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四十章 上门追债

  午后的阳光洒在苏宅天井小院内,修竹青青,盆栽锦簇,白墙灰瓦,有一种静谧柔和之感。
  “嗨!哈!”苏宸站在青砖地面上,面前木架子上,放着一个秘籍册子,他在模仿上面的招式在苦练。
  半个时辰过去,苏宸有些汗流浃背了,而且练的胳膊酸腿痛的!
  这跟他看武侠小说和影视剧完全不一样,没有高深的内功心法,也没有连贯帅气的动作,都是一个个枯燥的招式图,苏宸死记硬背下来,然后十几个动作简单比划着,打的一点也不连贯。
  在册子的第一页,倒有一句纲领训诗:“一双翻浪拳,用劲九重罡,心有江海势,习武当自强!”
  但苏宸也没有理解,基本当成了……一句废话!
  这翻浪十八打,第一招“沧浪无悔”的诸多套路招式变化,已学了一个时辰,在他手里,十分生硬艰涩。
  此时,苏宸觉得练武,跟练广播体操差不多!
  另一旁,灵儿也在习武,她梳着可爱活泼的三丫髻,在额前留有刘海儿,五官灵秀,一双眸子亮晶晶,仿佛那黑瞳格外乌黑有神,入宝石般熠熠闪光。
  杨灵儿只有十一岁的身材并不高,穿着普通布料的喇叭状长裤,上身是一件鹅黄色紧袖衫子,腰间系扎一根绿葱葱的丝带,显得单薄又简朴。
  阳光映在她的脸上,那秀丽的小脸蛋,嫩盈如玉,雪白额头有汗珠掉落,但是她不管不顾,非常认真地练习“灵燕拳”的套路招式,甚至第一拳的十几个招式变化,已经可以连贯起来了。
  一个时辰过去,苏宸依靠在木椅上,喘着粗气,感觉习武真不是简单的事儿。
  “熟能生巧,不要灰心!为了在这个北宋南唐时代活下去,自己就要付出更多刻苦和努力啊!”苏宸内心在呐喊,给自己打气加油。
  不过,当他看到灵儿在那里相对连贯打完了一组套路,似模似样,露出几分喜色。
  难怪说习武要从娃娃抓起,少年心境如赤子,别无杂念,更容易投入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动作中。
  就在这时,前堂门庭的大门被人撞开,哐当一声,直接砸了下来。
  苏宸吃了一惊,好端端的,没有地震,怎么大门都崩塌了。
  他站起身,凝神望去,只见十几个家丁奴仆的身影冲了进来,看那架势,不用说看能猜得出来,绝对不是来走亲串门的,而是来闹事的!
  杨灵儿紧张地来到苏宸身边,攥住了他胳膊:“苏宸哥哥……”
  “别怕,咱们是练武之人……”苏宸说道后面,也有点没底气了。
  他是练武之人不假,关键是,今天才开始练啊!
  这不是读书考试,临时抱佛脚,死记硬背,能够答题过关!
  习武可是需要长年累月的苦练,练筋,练骨,练皮,连肉,有了铜皮铁骨一般,力量、速度、敏捷度、持久性等强大,出手才有劲儿,打架才能赢!
  “苏大郎,该还钱了!”曹郸走了进来,带着十几个家丁,恶狠狠过来追债了。
  苏宸看着曹郸,怒道:“根据字据上的约定,还有十八日,才到还钱的最后期限,前几日不是说好了吗。”
  曹郸冷哼道:“那是最后期限,又没说提前一文不让收,现在我让你交出四百贯,其余一百贯尾款,留在最后一日交!眼下如果没有,药方和这个小丫头,今日就都带着抵债了!”
  “我不同意!”
  曹郸冷笑连连,喝道:“你不同意有个毛用,苏大郎,前些日子给你机会,想不到昨晚你在知府衙门出尽风头,让我曹家丢了颜面,还诓骗了我二叔两百贯,此仇怨不能不报。今日苏家祖传的两卷《金匮药方》和这个小丫头,我必须要带走,抵消四百贯。最后你凑够尾款一两百贯,这药方,再给你送回来,房子也就不收了。”
  苏宸听着,痛骂曹三郎的无耻,药方被曹家拿去抄录之后,送不送回还有什么区别。
  而且,听他意思,灵儿是要定了,这怎么可能答应!
