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六章 武林轶事

  知府彭泽良带着一众衙役捕快,押解两名恶徒,抬着数名伤员和尸体,急匆匆下山了。
  在回返润州城的途中,彭箐箐、苏宸、杨灵儿走在了队伍后面。
  苏宸犹豫几次,终于还是鼓足了勇气,向彭箐箐问道:“彭姑娘,在下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彭箐箐听着他说的文绉绉的,侧头向一边避了避:“什么问题?”
  苏宸先干笑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抓住了恶徒,会有见义勇为奖吗?”
  彭箐箐错愕道:“什么见义勇为奖,干啥子的?”
  “就是……在下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抓住了两个杀人如麻的恶徒,知府不会有一些钱财奖励给我,作为见义勇为、好市民的奖励吗?比如,随便给我个几百贯钱这种!”苏宸耐心解释。
  “给你几百贯钱?你这人,怎地这般市侩啊!”彭箐箐白了他一眼,什么人啊,救人乃是行侠仗义之举,谈钱多俗气!
  “…….”苏宸脑门浮起黑线,自己方才岂不是白期待了。
  抓贼救人,的确有正义感存在,苏宸没有后悔。
  但是,知府不给奖赏,那就是知府衙门抠门了,这是两码子事。
  彭箐箐想到一事,瞧了瞧他,问道:“对了,方才你说,有位高人出手,究竟有多高?”
  苏宸沉思一下,回道:“大约身高七尺左右吧!”
  “哎呀,我不是问他个头,我问他武功有多高!”彭箐箐纠正。
  “那应该有几层楼那么高吧!”苏宸不清楚,也是在乱说。
  彭箐箐可是一个小武痴,继续问:“那他施展什么武功,厉不厉害?”
  苏宸压根儿就没有看到老乞丐用什么武功,怎么出手的。
  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回答:“那是——相当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
  “这么说吧,我眨眼之间,他就出手结束了,那叫一个快!”
  “什么,眨眼之间就结束了?你也没看清楚?”彭箐箐很吃惊,一招制敌,生擒了两个被唐国通缉的武林贼子,也太厉害了吧。
  “唉,高人就是厉害,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苏宸含糊其辞说了一句,再解释多了,可能他就编不下去了。
  彭箐箐念着这八个字:“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半晌之后,彭箐箐不住点头:“果然是高人,他说这八个字,道出了武学的真谛,恨不能亲眼相见啊!”
  这彭箐箐把这八个字,也当成是那个高人所说了。
  苏宸心中好笑,如果你亲眼见到,估计会抓狂啊!
  那个奇葩老乞丐,很能装孙子,没有高手该有的气度,估计在彭箐箐面前路过,她都视而不见那种。
  要不是自己打小就有一个武侠梦,痴迷金老先生的文字,钟爱周先生的电影,或许也错过了。
  彭箐箐好奇问:“后来那高人去哪里了?”
  “参加英雄大会去了,看那意思,要争夺武林盟主,号令天下!”苏宸半真半假,后半句更是自己胡乱揣测臆想的。
  “英雄大会?”彭箐箐听得一蹙眉头,又问:”武林盟主是个什么鬼儿!”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这些武林轶事,作为江湖儿女,你都没有听过?”苏宸一脸嫌弃地看着她,没文化实在可怕。
  彭箐箐完全发懵,摇了摇头,虽然打小找了武师学拳练剑,但是什么“武林至尊,宝刀屠龙”的传言,确实没有听过。
  “等以后有机会,我再讲给你吧……”
  “现在就说说嘛。”彭箐箐十分感兴趣的样子,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啊,疼疼……松手!”苏宸想不到这小妮子手劲这么大。
  这已经不是男女授受不亲的言辞了,而是能伤筋动骨,胳膊脱臼的地步。
  “不好意思,人家一时情急。”彭箐箐松开手,尴尬一笑,如花娇灿。
  “这要从……一个叫张无忌的父辈故事说起了……”苏宸讲了倚天开头故事,江湖各宗门争夺屠龙刀,天鹰教加入,武当大侠出场,血雨腥风的江湖被苏宸渲染了一番。
  为了有代入感,元朝廷被他说成后周,英雄豪杰自然是南唐子民的身份。
  下山的途中,一边赶路,一边讲故事,苏宸讲的口干舌燥,嗓子冒烟儿。但彭箐箐却是听得眉飞色舞,热血沸腾,简直快自比天鹰教殷素素那般侠女人物了。
  半个时辰,进入了北城门后,苏宸跟彭箐箐提出告辞道:“彭姑娘,在下要和舍妹回宅院了,就此别过。”
  彭箐箐显然还没听够,一脸不情愿,但是她要回衙门看看捕快们的伤情,只好就此作罢。
  “下次见面,再把后面的故事,讲给我听。”彭箐箐提出了要求。
  苏宸点了点头,说道:“对了,那姚捕头伤到了肾脏部位,有了损破;还有一位捕快腹部中刀,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器官,但是肠道被刺破,都在内出血,若是城内郎中束手无策,姑娘可派人来柳河坊的苏宅保和堂,通知我一声,我可以去施手抢救。”
  “知道了。不过,如果连城内的杏林郎中,一双妙手都无法医治,靠你,有什么用啊!”彭箐箐不以为然。
  苏宸心中苦笑,看来自己以前那个纨绔形象,直接影响了他从医的口碑。
  方才他打消了去知府衙门施救的原因也在此,一是他并无把握,手术需要高风险,不到最后一步不能展开。
  二是他名声狼藉,即便他毛遂自荐,知府和捕快等人,也不会答应了;城内那么多郎中大夫,为何要他这个未行过医的毛头小子。
  苏宸尴尬又道:“另外,嘉奖的事,请姑娘帮询问一下,不是在下贪财,实在是,有债务要还……”
  彭箐箐不耐烦道:“哎呀,知道了,你这人,忒也磨叽了。”
  苏宸苦笑,这个长腿妮子,他算是看出来了,性子风风火火,爱好习武,既古道热肠,又心直口快,跟她沟通,就得直截了当。
  “那行,我们走了,告辞!”苏宸托手之后,带着灵儿回家去了。
  彭箐箐看着苏宸的背影,撇了撇嘴,以前她对苏宸印象平平,觉得除了会写一首词,做个糖葫芦,也没有其它优点了嘛。
  因此,一直持不看好的态度,常劝素素姐不要对这个苏宸抱有多大希望。
  但经过今日的相处,这个年轻人,尽管不通武艺,却有侠义心肠,抓了在逃重犯,又给衙役捕快们包扎,心地儿倒是善良。尤其是他讲故事也太吸引人了,仿佛打开了彭箐箐内心向往的一个新的世界。
  这些江湖武林之轶事,怎么自己以前都没有听过,他从何处得知,真是怪哉了。
  彭箐箐感叹过后,转身匆忙去往知府衙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