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七章 代师收徒

  一个时辰后,苏宸准备妥当,打算给杨栋捕快做破腹手术了。
  这一次,苏宸还是打算带杨灵儿和彭箐箐打副手,可以在旁帮他递工具、照明、按住病人。
  出乎意外的是,百味堂的刘思景郎中,也来到了衙门,主动提出跟随苏宸一起进入,希望能够观摩学习。
  放在古代,这种做法有偷师之嫌,但刘思景的确对这种医术非常感兴趣,甚至提出拜苏宸为师都行。
  苏宸看着刘郎中接近六十的年纪,一心要拜他为师,让他很难接受。
  “达者为师,苏公子不必谦虚,老朽虽然接近花甲之年,但是对着破腹之术,真的深感兴趣,若是能将此法推广,便可造福万民啊,我南国百姓的病死率就会减少一半。”刘思景感叹。
  苏宸见他一心为医,想要造福百姓,倒也不能无动于衷。
  “这样吧,刘郎中,我若收你为徒,显得在下过于自傲了。若是不收,刘郎中为患者着想的心情,也足以赤城感人。不如由我代替家师,收下刘郎中,这样你做我的师弟吧,不知是否可行?”
  “代师收徒,做你师弟?”刘思景闻言,也觉得这法子稳妥,等若折中了。
  “不知家师是哪位高人?难道是令堂苏大人吗,不过,据我所知,苏家医术似乎也没有这破之法!”
  苏宸道:“不错,我这一身医术,并非家传,而是在数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有一位老胡子老者,穿着一身道袍,路过我家门庭,看样子,像是云游天下的道人。因避难关系,数顿未进食了,在我家小住数日,便传授了我一些医术,当时家父在宫内行医,并未在家…….”
  他编了一个故事,把自己的一身奇特医术给圆一下出处,顺便整出一个师门来。
  杨灵儿眼睛频闪,看着苏宸,露出不解,心想:家里何时来过一个白胡子老头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师兄!”
  “刘师弟!”
  刘思景拱手道:“以后有医术不解问题,还要请教苏师兄代师解惑了。当然,若是苏师兄有什么难题,也要跟师弟讲,彼此磋商。以后我们光大师门,救死扶伤,可以多为南国百姓造福!”
  彭箐箐看着一老一少的师兄弟,老的为弟,少的为兄,觉得有点滑稽,不过这两人说的话中,充满了从医大义,还是让她刮目相看。
  由于习武的原因,她满脑子都是行侠仗义、安邦济民的想法,一旦身边人说的大义凛然,彭箐箐往往就肃然起敬,感到敬佩之色。
  “好的,师弟,正好我还欠着一笔债,也不多,再有二三百两就能还上了,如果过段时间凑不齐,就先从你那借用一些……”
  “……”彭箐箐敬佩之色瞬间就淡去,嘴角撅起,轻哼一声,懒得去看他了。
  什么人啊,刚认识一个师弟,张口就借钱,忒俗气了!
  “咳咳!”刘思景被苏宸这跳跃的转折话题,也给弄的哭笑不得。
  “无妨,师兄有困难,刘某自当帮忙,绝不会袖手旁观。”
  “哈哈哈,有你这句话就好,不过暂时还用不上,等过段时间看情况再借。”苏宸对刘郎中的态度还是认可的。
  可不像后世,朋友一谈借钱,大多装傻充愣,左顾而言它,然后离拉黑不远了。
  “行了,赶紧进去救人吧!”彭箐箐催促道。
  “好,我们进去。”苏宸提着他的箱子,带着三人进去另一间厢房,里面有昏迷沉睡的杨浦。
  这个捕快年纪二十四五的样子,腹部中刀刺入,虽然没有贯通身体,但是里面的肠子却被割破了几块伤口。
  昨天被抬回来,曹郎中简单做了处理,在腹部伤口敷了止血草药。
  “箐箐,把人固定好,就像昨晚那样,力气活交给你了!”
  “灵儿,你把油灯全部点燃,增加光亮,另外把绸布挡过来,避免灰尘和细菌。”
  苏宸吩咐了二人之后,打开了自己的医药箱,亮出了里面诸多奇特的工具,看得刘思景目瞪口呆。
  手术小刀,小镊子,小钳子,小锯条,大小不一的银针,羊肠线,手套,口罩,羊肠线,酒精瓶,以及各类药汤瓷瓶和药粉包。
  苏宸又穿上了昨晚的白衣大褂,戴上口罩,头上一顶小白帽,从头到脚,一身的雪白,只露着两只眼睛。
  “师兄,这是何装扮?”
  “咱们师门中人,在做这种破腹手术时候的标配衣衫,白色代表纯洁,能够让病人宽心,在心理层面,也有一些暗示作用。”苏宸解释了一下,刘郎中认真听着,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破腹手术,最大的难点,不是开刀的技巧和手法,而是在于,你要知晓咱们看不到的细菌,病毒,抗生素,病灶感染,这些观念,在我们以往传统医术中,很少提及,是除了身体五行体系之外,另一个治病原理!”
  苏宸在一边消毒工具,一边跟刘思景解释着。
  刘思景听得惊诧不已,几乎像是听天书一样,这跟中医五行和经络理论,似乎不同了。
  为何细菌?什么是抗生素,的确闻所未闻啊!
  苏宸先后给杨栋服下了抗休克药汤和麻沸汤,一个管亢奋,一个主全麻。
  此时,彭箐箐和灵儿都弄完了,苏宸将腹部敷药拿开,检查一下伤口情况,已经有了点炎症,但还不严重。
  苏宸用他自制的医用酒精,进行伤口消毒,然后拿刀在伤口处,切开皮肤,把伤口给弄大一些,然后伸手进去,检查腹腔内的积血情况。
  彭箐箐用手拍来拍自己的胸脯,压制住了干呕的冲动,感受比昨日要轻一些了。
  第二次参与破腹手术,心理承受力增强,彭箐箐已经适应了点。
  而灵儿就更加平稳了,目光一直盯着苏宸的手法,在认真学习着。
  “这是……”刘思景关注着苏宸开刀的手法和步骤。
  清除腹腔积血,掏出了肠子,三七药粉止血,再用蘸了酒精的银针和羊肠线,给杨栋破损的大肠伤口进行缝合……
  一系列的操作,都是以前不敢相信的,刘思景算是彻底开了一下眼界。
  这次手术比较小,加上苏宸有昨晚的手术经验,所以此回更加娴熟平稳,一炷香的工夫,就已经收尾,在缝合腹部肚皮伤口了。
  “大功告成!”苏宸给肚皮伤口消毒杀菌之后,用纱布覆盖包好,摘除了手套,松了一口气。
  “高明啊!”刘思景轻叹一声,眼神带着几分敬重和钦佩。
  苏宸的这番开刀手术操作,几乎等于为刘思景打开了另一扇医学窗户。
  不过,具体还有许多细节问题,他还是无法想通,这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学懂的,加上刘思景年纪已高,眼力和手力都不行了,估计他是无法亲自主刀了,但即便如此,也给他外科医术增了些许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