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四十一章 踢到铁板

  “谁……谁敢打本少爷?给我打……”曹郸趴在那里,摔得七荤八素,膝盖疼痛,脸也有些破皮,他伸手捂着脸,在那哀嚎怒骂。
  “打她——”这些家丁听到命令,松开了苏宸和灵儿,然后一拥而上,扑上去要对付彭箐箐。
  “臭婆娘,敢打我家公子!”
  “抓住,揍她!”
  十几个家丁,面露狰狞,大呼小叫,如同一群虎狼冲过来。
  看到这等声势,杨灵儿吓得捂住眼睛,担心彭箐箐这个少女被一群大男人给欺负了。
  但苏宸却是十分兴奋,他可知晓这彭箐箐自幼习武,有些拳脚本事,此时面对十几个壮汉家丁,倒要看看她如何施展武功应敌。
  只见彭箐箐也不摆开武学架子,就是随意一站,三家丁冲在前,伸出手去抓她,但被彭箐箐先一步抓住,然后用力一掰,咔嚓一声,手腕就折了。
  咔嚓!咔嚓!
  短短一瞬间,三个家丁手腕或胳膊,已经被彭箐箐扭断了。
  有家丁扑过来踢腿,但是彭箐箐大长腿一扫,直接扫中了三四人的面门,数个家丁哀嚎倒退出去。
  其余人靠近了彭箐箐,挥拳来打。
  彭箐箐出手迅捷,嘭嘭嘭几声,不是打中家丁的鼻梁,就是打在家丁的腹部,眨眼之间,或鼻血飞溅,或抱肚惨叫。
  十二三个家丁几乎一瞬间,就这样被打的稀里哗啦,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面对一个女侠高手!
  这时候,曹郸站起身,大叫道:“人抓住没……”
  当他定眼一看,发现一群家丁都已经被打趴在地了。
  “你……”曹郸看清了彭箐箐,顿时一惊,他作为润州城的二流家族纨绔子弟,虽然还不够级跟彭箐箐打交道,但是也从几个衙内嘴里听闻此女的野蛮和霸道,知府千金,他是得罪不起的。
  怎么苏宸跟这野蛮女子相熟啊!
  正在曹郸思忖的时候,苏宸疾步冲到跟前,大喝一声:“沧浪无悔!”
  嘭嘭嘭!
  一番拳法猛击,气势如沧浪,苏宸觉得此时使出了吃奶力,拳头呼呼生风,砸在曹郸的身上,后者想要抵挡,但是很快就被苏宸一通乱拳,让曹郸毫无招架之力,给打倒在地了。
  “别打了,别打了,饶命啊!”曹郸躺在地下抱头求饶。
  苏宸心中解气了,又踹了两脚,这才收拳退开。
  这一刻,他似乎理解了第一招“沧浪无悔”的意思,不在“悔”字,而在这个“无”字上。何为无悔,就是勇往直前,虽死无憾的气势,先声夺人!
  翻浪拳,就是需要一种惊涛拍岸、浪击九天的气势,才能有霸道威力!
  说的通俗点,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敢于上前去拼命!
  “不就是五百贯嘛,三日后,到知府衙门交接,一手还钱,一手交字据,由衙门的人作证,免得你再使坏。”苏宸对着曹郸冷哼,自己现在也算衙门有人了,不用白不用,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听到苏宸的话没!”彭箐箐也走了过来,质问着曹郸。
  “听……听见了。”
  彭箐箐轻哼:“三日后的辰时,去衙门办理这桩债务纠纷,若是中间再来家里捣乱,被我知晓,可别怪本姑娘,带人把你曹家人都给抓下狱!”
  “不,不敢了。”曹郸满肚子疑问,这位女霸王龙,怎么跟苏宸有关系。
  “滚吧!”彭倩倩看着曹郸鼻青脸肿的样子,刚才她踢得一脚也不轻,又被苏宸揍了一顿,所以够惨了,没有再收拾他,折断其手脚之类的想法了。
  曹郸如释大赦,带着灰头灰脸的一群家丁狗腿子,惨兮兮地离开了。
  苏宸看向彭箐箐,以前的诸多怨气全都消散了,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而且,苏宸决定,必须拿出自己十二分的诚意,抱住这知府千金的大腿!
  不,是抱大树,抱大腿的话,估计也要被揍惨。
  跟彭箐箐搭上关系,以后看谁敢再来欺负他!
  苏宸抱拳感激道:“感谢彭姑娘仗义出手,化解我和灵儿的今日的灾祸。”
  彭箐箐浅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本姑娘的座右铭,早就想收拾这个曹三郎了,正好今日赶上,揍了一顿,也过了过手瘾,你就不必客气了。”
  杨灵儿站出来:“谢谢彭姐姐!”
  彭箐箐虽然对苏宸平时说话不靠谱有些微词儿,但是对灵儿却是非常喜欢,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微笑道:“没事,举手之劳。”
  杨灵儿目光坚定,说了一句:“我也要好好习武,以后像彭姐姐这样,武艺高强,没有人能再欺负我们。”
  彭箐箐点头:“这就对了,靠人不如靠己,靠男人也不如靠拳头!”说完后,她还不忘瞥了瞥苏宸,那神色的意思,你品,你细品!
  “……”苏宸有点脸黑,这什么理论啊,可别教坏我妹子。
  彭箐箐想到此行目的,直接问道:“那香皂,你这还有多少呀?”
  苏宸笑了笑道:“过来看!”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厢房储货地方,那里有三十块香皂,八十块肥皂,都是苏宸最近制作的。
  “暂时有这么多,但随着我加大投入生产,香皂和肥皂就会越来越多。”苏宸解释道。
  “肥皂是什么?”
  苏宸拿起一块,展示给她,说道:“肥皂,以洗衣服为主,它不像香皂那么精致和芳香,价格也能便宜一半多,适用于普通百姓使用,即便是富户,也可以使用它洗衣服,没必要都用香皂这么奢侈。”
  “原来如此!”彭箐箐眼神一亮,今日之行,过来打探情况,还是有所收货的。
  苏宸见她来到苏家之后,迫不及待询问香皂的事,心中多少猜到了几分来意,或许,白素素已经拿到那块香皂了吧。
  要跟聪明的女人打交道,谈商业,他暂时只能通过这种间接传递信息的办法,知会了白素素,自己有新物品的秘方,可以谋求合作。
  苏宸在润州并没有什么交情深厚的的朋友,要商业合作,尤其是一本万利的新物品,需要足够强大的合作伙伴,他信不过润州城内其它商贾,也信不过白老爷子,只剩下白素素这个人选了。
  因为她是彭箐箐的朋友,正好自己也是彭箐箐的朋友,朋友的朋友……靠不靠谱,苏宸心里没底,但只能赌这一把!
  “彭姑娘,今天你凑巧过来,为我和舍妹化险为夷,在下无以为报,打算亲自下厨,做一桌丰盛菜肴给你,一起吃顿便饭,不知肯否赏脸!”苏宸提出建议。
  彭箐箐听到菜肴,略有些心动,正好她也打算留下了多打探一下苏宸的长短,不,是深浅!
  可以趁他下厨和一起用餐,彼此多相处一番,于是点头道:“好呀,想不到,你还会下厨做菜啊。”
  那是,好男人嘛,就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守得住寂寞,创得了辉煌!
  苏宸暗暗自得一下,心中也在考虑,哪些菜肴是大众女生喜欢,而这个时代又恰好没有做法的,抓住她的胃,以后看她还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