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八章 阻拦

  彭泽良等人转过身,看着一身青色罗衫的苏宸,提着行医木箱到了跟前,气喘吁吁,都露出了惊诧狐疑。
  “苏宸,你这是来做甚么?”彭泽良在山上对苏宸的印象还不错,又是故人之子,此时主动问了一句。
  “……”苏宸有些无语,不是你们派人去请我来治病的吗?
  彭箐箐这时候绕过他,走上前道:“爹爹,下午在入城分别前,苏宸跟我说,他或许有办法治疗内脏受伤的办法,如果咱们这里束手无策了,姚远大哥没救了,可以请他过来试一试。我方才见那两个郎中都说无药可救,所以,我就跑去把苏宸喊来了。”
  “你把他带过来,是要给姚捕头治病的?”彭泽良有些惊诧,然后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心想自己这女儿还能靠谱一点不。
  这苏宸一个纨绔子弟,家传医术没学到了一成,就扬言能治病,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是啊,试试呗!”
  彭箐箐心思耿直,她觉得姚远既然被这两个郎中说没救了,而苏宸之前说他有办法,事到如今,为何不让他试一试呢?万一办法可行,岂不是救活了姚捕快!
  “什么叫试试呗,这人命关天,生者为大,岂能儿戏?”彭泽良喝斥女儿的言论。
  彭箐箐道:“可眼下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嘛,也不能就这放弃了。”
  曹修元打量了一下苏宸,认出了这小子的身份,上前两步冷笑道:“此子名为苏宸,是罪臣苏明远之子,润州城的纨绔子弟,若是说他斗鸡走犬,或许懂点门道,提到医术,怕是连他寻常药方都记不全几个,请他来治病,岂不是贻笑大方。”
  百味堂的刘思景郎中,听到曹修元点出此子的顽劣与不堪之后,目光打量着苏宸,也有些反感生厌。
  什么叫这边没救了,再去请他过来医治,把这少年当什么了,妙手回春的小神医吗?
  信不过他们两个郎中的医术也就算了,如此羞辱,拿不懂医术的毛头小子过来挤兑人,也就有些过了吧。
  但刘思景郎中脾气温顺一些,心中不悦,但是没有像曹修元那样出口讥讽嘲笑。
  “这位是?”苏宸目光看向面前身穿宽大褐衣的曹修元。
  “老夫姓曹,安霖堂的坐诊郎中,昔日与你打赌的曹郸,就是老夫的侄子。你那些底细,或许能骗得了彭姑娘,但是却休想骗过老夫!”曹修元义正言辞,一脸鄙视,面带冷笑,像是要把苏宸这竖子批得体无完肤才能出气。
  “我当是谁,原来是安霖堂的庸医,你们曹家除了坑蒙拐骗,专门给人下套骗赌之外,还有什么本事!”苏宸一听是曹家的,顿时也十分反感。
  “大胆,我曹氏一族乃润州医道世家,传承近百年,岂是你这小儿,能够玷污清誉?”
  “清誉?我呸,或许曹家有点医术,但是医德嘛,就让人怀疑了。”苏宸利口如剑,当场反击,让曹修元快气炸了肺,指着他就要破口大骂了。
  彭泽良伸手制止了二人的吵嘴,对着苏宸道:“苏宸,虽然你抓了绿林盗匪,又及时给这些捕快包扎止血,有功于润州衙门,但是,治病救人,关乎人命,绝非儿戏,切不可轻佻行事。”
  他这样劝说苏宸,也在为对方考虑,姚捕快已经被两个郎中判定无法医治,明日就要没命了,情况严重,苏宸冒冒失失再折腾一番,万一落了口实,被人告上公堂,也是一身麻烦。
  苏宸回道:“彭大人,这姚远伤及内脏,流血不止,命在旦夕之间。在下虽然年纪尚轻,行医经验更是不如那些城内有名郎中,但是对破腹之术,却另有钻研;加上在下刚从祖宅找到了一种古药方,研制出一种新药汤,可以止血内伤。若是放交在下开刀救治,至少有六成把握救活姚捕头。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若不试一试,岂不是让姚捕快就这样死去了。”
  “胡闹!”曹修元的神色变了,他出言喝道:“你一个不足弱冠年纪的毛头小子,能懂多点医术,我与刘兄都无法办到的事,你能够有六成把握治好?简直口出狂言,老夫看你,就是故弄玄虚,诓骗知府,到这里哗众取宠来了。”
  苏宸反驳:“治不好,我又不收钱,诓骗了谁?”
  曹修元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激动说道:“那姚捕快已经要咽气了,本是一条英雄汉子,濒死时候,还要受你的开刀之苦,你这样做,简直用心险恶!”
  “医者父母心,我好心要救治姚捕快,你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百分阻拦,恐怕就是担心我治好了姚捕快,让你这曹大郎中,无地自容吧!”
  “竖子,你胡说八道!”
  “够了!”彭箐箐大喝一声,忍无可忍了,两个大男人打嘴炮起来,让她都看不过眼了。
  “人是我请来的,目的就医救姚捕快,既然两位神医断定他活不过明日,不再施救,那么此刻找谁来救,跟曹郎中就没干系了,切勿影响别人来治!”
  曹修元正在气头,听着知府女儿这样说,焦急道:“彭姑娘,切不可被这竖子欺骗了。”
  苏宸目光一冷,对着曹修元道:“你口口声声说我在骗人,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若是我能救活姚捕快,欠你曹家的五百贯,就一笔勾销如何?”
  “你……”曹修元虽在气头上,但也半百年纪,不至于一下子就失去冷静,尽管觉得苏宸肯定会输,而且输的体无完肤,但是,他不想直接冒险,冷哼道:“那可不是曹家跟你赌的,而是你和我那顽侄之间的赌约,小辈间的恩怨事情,跟我有何干系,老夫可做不了别人的赌?”
  苏宸不肯放过机会,继续道:“那咱俩之间赌一下如何,也不多,二百贯!我救活了姚捕快,你就给我二百贯钱。”
  “你欠曹家的五百贯还没有还上呢,哪还有二百贯?”曹修元愤怒喝道。
  “这二百贯我出了,姓曹的,你赌不赌。不赌就让开,我们要救人了。”彭箐箐在旁冷哼,她最看不上这种自己帮不上忙,还不允许别人出手的人。
  曹修元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纨绔子弟和一个丫头片子挤兑,僵到这个节骨眼儿,他已经无路可退,旁边有刘神医,知府大人,许多文官墨吏,各班捕快看着,脸面已经拉不下来了。
  “赌就赌,老夫倒要看看,你这竖子,还能翻出什么水花来!”
  苏宸点头,既拉了曹修元入赌,也能借着跟对方过激的言语,顺理成章地促成了他救人的计划,现场已经无人反驳了,算是借力用力,免得再费口舌解释一番。
  彭泽良,刘思景,衙门吏书、典史,其它捕头、捕快们,也都露出狐疑之色,难道这个苏宸真的有医救的法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