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章 外科手术

  夜幕降临,风淡月高,皎洁无华。
  知府衙门的某厢房内,烛火通明,满室充斥着酒精和药汤的气味。
  苏宸手握小刀,在姚远左腰的部位来回比量,看怎么下刀会有手感,能更加准确,但迟迟没有下手。
  彭箐箐看他拿刀在那比来比去的,脸色跟着紧张,忽然开口发问:“等等,你真要刨开他的肚子啊?”
  苏宸点头道:“要救他,只能这样做。”
  “可是,没有人这样救过人!”
  “以前华佗做过!”
  “他是医圣……”彭箐箐这点常识还是知道的,说出自己的忧虑:“而你——”
  “我爹是苏明远,皇宫御医!”
  “但是他出了错,被问罪抄家了……”
  苏宸无力反驳了,直接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彭箐箐犹豫道:“我们就没有其它办法吗?”
  苏宸摇头:“没有,只有开刀手术才能救他,眼下死马当成活马医,反正姚捕快也要活不成了,咱们放手一搏,或许能置死地而后生,瞻前顾后,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没命。”
  “那好吧!”彭箐箐被他这一番话说服,也就不再质疑了。
  苏宸通过这番对话,也给自己增强了自信,死马当成活马医吧,反正姚捕快马上就要死了,自己拼一下,也不留遗憾!
  被彭箐箐打断之后,反而缓解了苏宸的紧张情绪,眼神更加坚定了。
  “你们拿着铜镜,把光线调整好,都聚集在我手术的区域,负责照明!”
  “知道了,苏宸哥哥!”灵儿还是那样懂事听话。
  倘若彭箐箐也能像灵儿那样听他的话,苏宸就觉得世界更美好了一些。
  “我要开始了。”
  苏宸说的郑重其事,二女听得神色一紧。
  话音一落,手术小刀划开了姚远的左腰皮肤,一道伤口狰狞露出,皮脂层不断翻开,里面的血水开始溢出来。
  “呕!”彭箐箐只看了一下,就觉得胃内翻江倒海,想要吐出来。
  “注意形象,别喷到姚捕快的伤口处。”
  彭箐箐转过身,干呕几次,差点就要落荒而逃;但是,想到这个平时软脚男人,和一个十二岁黄毛丫头都不怕,自己就这样吓退了,实在没面子。
  别开她平时习武,但是都是自己练,打打城内的纨绔子弟,街头泼皮,还没有独自出去闯荡过江湖,更没有拿刀子捅过人,所以,有点怕血。
  尤其是这样一点点割开人的肚子,也太血腥了,十分膈应人。
  彭箐箐也拿了一个口罩戴上,躲在一米开外,偏过头,不正眼看伤口了。
  苏宸不受影响,全神贯注投入手术中,随着皮肤开刀的完成,侧部的腹腔被打开之后,能够看到了里面不少积血。
  他戴的丝绸手套用酒精泡过,没有细菌,迅速探入,握住了半个拳头大小的左侧肾脏,外型类似蚕豆一般。
  通过光线,苏宸看到这个肾脏的确受伤了,出现了破裂伤,不过已经暂时凝血了,只是在渗血,好在并不是全部破裂。
  本来苏宸做好割掉姚远一个肾脏的最坏打算,现在看来,只要割掉破损处,大约1/3的面积就可以了,然后进行止血就能结束,无须系扎修补等尾活儿。
  苏宸头脑十分清醒,说干就干,先用细绳结扎了输尿管道,小心翼翼握住了肾脏,进行了结扎,避免切开后再出血,然后避开了周围韧带组织,游离出肾脏,对准了破损烂掉的部位,用小刀进行切除。
  彭箐箐偶尔瞥了一眼苏宸,发现他此刻用刀子在割姚捕快的内脏,那双大长腿有些瑟瑟发颤了。
  她内心有些惊恐,也有些疑惑,这个苏宸,怎么胆子这般大,在切病人的内脏!
  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切啊!
  而且切下去,面不改色,专注认真,神色冷静,好像云淡风轻,淡定自如……
  平时得切过多少人了,才能如此镇定自若?
  这一刻,彭箐箐看向苏宸的目光,有点小敬畏了。
  杨灵儿伫立在苏宸身边,虽然年纪小,刚到十二岁,但是胆子似乎更大一些,看到这样血腥一幕也没有不良反应。
  只是一双俏丽的眼眸,有些好奇,转动不停,瞅着苏宸的下刀,结扎,挑线,在有限的区域,做出如此精妙手术动作,感到钦佩无比。
  她的心中也有好奇,这种手法也没见养父施展过,甚至不曾听闻过,苏宸哥哥是如何学会的?
  片刻之后,苏宸切掉了一部分肾脏,将切除的切片放倒一旁的盘子内,然后进行止血和消毒,由于不是全部切掉,所以不用处理肾脏动静脉的缝合,少了一些难度。
  在这个过程中,姚远似乎有所疼痛,身子下意识扭动,但是被彭箐箐用绳子捆绑的结结实实,加上彭箐箐素手大力一按,就把姚远身体给牢牢制住了,堪比虎钳一般。
  接下来,苏宸用细竹子倒流引血,用纱布清空残余血迹,再次消毒杀菌之后,只要不感染,手术的成功率还是很大的。
  手术中没有出现大出血的清空,也减轻了手术的复杂难度。
  经过消毒杀菌和清空积血后,苏宸解除结扎的细绳,开始进行伤口的皮肤缝合,眼神里露出几分自信的神采。
  胜利在望了!
  但苏宸不敢大意,正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时刻,也要谨慎再谨慎,不能掉以轻心。
  可别一时兴奋,出现手术钳子、镊子遗落在病人腹腔这等低级错误。
  而此际,院子内伫立的知府大人,典史吏书,各班捕快,两位郎中等人,都在焦急等待,目光张望着厢房的屋门,不知里面的开刀破腹术进行的如何了。
  “胡闹,简直是胡闹!”曹修元嘴里不断在痛斥贬低着苏宸行径,觉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在哗众取宠而已。
  “知府大人,姚远捕头可是因公受伤,是润州的英雄,不能在死前还受这黄毛小子这般欺辱,正所谓:人之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他苏宸小儿,贪慕钱财,想着通过此径博取名声以获利,一旦姚捕头出事,必须要严惩此子!”曹修元借题发挥,要趁此机会给苏宸安插一个罪名。
  那些衙门官吏,各班捕快闻言,也动了几分怒气,若是苏宸真的这般不堪,借姚捕快的身体来做秀,他们是不过轻易绕过苏宸那混小子的。
  知府彭泽良只是轻轻点头,并没有搭言,目前形势未明,不知里面手术如何,他不会轻易下言论,只是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忧,毕竟这件事,还有他的宝贝闺女儿掺和在其中。
  “唉,这混蛋小子,几时诓骗了吾女,竟一心跟着他干些胡闹事!”彭泽良心中冷哼,牵扯到自己傻白甜女儿,不由对苏宸也有了些埋怨。
  【PS:本书普1群Q:1081454875(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