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一章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苏宸觉得这场戏算是唱不下去了,两个人要表达的意思,根本就不在一个调儿上,甚至南辕北辙了。
  杨灵儿在一旁听着,也十分紧张,因为一旦苏宸成为赘婿,那么她就要跟苏宸哥哥分开了。
  “白爷爷,请稍等,容我捋一捋眼下的复杂关系!”苏宸扶了一下额头,思路快速运转,寻找合适的语言,好表达自己不愿意跟白素素成婚的想法来。
  当然,苏宸并非讨厌白素素,也不是嫌她太漂亮,会成为红颜祸水。
  主要让他抗拒的原因,一是苏宸觉得跟白素素并不熟悉,也没有感情,虽然看着有美貌,但是否刁蛮任性,是否有女强人那种嚣张脾气,都不知晓,没有任何感情存在,他并不想谈婚论嫁。
  二则,白家的要求,让他直接入赘,成为一个上门女婿,要知道在古代,成为了赘婿,基本就绝了仕途,放弃了功名,往往在女方家还不受亲戚们待见,身份地位不高,会被家族堂兄弟耻笑,孩子不跟自己姓,死后不能入女方的陵园和祠堂……
  苏宸好不容易才获得了一次重生机会,来到复杂的五代末年,北宋刚建立,契丹在北虎视眈眈,西夏也在蠢蠢欲动,蜀地,南唐,北汉等多个诸侯林立,这应该是大丈夫纵横驰骋的时代,应该多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而不是直接断了所有后路,困在一个冷冰冰的小院,坐井观天,争宠宅斗,等着媳妇翻牌子……
  “那你说说看,有什么想法了?”
  白老爷子开口,打断了苏宸在那胡思乱想,翻牌子的恶趣味。
  苏宸回过神,说道:“其实,我还没有成婚的想法。首先,我才十八岁,刚及弱冠之年,还算未成年啊;今年就成婚,觉得委实过早了些。二则,大丈夫生于乱世之中,当思报效国家,救民于倒悬,谁不想建功立业,不负这副男儿身?唐代有诗说得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我还有自己的抱负要去施展。三者,我是苏家唯一的家丁,做赘婿也不合适,所以,这门婚事,还需要白爷爷三思才好!”
  白老爷子听到他的一番说辞之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沉,目光也变得有些冷冽:“你不想跟素素成婚?”
  “暂时还不想!”苏宸硬着头皮说。
  这时候不能含糊不清了,关乎到自己立场问题,原则问题,男人尊严问题。
  白老爷子语气转冷:“那你打算想要悔婚,绝掉这门亲事了,休了素素,这是打算让我白家蒙羞不成?”
  苏宸犹豫道:“晚辈不敢如此造次,只是觉得,现下还不是成婚的时候,我与素素也没有什么感情,自己又没有任何功名利禄,实在没有娶素素的能力,而且,两家长辈当初约定,是素素嫁入苏家,并非我入赘白府,所以,无法按照您老的意思来办。”
  白老爷子又道:“入赘白府,不但有了如花似玉的俏娘子,还能有万贯家产继承,吃喝不愁,享受富贵,这辈子都满足了,你还有何不知足的?”
  苏宸被他这样一说,脑海里好像有两个声音在争吵,天人交战一般。
  糖衣炮弹,任何时候,都是有杀伤力的。
  白素素的国色天香,资产万贯的财富,的确能够让所有人动心。
  可是,这是有付出的。
  如果拿自由和尊严来换,苏宸还是能够坚守住自己的底线。
  苏宸缓缓摇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娶娇妻,获财富,却不想做这样一辈子依靠女人身份生活的人,那样太没出息了。”
  杨灵儿在旁默默看着,神色激动,被苏宸哥哥“贫贱不能移”的志气所打动,小脸露出笑容。
  白老爷子见他不为所动,也有了气,冷笑道:“你本是纨绔子弟,名声已坏,才学又不高,加上你父亲得罪了皇室,除了秀才身份外,恐怕这辈子也不能被朝廷启用,功名方面,就不必奢求了。”
  “未来的事,谁说得清呢?”
  苏宸心下在想:我也不一定在南唐做官吧,李家皇室不用我,那我今后还更好脱身北上呢。
  “未来?你二十日后,就要还曹家五百贯,如今家穷四壁,无处讨借,这个关你又如何度过?”
  苏宸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有志者自有千计万计,无志者自觉千难万难,我相信依靠自己,也能度过这一关!”
  “那老夫就拭目以待了。”白奉先转过身,打算走了,但是刚走几步,却剧烈咳嗽了几下。
  “家主!”白府官家陶方忙走过来,扶着白老爷子。
  白奉先被陶方扶了手臂,点头示意,可以离开了。
  “等下!”苏宸忽然开口喊住二人。
  白老爷子文言转身,眼中带了几分狐疑,心想难道这小子,改变主意了?
  方才可能是一腔热血,说些豪言壮语,冷却过后,也许又思考清楚,什么选择才是对他有利的!
  白老爷子心中这样推测,脸上又浮现了几分自信,商贾富人心态在作怪,觉得没有钱财办不了的事。
  “怎么,年轻人,想通了吗?”白老爷子淡淡一笑。
  苏宸开口道:“你有哮喘病,而且是季节性过敏哮喘,在这春暖花开,柳絮飘飞的季节,更容易发作,严重的,能够引发肺气肿、肺心病,急性呼吸休克,甚至窒息死亡,我给你开一个方子,回去抓了药,一天两顿按时喝吧,很快能够见效。”
  说完后,苏宸转身去了内堂,在桌上拿起纸笔,蘸墨之后,提笔写下了一到方子。
  白老爷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站在原地发怔,眼神看着苏宸的举止动作,忽然发觉,自己好像有点看不懂他。
  是自己思绪跟不上年轻人的跳跃,还是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啊!
  此时,苏宸已经走出内堂,来到了跟前,递出了一张药方。
  白老爷子摇头:“没用的,老毛病了,你父亲当年给我开过药方子,喝了有十年了,效果越来越不行了。”
  苏宸这个方子出自明代的《本草纲目》,宋人还不知晓,所以找了借口道:“这是我最近在整理苏家祖宅时,刚翻出来的,乃是我祖上传下的秘方,我父亲也不知晓,你拿去煎熬试试,反正喝不死人。”
  白老爷子听他前面的话还有些心动,但是最后一句让他有些生恼:“你这个竖子啊!”
  “那不要了?”
  “拿来!既然送人了,岂可收回。”白老爷子一把夺了过去,商人在任何时候都喜欢不亏的买卖,白给一个治病秘方,不用花钱诊费,他自然不会放过了。
  苏宸嘴角扯动,笑了笑,这老爷子,有些小孩子心性呢,喜怒无常的!
  白老爷子在管家搀扶下,走出苏宅,坐上了轿子,缓缓离开了。