  “你那叔父昨晚赌约欠了我二百贯,互抵之后,还欠你三百贯!到了最后日期,肯定能够给你还上;若是必须提前还上,晚上也能给你借来!但你今日到我家中无理取闹,有些欺人太甚了!草蛋,别以为当初赌注我不清楚,就是你设下的圈套,这些事本不想追究,若是你这样蛮横抢人,以后可别怪我不客气。”苏宸力据争理道。
  大不了,一会去百味堂朝他刘师弟先借用三百贯,回头卖肥皂之后,还上便是。
  曹郸闻言之后,不屑一顾,嘴角溢出嘲笑弧度:“你不客气?哈哈哈,本公子没听错吧!”
  他过回头,看了看周围的家丁,那是十多家丁也都哄然大笑。
  曹郸顿了顿,讥笑道:“苏大郎,你就是个纨绔,一个窝囊废!家道中衰,你老子得罪了皇室,被抄家问罪,死在大牢里了。”
  “你一个肄业生徒,科举无望,满脑子读死书的呆子,你还想有朝一日翻身吗?不可能,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苏大郎,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来人,给我翻出苏家药方。”
  这曹郸字字珠心,并没有把苏宸放在眼里,因为当初就是他把苏宸给诓骗,打骨牌输掉那么多钱,怎么欺负怎么是,所以,他完全一种高高俯视的态度。
  特别是昨晚听了曹修元回去的告状之后,怀疑苏宸得到了苏家药方,才会忽然医术过人,曹郸今日立即带人过来找苏宸麻烦,一来为二叔出气,二来也是不想看到他翻身,刚有起色必须踩下去,让他绝无冒头的可能。
  “再说一遍,都给我滚出去!”苏宸动了一些怒气。
  曹郸也冷哼下来:“给我上,带走小丫头,翻出苏家药方秘卷!”
  “是!”十几个家丁顿时扑上来。
  苏宸双手握拳,开始使出了刚学“翻浪拳”,嘭嘭两下,打中了两名家丁的眼眶,算是抢先得手了。
  不过,冲过了六七个家丁,一起拳打脚踢,苏宸下午学的十几个套路完全发挥不出来了。
  很快就忘记招式了,被几个家丁扑倒,扭打在一起,毫无章法。
  有两名家丁去抓灵儿,但灵儿左闪右躲,来回闪避,不时踢出一脚,倒是没有立即被抓到。
  曹郸撸起袖子,看着苏宸被家丁给压倒在地了,大喝一声:“给我拎起来,让本公子出出气。”
  “好嘞!”这六七个家丁夹住了苏宸,给架起来。
  苏宸虽然打了几个家丁眼眶和腹部,但是对方人多,他学武日浅,用处不大,还是被擒住了。
  “曹老三,有本事单条,一对一,你敢吗?”
  “擦,你以为我傻啊!我这么多人,跟你单挑,本公子才没那么愚蠢呢!”曹郸呸了一口,满脸不屑,不受他的激将法。
  此时,灵儿也被其余五个家丁合力给抓住了,挣扎不脱。
  “放开她!”苏宸见到小妹受欺,顿时牙呲欲裂。
  “你还管别人,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曹郸闲庭信步走到苏宸的面前,活动了一下手腕,抡了抡胳膊,嘲讽笑道:“让你尝尝本公子拳头的厉害,我打!”
  曹郸大喝一声,紧握拳头,右臂猛地向前打出。
  苏宸四肢都被架住了,无法动弹,只能下意识闭眼,要硬挨了这一拳。
  “嘭!”
  一声过后,曹郸的身子直接飞了起来,摔出了七八米远,惊呼惨叫。
  这一幕,让其余家丁都目瞪口呆了。
  这是神马情况,揍人的少爷,怎么飞出去了!
  苏宸没有挨拳,反而听到曹郸的凄惨声,惊讶睁眼,就望见身前不远处,俏立着一个笑盈盈的大长腿女子,竟是彭箐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