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七章 生财之道

  苏宸身上带了仅有的二十五文钱出门,这算是他的启动资金,可谓杯水车薪。
  待在家里,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不如出去溜达一番,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万一能够找到生财之道呢?
  在上一世,苏以轩也出身于医学世家,不过父母都是西医,主刀大夫,但他的外公则是老中医,所以苏以轩也算是从小背着“汤头歌”长大,毛笔字抄写药剂方更是每日必练,长大后高考报志愿,父母给他选择了医科大学,西医临床。
  从小打到都是跟医学打交道,反而生出了叛逆之心,他厌倦了医药专业,喜欢上了传统文化和古代文学,所以本科毕业后读研选择了中文系,也是他跟父母闹翻的原因,离家外出散心,出了意外就到了这里。
  “也不知父母和外公他们怎么样了,得知我出事之后,肯定伤心欲绝吧!”苏宸轻叹,摇了摇头,上一世英年早逝,已经结束了,这辈子要补回来,好好活一把才不亏。
  苏宸沿着打索街向东,过了柳石巷子,就到了这一里坊的边缘,绿树成荫,房舍已经少了,也没什么大的商铺,路的拐角倒是有个茶铺和几个卖菜的小贩,推着单轮车停靠,小本经营。
  润州城内水系发达,这里又临近运河,所以随处可见小桥流水的地貌。
  一些沿着小河而建的木质房屋一头会伸出水面,脚撑支柱立于水中,当地称之为吊脚楼,三三两两的妇人在河边洗衣取水,有说有笑,聊着家常里短。
  江南水乡的特色,宛如一副水墨画卷。
  苏宸站在石桥边,欣赏了片刻风景,然后沿着丁卯河向南,来到梳儿巷。
  这里卖杂货和农副产品的多了一些,苏宸走走停停,看到瓜果和豆类,脑海中不断推敲哪一种适合他的投资。
  “尝一尝,看一看吆,鲜甜可口的甘棠梨!”
  “上好的乌梅,快来买哦!”
  一阵吆喝声,此起彼伏。
  苏宸看了不下十种的水果出现在这里,乌梅,芭蕉,雨梨,石榴、甘蔗等等,在唐宋时期,这些水果就已经出现了。
  “咦,这不是小号的山楂吗?”苏宸走到一个小商贩的面前,看到他有一麻袋里,装了不少的山楂。
  “这位公子,需要山里红吗?”那小贩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看着苏宸穿着士子罗衫,穿戴得体,行为举止有读书人的气质,所以,尊称了一句公子。
  “这个怎么卖?”苏宸随口问道。
  “三文一斤!”
  苏宸若有所思问:“不知这是从哪里采摘的?”
  小贩说道:“后山里有这种果树,自己生长在那,勤快一些,就能采摘得到,不过,入冬前樵夫和田舍农夫已经去采了一遍,外围好摘取的地方,都被他们摘光了,我这是年前储备了一些,开春出来卖,价格比入冬前,多了一文!”
  苏宸听闻,觉得这个小贩有些头脑,懂得奇货可居的道理,不在应季出售。
  “兄台怎么称呼?”
  “俺大名叫赵树生,家里排行老四,邻居们都管我叫赵老四。”
  苏宸多问了一句:“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赵老四道:“二十年前,北方战乱,就跟着家里人,从江北鲁地逃难过来,一晃在润州待了二十年了,北方音没变。”
  苏宸点头,通过历史知识了解,在二十年前,北方处于五代第三个政权后晋的统治时期,后晋高祖石敬瑭本是后唐的河东节度使,为了能过一把开国皇帝的瘾,竟然以称儿称臣、割让幽云十六州为代价,换取契丹国主耶律德光的支持,最终得以击败后唐末帝李从珂,建立起后晋帝国。正因为石敬瑭得位不正、卖国求荣,并给中原留下数百年的大隐患,所以后世对这位“儿皇帝”深恶痛绝。
  石敬瑭当了六年的窝囊皇帝去世,临终前将幼子石重睿托孤给宰相冯道,希望后者能尽心竭力地辅佐幼主。然而石敬瑭刚死,冯道便与禁军统领景延广采取行动,以国家危难需要长君为由,擅自拥立石敬瑭的侄儿石重贵为帝,是为晋出帝。
  石重贵性格狂妄,登基后颇为硬气,听从大臣建议,决定只对契丹称孙不称臣。后晋国策的急剧转变让耶律德光很是愤怒,从开运元年(944年)正月开始,契丹正式出兵南侵。后晋开始无力抵抗,但幸亏中原百姓奋起反抗,阻击了契丹大军入侵,然而取得短暂性的胜利后,石重贵不仅失去对劲敌应有的敬畏心,而且开始变得骄纵堕落,整日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在大蝗大旱之年,还派出恶吏分道搜刮百姓,导致民怨沸腾、天下匈匈,藩帅趁机夺权,征战不休。
  而南唐在这个时候,正是烈祖李昇当政,改革制度,修明政教,废除酷刑,劝课农桑,兴修水利,让百姓休养生息,延续了杨吴时期不对外征战的国策,使得江南之地,数十年免于战乱,因此北方不少百姓纷纷南下,投了江南唐国。
  看着一袋子的山里红,苏宸脑海中闪出糖葫芦和山楂罐头的画面,拿起一个品尝,口味还行,就是偏酸一些,可能因为是野生品种的关系,个头小点,吃多了肯定会酸倒牙,跟后世的山楂品种有点区别。
  “这山里红,你家里还有多少?”
  “你要的量很大吗?”
  苏宸点头:“嗯,可能会要很多!”
  赵老四回道:“有几麻袋吧,大约几百斤,我在家挖了地窖,储存在里面,并没有腐坏,再说,近的山头被采摘光了,但是多翻过一座山,那边应该还有未被采光的,只要肯出苦力,再弄一些,也是能够办到。”
  苏宸杀价道:“这样,我后期要买很多,需要给我一个折扣价,五文钱二斤,我先买六斤带回家给大伙尝试一下,如果都觉得口味好,我再回来多买,一次买走一麻袋都有可能。”
  赵老四犹豫一下,心中也在盘算是否划算。
  苏宸帮他分析道:“有句古话说得好,薄利多销,你以后若大量销售给我,虽然单斤有折扣,但是可以一次卖出几十斤,可比你在这里天天单卖划算,长期暴露在外,每天肯定有烂掉的损耗,最后你赚的钱,肯定少于这种成批出售。”
  “说的在理儿!”赵老四也算听明白了,欣然答应。
  苏宸花了十五文,买走了六斤多山里红。
  随后,他又去糖铺花了十文钱买了一些蔗糖,身上再次一分不剩。
  但苏宸却充满期待,提着东西回到了宅邸。
  “灵儿,过来帮忙。”
  “苏宸哥哥,你拿回来什么呀?”杨灵儿从内堂跑出来,声音如云雀一般喳喳叫。
  “山里红,也叫山里果,可以当水果食用,干制后可入药。”
  杨灵儿看到布袋内的山里红之后,说道:“是它呀,我以前吃过,不过老酸了,吃多了容易酸牙,还胀气呢。”
  苏宸笑了笑:“酸是酸了点,不过,哥有秘方,能让它变成酸甜可口的!”
  “哦,什么办法?”
  “帮忙干活吧,把这些山里红,用水泡一泡,去去酸性,然后洗净晒干!”
  “好嘞!”杨灵儿很听话地动手干活。
  苏宸放下蔗糖后,到了存放杂物的厢房,找出两根半截的竹子,然后用刀劈砍,开始做竹签。
  这对兄妹在闲暇的午后,就这样忙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