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二章 奇葩老丐

  次日清晨,天边刚泛出鱼肚白,尚未放亮,在雾气朦胧中,苏宸和杨灵儿出了北城定波门,背着竹筐竹篓上山采药去了。
  润州北面有几座连绵的山岭,把长江与润州古城隔开,分别是蒜山、象山、北固山、焦山,自西向东走向,连绵不绝,也成为江河的天然屏护。
  这西北方的蒜山,因山多泽蒜,故而为名。
  不过,当地人也另称它为算山,因为当年三国时期,曹操率军南下,东吴形势危急,周瑜与诸葛亮在此定下火烧赤壁的谋算,以拒曹操大军,以其多算,也号算山。
  除了著名三国赤壁之战发生在这一带外,《资治通鉴》记载:“东晋隆安五年,孙恩浮海奄至丹徒,“恩帅众鼓噪,登蒜山,居民皆荷担而立,刘裕率所奔击,大破之。”也是在这里发生的。
  青山郁郁葱葱,又是三月中旬,漫山遍野都是草木丰盛,空气新鲜,雾气已经散开,晨露在阳光下晶莹闪烁。
  由于古代没有滥砍乱放,野生植被保护很好,草药竟随处可见。
  苏宸除了寻找三七踪迹之外,对于其它的中草药,看到了,也会采摘一下。
  杨灵儿冰雪聪慧,小时候跟着学过一些汤头歌,在苏宸的描述之下,也能快速上手,辨出地上草丛内长的草药,帮着一起采药。
  三七主根呈类圆锥形或圆柱形,表面灰褐色或灰黄色,有断续的纵皱纹和支根痕。顶端有茎痕,周围有瘤状突起;气微,味苦回甜,倒是不难辨认。
  这种药草主要云南和广西一带,产量丰富,山上到处都是,但是在江南一带,也并非绝迹,经过了一上午的走走停停,耐心寻找,还是找见了几株。
  杨灵儿看到他小心翼翼挖出土,不忍伤到根须,好奇问:“苏宸哥哥,这就是你要找到的三七草吗?”
  苏宸微笑道:“是滴,除了这次我调制化血化瘀的药物外,最重要是移植几棵回去,在家里的后堂小院栽种一些,这样就可以小面积量产了,这种药物,用于制作金疮药或是止血药,绝对是上上品。”
  这东西不但可以治病救人,还是一个致富财路,以后苏记金疮药,不但可以卖给武林人士,也能出售给军方,那可是暴利啊!
  现在苏宸可是穷怕了,干什么事,脑海里第一想到的就是钱!钱!钱!
  到了晌午,两个人肚子都饿的叽里咕噜了。
  “出城前买的生鸡呢,拿出来,哥做个叫花鸡!”苏宸微微一笑,出城之前,经过肉铺林街道,看到有人在杀鸡卖肉,他就顺手买了一只,内脏都现场清理空了,只是还没有经过开水煮烫,皮毛还没有拔掉。
  “苏宸哥哥,我们没有带锅啊!”
  “不用锅,叫花鸡,有火就行了。”
  苏宸对武侠小说中的武林人士,风餐露宿,在野外做叫花鸡的事很向往,今日也东施效颦一次。
  二人来到一处溪水旁,苏宸先用水和了一团泥裹住鸡外,然后用火折子生火,烤了起来。
  杨灵儿坐在一旁,笑嘻嘻看着苏宸做着叫花鸡。
  烤了小半个时辰,泥裹中透出了阵阵甜香,待到湿泥干透之后,苏宸剥去外层干泥,鸡毛随泥而落,露出了里面白嫩的鸡肉,一股油腻的浓香,顿时扑鼻散开。
  “哇,一看就好好吃!”灵儿嘴角都是口水。
  苏宸微微一笑,看着小萝莉妹妹的崇拜表情,还是很有成就感。
  这次尝试很成功,苏宸对自己的初学手艺挺满意。
  他正要把叫花鸡给撕开,身后忽然有人传来浑厚声音:“把鸡撕成三份,鸡屁股给我。”
  苏宸和杨灵儿愕然转身,没有料到身后竟然来人。
  这时候回头望去,就看到从身后树林方位,走来了一位接近六十岁的老乞丐。
  此人长着一张猪腰子脸,浓眉大眼,头发已半黑半白,没有盘梳,全都散在两旁,身上穿着麻布长衣,手里拿着一根不知什么材质的木根,腰间的布带上,竟然系着好几个葫芦和酒瓶子。
  这一幕,让自小就爱好金老先生武侠小说的苏宸,真正惊呆住!
  怎么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苏宸看着一脸馋涎欲滴的老丐,已经大步流星走到跟前,好不客套坐在面前,一阵无语。
  这是本山大叔版的洪七公吗?
  “这位小哥,你愣着作甚,赶快撕鸡啊!”老丐一边说,一遍咽了咽口水。
  “好!好……”苏宸回过神来,心想:难道今日机缘巧合,逢上了洪七公般的武侠人物?
  虽然外貌和气质不大像,那脸庞,看着也有些幽默感,像卖拐的!
  但是这个场景,在脑海中,还是给他一种期待感。
  苏宸撕了一大半的鸡肉,连着鸡屁股,都递给了老丐,客气道:“前辈请用!”
  “前辈?”老丐本来一脸馋相,毫无气质,但是看着少年如此尊敬他,也把他给整愣了。
  “小哥,你认识俺老叫花子?”
  苏宸目光看向老丐的一双手,十指俱在,没有哪根缺失,不是九指神丐的原型,略感失望!
  “不,不认识!”苏宸摇头,又说道:“但是我见前辈骨骼清奇,天赋异禀,想必定非凡俗之人,一见之下,心生敬仰……”
  苏宸不断想着夸赞词语,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周先生电影里的台词。
  老丐看了苏宸一眼,心想:这是同行中人啊,这一套说辞,不是自己常说的吗,他怎么学去了?
  难道是……他曾经上过自己卖秘籍的当?
  老丐微微一笑:“好汉不提当年勇,别说那些陈年旧事了,来,一起吃鸡!”
  “一起吃鸡,大吉大利!”苏宸笑了笑,也在考虑如何试探打听出,这老叫花子是不是武林中人呢?
  若真是如洪老前辈那样的传奇人物,传授给自己一套“降龙十八掌”,自己在南唐也能横着走了。
  但如果,这老叫花子吃完之后,拿出一本“如来神掌”给自己,是接还是不接呢?
  苏宸心情复杂,跟灵儿吃着剩下半只鸡。
  那老丐吃的贼快,狼吞虎咽,好像几天没吃饭的叫花子样儿,方才出场那股气质,顿时消散全无了。
  “难道我猜错了?”苏宸心中愈发没底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