姑娘,小生有礼了!”
  “行了行了,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小丫头没说明白,你是个成年人,应该能描述清楚了吧。”彭箐箐性子如烈火,迫不及待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这时候,那个知府大人彭泽良走了过去,上下打量着苏宸,本也要出口询问,但见女儿箐箐似乎跟这年轻人认识,已经出口在询问,他来到身后,倒是没有再出言。
  苏宸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小生和舍妹在山上采药,到了晌午在烤鸡用餐,熟知几位捕快追着两名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到这里,双方恶战一番,这些捕快兄台都受伤了,那两个歹徒也有伤在身,此时有位高人经此,帮忙相助,制服了二人,然后我就绑了匪徒,派舍妹去润州城内报官,小生在这里一边看护匪徒,一边救治这些捕快大哥,同时等候官差的到来……”
  故事并不复杂,就是一点波折,有些出人意料。
  谁能想到那个老叫花子樊九公,竟然是一个练家子,貌似一个武学高手。
  当然,具体高的什么程度,苏宸并不知晓,因为没有看到他出手,只是用石子打穴,定住了‘黑命索’张栾和‘青眼豹’蔡彪。
  “嗯,我就知道,凭你那三脚猫身手,打个泼皮都困难,能抓住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匪徒吗?”彭箐箐笑了笑,不过对苏宸的做法还是表示认可,除了绑人报官之外,他还给这些捕快包扎,心肠不错。
  “箐箐,怎么跟这位义士说话呢!”彭泽良走出来,对着苏宸微微点头道:“吾乃润州城知府彭泽良,这两个恶徒,在绿林中也是无恶不作,臭名昭著,最近两个月流窜到润州境内,作案多起,偷盗杀人,凌辱妇人,伤了多条人命,府衙贴出告示通缉多日了,想不到今日被捕快追到这里,还被他们反伤到,幸亏你和那位高人出手,才抓住了这两名恶徒,算是有功于润州百姓了。”
  苏宸听这彭知府的一番官腔话,说得那是义正言辞,很有思想高度,的确比这位箐箐少女的话客套、中听多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身为润州人,这是小生应该做的!”苏宸谦虚回道。
  彭知府点头,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觉悟还是不错的,又帮助自己解决一个难题,否则这件事闹大,传到金陵去,问责下来,自己这个知府位置也有些危险。
  “你叫苏宸?”彭知府询问。
  苏宸拱手道:“是的,小生苏宸,家父苏明远!”
  “哦,没想到还是故人之后!”彭泽良听到苏明远的名讳,脸色一动,有些感慨。
  想当初,彭家,白家,苏家,也算是一个交情厚的小团体,后来苏家出事,得罪皇室,比较敏感;彭家和白家关系没有变化,但是对苏家也就避而不谈了。
  何况苏家老人都不在了,只剩下一个纨绔,实在不值得彭知府放在心上。
  在知府衙门时,彭泽良听到了一句苏宸的名字,但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苏宸,会是苏明远的儿子。
  连彭箐箐都没有往这方面想,更何况是他!
  就在这时,姚远被人抬上简易木质担架,剧烈地咳嗽几声,嘴角又流出了不少血。
  “姚大哥,你的伤怎么样?”彭箐箐走过去询问。
  苏宸见状,急忙说道:“这几位捕快大哥的伤势很重,必须要加快送回城内抢救医治了,再晚可能要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